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9章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曾泉看着她,良久,才说:“没什么,没事。”

    方希悠看着他,过了半分钟,才说:“好吧,那我就不问了。”

    看着她起身离开,曾泉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压抑,他嘴巴微张,却还是又闭上了。

    事情到了现在,他必须要亲自出面了。这件事不光是关系他的前途,更是对他的名誉的诬陷。

    他,绝对不会放过杨家,绝对!

    可是,这件事污蔑了他,污蔑了曾家的同时,也是对希悠的伤害!

    看着方希悠坐在自己对面不远处的座位上看杂志,曾泉起身走了过去,坐在她对面。

    方希悠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了?”

    “希悠——”曾泉叫了她一声。

    方希悠放下杂志,看着他。

    果然,是有事!

    “你说吧,怎么了?”方希悠问。

    “你,愿意相信我吗?”他问。

    方希悠愣住了,看着他道:“你怎么了?”

    “希悠,我知道这样和你说,有点强人所难,可是,希悠,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相信我,好吗?”曾泉注视着她的双眼,道。

    方希悠越发觉得不对劲了,盯着他,道:“你说,出了什么事?你要我相信你,你不说,我怎么相信你?”

    话说出来,方希悠才注意到曾泉脸上的表情变了。

    失望了?

    他是希望她相信她,身为妻子,她是应该相信他的,不是吗?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她怎么会不了解他?可她怎么就说出这样的话——

    “阿泉——”方希悠忙伸出手,拉住他的手。

    曾泉抽出手,道:“没事,你说的对,如果不知道什么事,你是,你说的对。”

    说完,曾泉就起身离开了。

    方希悠看着他的背影,嘴唇颤抖着。

    后来,当方希悠想起今天的场景时,是多么后悔啊!

    飞机,停在了京郊的军用机场,曾泉和方希悠一下飞机就乘车赶往首长办公室了。

    元旦假期,城里的交通并不是很通畅,好在警卫车辆一路开道,曾泉和方希悠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红墙。可是,即便如此,也是到中午了。

    而曾泉一下飞机,就接到了苏以珩的电话,苏以珩说,他已经把杨思龄和bobo带到了一个秘密地点安顿了下来,有最严格的安保,保证不会让任何人发现。

    “好,叶家那边发现什么没有?”曾泉问。

    “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行动的时候,我们发现叶家也在盯着她们,雷默差不多是从叶家的手里把她们抢过来的!”苏以珩道。

    曾泉,愣住了。

    “他们——”曾泉道。

    他说不出话来。

    叶家能和以珩的人去抢杨思龄和孩子,那就是说,叶家已经注意到这件事了吗?

    曾泉的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

    方希悠看着他,担忧地握住他的手。

    曾泉看着她,却很快就恢复了镇静,对苏以珩道:“派人好好看着她们,绝对不能泄露行踪。”

    “嗯,你放心,已经没问题了。”苏以珩道。

    “你和漱清说了吗?”曾泉问。

    “已经说了。”苏以珩道,“哦,对了,霍书记说,他会通过江家那边去打探叶首长对这件事的了解程度,只要叶首长那边没有证据,就还有机会。”

    “江家?”曾泉问,“这个时候,江家会帮他吗?”

    “霍书记让江采囡从沪城回京了,我的人护送她回来。”苏以珩道。

    “嗯,我明白了。”曾泉道,“我马上要去首长这边了。”

    “好,那你去吧,这边的事交给我。”苏以珩道。

    “嗯,那我挂了。”曾泉挂了电话。

    “阿泉——”方希悠叫了声,可是曾泉没有回答她,只是给父亲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爸——”曾泉道。

    “以珩给你打电话了吗?”曾元进问。

    “嗯,他说了,我都,知道了。”曾泉道。

    曾元进真是头疼死了,坐在办公室里,闭着眼揉着太阳穴。

    曾泉问道:“您去见他们了吗?”

    “你说杨家?”父亲问。

    “嗯。”

    “没有,现在人在咱们手上,可以放心一点了。”曾元进道。

    “爸,我们等会儿一起去见他们,您安排一下,可以吗?”曾泉道。

    “你去?”曾元进问道。

    “嗯,这件事,我要亲自去。”曾泉道。

    方希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她的心里也是紧张的不行,一双眼睛盯着曾泉,握着他的手的手,也出汗了。

    她极少见他这样紧张。

    曾元进想了想,道:“好吧,我安排一下,等你。你还没见首长吗?”

