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8章 蹩脚的谎话
    霍漱清的心,沉重极了。

    事情,果然还是这样了。

    他坐在床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这才拿起手机,给曾泉打了过去。

    这个时间,曾泉和方希悠正在餐厅吃早饭。

    “希悠在你边上吗?”霍漱清直接问曾泉。

    “嗯,你等一下。”曾泉明白霍漱清要说什么,便起身离开了餐厅,来到了屋外。

    早晨的梅园,因为是冬天,还是有些寒意的。

    曾泉刚走出去,方希悠就起身追上了他。

    “怎么了?”曾泉问。

    “早上冷,穿件外套。”她说。

    曾泉看着她给自己穿上外套,说了声“我和漱清有些事要谈”。

    “嗯,你们聊吧!”说完,方希悠就这身回到了房里。

    曾泉回头看着她的背影,心头,涌出一股莫名的感觉。

    “嗯,你说吧!”曾泉对霍漱清道。

    “以珩刚刚给我打电话,已经查出来了。”霍漱清道。

    “结果是——”曾泉问。

    霍漱清没说话。

    曾泉,愣住了,脚步停住了。

    “确定吗?”曾泉问。

    “嗯,以珩在办公室给我打的电话。”霍漱清道。

    曾泉真是崩溃了,他的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伸进头发。

    “我连那个女人都不认识,怎么就,怎么就——”曾泉道。

    “我让以珩把那个孩子带到他那边,那个杨思龄,要不要一起带走?”霍漱清问曾泉。

    “带走!妈的,我要亲口去问她,什么时候就——”曾泉真是要气疯了。

    “嗯,我给以珩说一下。”霍漱清道,“你先别激动,希悠那边,怎么办?”

    曾泉沉默了,看向小楼的方向。

    “不要让她知道,可以做到吗,漱清?”曾泉道。

    “额,只要大家都保守秘密就可以了,咱们这边是没有问题的。就怕杨家找她——”霍漱清道。

    “是啊!”曾泉长长叹了口气。

    “你要回京去吗?”霍漱清问。

    “嗯,我马上回去。”曾泉道。

    “那你准备一下,我和爸那边联系一下。”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曾泉放下手机。

    “妈的!”

    他现在真是想把杨思龄给千刀万剐了,居然,居然这样陷害他,他——

    想了想,曾泉把电话打给苏以珩。

    “阿泉——”苏以珩话还没说出口,就听曾泉说道,“把那个女人一起带走,我要亲自见她!我要问清楚,到底什么时候偷了我的种,妈的!”

    “嗯,我已经在着手准备了。早上十点,她要带着孩子出门,到时候我的人会在路上直接把她们带走。”苏以珩道。

    “好,我会尽快赶回来。”曾泉道。

    “那希悠呢?”苏以珩问。

    曾泉,说不出话来。

    “要不我打电话给她,骗她和你一起回来吧!”苏以珩道。

    “麻烦你了,以珩。”曾泉道。

    “你,打算一直瞒着她吗?”苏以珩问。

    “暂时,还是不要告诉她。等事情处理了,我再,我亲口和她说。”曾泉道。

    “好,我知道了。”苏以珩道,“还有别的吗,阿泉?”

    “以珩,你知道这事儿什么时候发生的吗?我,我怎么就和那女的——”曾泉很尴尬,问道。

    “有点线索,但是还不是很清楚。你回来了咱们再说?”苏以珩问。

    “好!”曾泉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一定要查清楚,要让那个阴险的女人付出代价!

    另一面,苏以珩挂了电话,却是久久不动。

    希悠和阿泉结婚这么多年,都没有一个孩子。虽然希悠是有点冷漠,可是,可是,希悠的内心是爱阿泉的,现在,现在有另一个女人生了阿泉的孩子,还,还天天住在希悠的隔壁,甚至还出现在希悠的面前——是的,那个孩子去过曾家,和念卿在曾家玩过,希悠是见过的,罗文因和曾家除了曾元进的人几乎都见过那个孩子——真是天大的讽刺!真是,真是用心险恶!

    此时的苏以珩,也是内心充满了愤怒,为了希悠!

    “把那个女人,一起抓回来!”苏以珩下令道。

    “是!”手下雷默领命道。

    与此同时,霍漱清把检测结果告诉了岳父,曾元进良久不语。

    这是个阴谋,已经酝酿了好几年了,直到现在才要爆发。

    这些人,真是会选时机!

