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7章 掌上的明珠
    世上的事,不都是如此吗?

    你盼着的,不一定来。躲着的,却往往都躲不掉。

    对于曾元进和方慕白来说,这个元旦假期,一点都不轻松。

    针对杨部长那个部门的调查,即便是在元旦也没有停歇。由于从曾元进这里得到了关于孩子的消息,方慕白亲自去了部里督查调查的进度。

    杨家到底要做什么?

    方慕白的心是无法平静的,他很清楚,这件事一旦抛出来,不光曾泉的仕途会完蛋,方家构筑了多年的计划,也就付诸东流了。

    关系如此之大,怎么能不慎重?

    从曾家离开的那个夜晚,方慕白几乎是彻夜难眠。

    和妻子常年分房早就习惯了独处的方慕白,今夜却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

    手机,就在手边,他想给女儿打个电话,听听女儿的声音。即便是再怎么倔强的女儿,也是他的掌上明珠。

    可是,手机在手里,却怎么都没办法拨出女儿的号码。

    这一刻,方慕白很想问自己,当初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明知道曾泉不爱自己的女儿,却还是和曾元进一起联手促成了这桩婚事,造成了女儿这么多年的不幸。

    不幸吗?她不是得到了她想要的男人吗?可是,为什么会不幸呢?

    如果没有他,我就不会幸福!

    当初女儿的话,至今还在方慕白的耳边萦绕。

    女儿的幸福就是嫁给泉儿,这是她一生的夙愿,他爱他的女儿,所以,他明知这桩婚姻可能会有不幸,可他还是,还是没有反对。

    曾泉,是女儿最爱的人,也是唯一爱的人。除此之外,曾泉,也是方家的孙女婿的最好的人选。如果方家想要得到万世荣耀,曾泉是最有希望达成这个目标的人选。而希悠,是方家的孩子里,里里外外的女孩子里最优秀的一个,她聪明,她智慧,即便她放弃婚姻从政,她也是会比她的姑姑方慕卿更加优秀的政治家。而她选择了婚姻,选择和她最爱的人生活,选择了这一桩从开始就注定不幸的婚姻。

    可是,能怎么办呢?女儿做出的选择,他这个做父亲的,能怎么办?

    方慕白长长地叹了口气。

    夜色,越来越深,可方慕白无法入眠。

    他不能看着女儿的婚姻就这么被毁了,绝对不能。这么毁了的,不止是女儿的婚姻,还有方家的未来。

    杨家想要做什么?

    方慕白想了想,起床洗漱了一下,给秘书打了个电话,更衣准备离开家了。

    秘书赶紧打电话准备好了车子,就去洗漱更衣陪着领导出门了。

    深夜的京城,从方家出门去单位,这一路上车子很少,数来数去,也就是霓虹灯最多了。这照亮着世界的灯光,却让方慕白的心里更加的烦乱。

    秘书很奇怪,领导这么晚了去单位干什么?部里元旦是不放假的,办案的人员依旧在办案,领导是去检查工作吗?是什么案子让领导这样在意?

    这个夜晚,方慕白是在单位度过的。妻子江静是第二天得知他夜里离开的事,不过她也无所谓这种事的,早就习惯了,没必要大惊小怪。

    一大早,方慕白的手机就响了。

    他昨晚一直在办公室看材料,看到天亮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秘书进来给他盖了个毯子,没敢打扰他。而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把方慕白吵醒了。

    刚接通电话,里面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方部长,您好,首长让您马上来一趟。”

    方慕白听出来了,是首长身边的一个亲密秘书的声音。

    “好,我马上到。”方慕白说完,就赶紧起身了。

    身上的毯子就掉了下去。

    他按下桌上的电话,外面的工作人员就进来了。

    “部长——”下属道。

    “把这些重新给我整理好。”方慕白道,“哦,还有,备车,我马上出门。”

    说完,方慕白就去洗漱了。

    北方的冬天,黎明总是来的晚,方慕白出门的时候,天色还没有亮。

    车子开进了红墙,方慕白的心里还是在想杨家的那件事。

    昨晚他一直在看卷宗,关于杨部长那个部门的调查的卷宗,他想要发现什么线索,找到杨家这么做的原因,可是,一夜下来,他都没有发现。而案子还没查清楚,他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曾泉的事,也就不能让下属来给自己临时汇报了,还是留着自己看。

    只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怎么回事呢?