    “没有,马上就到了。”曾泉道。

    “好,那我挂了。”曾元进挂了电话,心里却是烦乱极了。

    叶家已经掌握到了这边的动向,开始动手了。好在以珩把杨思龄母女抢到手了,要不然后果不可设想。

    姓杨的,我们是该好好见面谈一谈了。

    于是,曾元进让秘书拨出了杨部长的电话,约他见面。

    而此时,杨部长被停职的命令,已经下达到了部里,理由是协助纪委调查。

    可是,即便是协助调查,按道理来说也是不用停职的,毕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自己涉案。

    然而,杨部长放出来的这个风,绝对不能姑息下去。

    车子,还没有到达目的地。

    方希悠坐在车里,看着曾泉,心里担忧极了。

    “阿泉——”她低低叫了他一声。

    曾泉看着她。

    他的眼神,很复杂,她说不清是什么,可是,很复杂,也很陌生。

    “出了什么事?”方希悠问,顿了下,接着问,“你需要我做什么?”

    “希悠——”他叫了她一声。

    方希悠望着他。

    “你,相信我吗?”他又问。

    “出了什么事?”她没有回答,问道。

    曾泉叹了口气,道:“这一关,不知道能不能过得去了。”

    “别担心,不管出了什么事,我们大家都在一起。”方希悠安慰道,曾泉看着她。

    “不要怀疑,阿泉,不管什么事,我们都可以扛过去,明白吗?”方希悠握着他的手,盯着他的双眼,“天塌下来,我们一起顶着!”

    曾泉看向车窗外,默不作声。

    方希悠收回手,道:“你问我相信不相信你,不管相信还是不相信,我都得和你站在一起,都得和你一起扛下去,不是吗?”

    曾泉看着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自从走上这条路,就注定了我们必须一起扛,不管发生什么。”方希悠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是吗?”

    是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说的没错。

    曾泉的心里,不知道是感激她不放弃他呢,还是,还是为她这种冷静而自愧弗如,抑或是,为她这种超常的理智而,心寒。

    他苦笑了下,拍拍她的手,道:“是啊,就是这样的。是这样的!”

    方希悠却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是,她现在必须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既然曾泉不说,那她就给苏以珩打电话。

    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

    车子,就停了下来,两人下车。

    与此同时,身在家中的苏凡,并不知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是念卿在那里念叨说,她和bobo约好了一起学习的,bobo爽约了,念卿很不高兴。

    “没事,可能是bobo和她妈妈有事,没办法——”苏凡劝道。

    “可是她从来都不会说话不算话的啊!我们早上已经在电话里拉勾了的。”念卿噘着嘴,道。

    “那,要不我给她妈妈打个电话问一下?”苏凡对女儿道。

    念卿看着妈妈点头。

    可是,苏凡的电话打过去三次都是已关机。

    “可能阿姨有重要的事在忙,手机关机了。”苏凡对女儿说道。

    “妈妈,我们去bobo家里找她,好不好?去她家里问问怎么回事?”念卿拉着苏凡的衣服,道,“我把琴背上,到她家里练习,好不好?”

    “好吧,那我陪你去。”苏凡说着,就起身了。

    念卿赶紧去找自己的外衣,准备和妈妈出门。

    母女两个还没收拾好呢,孙敏珺就敲门进来了。

    “夫人,您这是要出门吗?”孙敏珺微笑道。

    “念卿想去bobo家找她一起练琴,她们早就约好了,可是bobo没过来,电话也没有,我刚刚打了个电话给她妈妈,关机了。”苏凡道。

    孙敏珺愣住了,道:“练琴嘛,在家里练也是一样的。没必要——”

    是啊,现在bobo被苏以珩带走了怎么可能和念卿一起练琴呢?可是,这件事,霍书记叮嘱了,一定不能告诉苏凡,毕竟曾市长现在很麻烦,要是让苏凡知道了,肯定会担心死的。

    苏凡本来也不是很想去隔壁邻居家,杨思龄总让她觉得不舒服,特别是曾泉那件事,就算是bobo和曾泉没关系,那也足够让她觉得恶心了。毕竟,在苏凡感觉,杨思龄好像在利用念卿来接近曾家,一想到这一点,苏凡就很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