    在这个节骨眼上,在整个集团开始为曾泉的上位正式准备的时候,爆出来这件事,那是要将整个集团的全部计划彻底粉碎的。毕竟,对于一个集团来说,要上下一心来为这件大事准备的时候,所做的工作是非常复杂的。一旦这个孩子爆出来——

    “方书记那边的调查有什么结果吗?”霍漱清问岳父。

    “还没有。我刚刚接到首长的电话,让我去见他。我等会儿就到了。”曾元进道。

    “首长要说这件事吗?”霍漱清问。

    “老白说,首长早上叫他过去了,和他谈了那件事。”曾元进道。

    “首长的态度——”霍漱清问。

    “让咱们按照计划行事。”曾元进道。

    “嗯,我明白了。”霍漱清道,顿了下,霍漱清道,“爸,以珩那边已经在进行了。”

    “好的,我知道了。等我回家了再给你打电话。”曾元进道。

    说完,曾元进就挂了电话。

    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杨家怎么还没动静呢?

    难道他们是早有预备了,还是在待价而沽?

    曾元进的心里,也是压制不住的怒火。

    坐在车上,他给方慕白打了个电话。

    “老白——”曾元进道。

    “嗯,有进展了吗?”方慕白问。

    “我们被坑了。”曾元进只说。

    “我刚让人调了一下以前的卷宗,去年巡视组去杨部长之前工作的那个部里巡视的时候,接到过一个举报——”方慕白道。

    曾元进坐在车里听着。

    “这件事,可以利用吗?”曾元进问。

    “我已经派专人追这条线索去了,只要查出实证,就可以用了。现在那个部门的调查,还暂时涉及不到他的身上,毕竟他去的时间不是很长,问题还没有特别严重。”方慕白道。

    “你那边抓紧时间,现在检测结果出来了,我得去会会这个邻居了。”曾元进道。

    “嗯,你放心。”方慕白道。

    “我马上就到首长这边了,先挂了。”曾元进道。

    “嗯。”方慕白说完就挂了电话。

    车子停下了,曾元进下了车。

    首长的秘书已经在迎接他了。

    “曾部长,您这边请。”秘书道。

    “首长在办公室吗?”曾元进问。

    “嗯,在等您。”秘书道。

    曾元进便快步走进了首长的办公室。

    “首长——”曾元进忙问候道。

    “查出来了吗?”首长问。

    曾元进点头。

    首长盯着曾元进,良久,才说:“这件事,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是,漱清在处理中,我准备去见一下杨——”曾元进道。

    “跟他谈吗?”首长问。

    “嗯。”曾元进道,“慕白说,已经查到那个人在之前的单位有些问题,我想,要不暂时就把他停职以配合调查!”

    说着,曾元进望着首长。

    首长看向曾元进,道:“我同意你的建议。只是,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的后手是什么,就怕万一直接停职调查,狗急跳墙——”

    “杨家一直没有把这件事捅出来,要么就是想要彻底毁了我们,要么就是想待价而沽,我觉得他们待价而沽的可能性更大一点。现在还不清楚真实的情况,也只能是这样试探了。”曾元进道。

    首长点头,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他谈?”

    “下午——”曾元进道。

    “尽快,记住,绝对不能让他把这件事泄露出去!”首长道。

    “是,我明白。”曾元进道。

    首长说着,拿起桌头的电话,给外面的秘书拨了出去:“给泉儿打个电话,让他马上来见我。”

    “是,首长!”秘书领命,赶紧给曾泉打电话了。

    正好这个时候,曾泉已经在准备回京的路上了。

    方希悠原本是不知道怎么就要这么快回京了,苏以珩便打了个电话骗了她,说有好东西等着给她,让她快点回来选。方希悠是不稀罕什么好东西的,多好的东西她也见多了。可是架不住苏以珩软磨硬泡,方希悠便答应了和曾泉一起回京。

    扬州的军用机场,接到首长命令的空军方面,特意安排了一架飞机载着曾泉和方希悠秘密飞回京城。

    飞机上,方希悠看着一脸严肃的曾泉,觉得肯定是出了事了,而且,以珩的谎言那么的蹩脚,她怎么会听不出来?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苏以珩想的什么她向来是很清楚的,她太了解苏以珩了。

    只是,出了什么事了?苏以珩和曾泉都瞒着她?

    莫非,是和她有关?

    一定是的,如果是和她无关的事,以珩一定会和她说的,以珩是不会隐瞒她的。而现在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