    方慕白陷入了深思。

    车子停下了,方慕白便被带到了首长的餐厅。

    “昨晚在办公室?”首长问道。

    “嗯,有个案子,我看了看。”方慕白道,“您叫我过来是——”

    “先吃饭吧!边吃边说,我等会儿还有别的事儿。”首长道。

    方慕白便坐在了椅子上,拿起了筷子。

    早餐很简单,和方慕白平时在家吃的早饭没有什么区别。

    “那个孩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吗?”首长问方慕白。

    方慕白愣住了,看着首长。

    他不该奇怪的,这种事,是瞒不住首长的。

    “嗯,漱清在查了,应该快有结论了。”方慕白道。

    “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首长问。

    方慕白便把昨晚和曾元进、覃春明商议的结果报告给了首长,首长听着,放下了筷子。

    “不能让这件事影响到泉儿,这是原则。”首长道。

    “嗯,我知道了。”方慕白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问这件事,没有叫元进吗?”首长看着方慕白,道。

    “是因为希悠的缘故吗?”方慕白答道。

    “这件婚事,是你们两亲家促成的,我也是支持的。只有这么做,我们才能把泉儿推出去。颖之也喜欢泉儿,我早就知道,可是呢,不能让她和泉儿结婚,对不对?”首长道。

    方慕白点头。

    “既然当初我们都是同意了这门婚事,是对是错,我们已经不能再后悔了。你觉得对不起希悠,我的心里也对不起颖之。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一条路走下去,只能如此了。”首长叹了口气,道。

    “是,我明白。希悠那边,我会和她谈的。现在就按照既定的计划进行。”方慕白道。

    “你给泉儿打电话了吗?”首长问。

    方慕白摇头。

    “既然他和漱清要解决这件事,就交给他们去做,算是给他们的一个锻炼机会。总不能有什么事儿都找咱们这帮老家伙吧!”首长道。

    “是,我和元进也是这么想的。”方慕白道。

    “还有件事——”首长道。

    开始谈起了工作。

    两人谈完了,首长要去处理别的事,方慕白准备离开。

    “你等会儿,春明书记就过来了,我们一起见见他。”首长对方慕白道。

    “好的。”方慕白应声。

    果然,过了二十分钟,覃春明就来到了首长的办公室。

    “你来的早啊!”覃春明看见方慕白,笑着说。

    方慕白笑了下,和覃春明握了下手,一起走到办公室套间外面的会客室。

    “你,昨晚没睡?”覃春明看着方慕白,低声问。

    “去部里看了下那个卷宗。”方慕白道。

    覃春明也是很理解方慕白的心情的,毕竟这次的事和以往方希悠同曾泉之间的矛盾不同,这次是要动摇整个集团根基的大事。

    “首长也知道了?”覃春明问。

    方慕白点头,道:“我和他说了下情况,现在就让漱清和泉儿自己来解决吧!首长的意思是这样。”

    “漱清还没消息吗?”覃春明问。

    方慕白摇头。

    看着方慕白脸上的疲惫,覃春明也是深深叹了口气。

    方慕白对曾泉寄予了很大的期望,曾泉也是他的继承者啊!

    “别担心,会处理好的。”覃春明道。

    “我是相信漱清的,只是这次的事——对方计划太久了,想要破局,并不那么容易。”方慕白道。

    “再不容易,也会有办法的。”覃春明道。

    方慕白叹了口气。

    两个人聊了会儿,首长就来了,两个人起身来到了办公室。

    “坐吧!”首长对覃春明和方慕白道。

    寒暄了几句,汇报完了沪城的工作,覃春明便看了方慕白一眼,对首长道:“首长,有件事想请您定夺。”

    “什么事?”首长看着覃春明。

    “我觉得我们可以调整一下漱清和阿泉的顺序——”覃春明便把昨晚同曾元进、方慕白二人谈的事说了出来,首长听着,陷入了深思。

    就在最高机构开始新一天的运转的时候,霍漱清在回疆接到了苏以珩的电话。

    霍漱清,惊呆了。

    “现在怎么办?”苏以珩问。

    “你和曾泉说了吗?”霍漱清问。

    “没有,我接到电话赶到办公室,刚刚看到结果。这两天希悠在阿泉那边,要是让希悠知道就麻烦了。”苏以珩道。

    霍漱清在地上踱步,陷入了深思。

    检测结果出来了,那么接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