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0章 不是他心头的青黛
    “额,要不,我来陪你练,好不好?我来拉,念卿来听,看我拉的对不对?”孙敏珺没办法,只好使出绝招,针对念卿“好为人师”这一个弱点来下手了。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还是思想单纯,被孙敏珺这么一骗,马上就上当了。

    于是,孙敏珺就赶紧帮念卿换了衣服,拉着念卿来到隔壁的房间拉琴,苏凡这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把念卿给哄住了,可是苏凡这里也不轻松。杨思龄和bobo突然联系不到,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吗?在这个时候,就算是她们和曾泉没关系,可要是她们出了事,落到对手的手里,那可就麻烦了。苏凡坐不住了,她赶紧给霍漱清打电话询问情况。

    可霍漱清的电话,无法接通。

    他一定是在忙了。

    苏凡只好放下手机。

    在房间里又坐不住,苏凡便起身出去了。

    刚出门就看见李阿姨从曾雨的房间出来了,苏凡愣了下,走了过去。

    “李阿姨?”苏凡问。

    李阿姨忙转过身,看着苏凡笑了,道:“夫人让我把娇娇的房间收拾一下。”

    “她要回来了吗?”苏凡问。

    “夫人没说。”李阿姨道。

    是啊,曾雨要回来了,可是曾雨和苏凡的关系那个样子,这件事还是让夫人和苏凡说吧,她就不多嘴了。

    “哦,这样啊!”苏凡道,说完,苏凡就离开了。

    她刚走到前院,就看见父亲的秘书急匆匆朝着正堂走去了,秘书的脚步太急了,以至于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苏凡。

    出了什么事了吗?

    苏凡也赶紧跟了过去,就看见秘书走进了正堂,然后关上了门。

    “怎么了?”罗文因问丈夫的秘书道。

    苏凡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是,她的心头,真是预感很不好。

    就在苏凡这样担心的同时,曾泉和方希悠来到了首长的办公室。

    只是,他们到的时候,首长并不在,勤务人员让他们在等候室里稍等一下。

    房间里,只有他们

    方希悠看着曾泉,想了想,道:“有什么事的话,你和我说,我,能承受得了。”

    曾泉没想到首长居然是让他们两个人在这里等,而不是他。这么说的话,首长是要让希悠也知道这件事?

    可是,现在让希悠知道——

    曾泉看着方希悠,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希悠,的确,是出了一件事。”

    方希悠看着他。

    “住在咱们家隔壁的那个杨家的孩子,老是和念卿在一起的那个,你,知道吗?”曾泉问。

    “我知道,她和念卿在爸爸那边也玩过好几次。怎么了?”方希悠问。

    曾泉顿了下,道:“以珩,以珩那边做了检测,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和我,有血缘关系。”

    这句话,他没办法说通顺,是因为心里绝对愧疚于她。毕竟,他们是夫妻,这样的事,受伤最终的,是她!

    方希悠,怔住了,两只眼睛盯着他,久久不动。

    空气,凝固了。

    方希悠转过头,她的两只手,颤抖着,捏在一起,又分开。

    她,不知道,不敢相信。

    怎么,会这样?

    和他有血缘关系?什么意思?那孩子不可能是曾元进的吧!如果是曾元进的,罗文因肯定不会没有动静的。那么,那么,唯一,唯一——

    “你的意思是,那孩子,是,是你的?”方希悠看着他,问。

    “生物学上是。”曾泉道。

    方希悠冷冷笑了下,道:“生物学上?真是——你,你和那个,那个女人,你们,什么时候,你们,你们——”

    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她深爱的男人,和另外一个女人有了孩子,而且还是一个好几岁的孩子,而且那个女人和孩子还住在她的隔壁,她还对她们微笑打招呼,还给那个孩子送过小礼物,她,她真是,真是——

    “我,我也不知道。我不认识她,我不知道怎么就——”曾泉道。

    方希悠盯着他,眼眶里泪花闪闪。

    曾泉伸手去为她擦眼泪,她却别过脸。

    她没有哭,只是闭着眼,两只手攥在一起,颤抖着。

    “你不知道?一个孩子,那么大了,怎么来的,你不知道?”她说道。

    “我知道,这件事受伤最深的人是你,我不能辩解什么,事实如此,不管我认识不认识那个杨什么,我——”曾泉道。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你,不用说了。”方希悠打断了他的话。

    她看着他。

    “希悠,对不起!”他说。

    她苦笑了,摇头,道:“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们的婚姻,都是我一手造成,是我一厢情愿,你,你才是受害者,不是吗?”

    曾泉不语。

    “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我,我早就知道,你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哪怕,哪怕那个女人不是迦因,也会是别的什么人。我,知道。”她说道。

    “你,你在说什么?”曾泉反问道。

    方希悠看着他,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曾泉沉默了片刻,凝视着她的双眼,道:“希悠,这件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怎么就冒出来那个孩子。当然,你说的对,孩子不可能是无故跑出来的,我,我难辞其咎。现在事情变成这样,我们坐在这里等着和首长谈这件事,我希望你可以信任我一次,你可以和我一起——”

    方希悠笑了下,看着他,道:“信任?你什么时候对我坦诚过?你什么时候对我说过你和别人的事?哪怕是迦因,如果不是小雨,你怎么会愿意承认?现在,现在,你要我信任你,我怎么信任你?阿泉,你告诉我,我该,我该怎么信任你?”

    泪花,在她的眼眶里闪动着。

    曾泉嘴巴微张,却是,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如果,如果是以前,他会说“这和迦因有什么关系?我和她怎么了?”这样的话,可是现在,他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说不出。

    她的手,颤抖着,肩膀,也在颤抖。

    而心头,如同被一把刀割着,一下又一下。

    曾泉看着她,轻轻拥住她。

    “希悠,对不起!对不起!”他说。

    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对不起就能让那个孩子消失吗?就能让整件事没有发生吗?什么都不能改变,不是吗?

    方希悠推开他,起身,走到窗户边,擦去脸上的泪。

    “阿泉——”她叫了他一声。

    曾泉起身走到她身边。

    “你看外面——”方希悠推开窗户,道。

    从这个窗户望去,可以看到湖对面的一片梅花,那些尚未盛开的花朵。

    “在爷爷这边住的时候,我非常喜欢这里的梅花。那个时候,我就想,如果将来,将来有一天,我可以搬进这里的话,我就可以每天都看着这些花儿了。”方希悠道。

    曾泉的视线,远远的越过一片湖水,落在那一片梅树上。

    “我喜欢这里,真心的,喜欢。我想让自己的家就在这里,”方希悠转过头,看着他,“我,和你的家,我们的,家,我们就在这里。那个时候,我想和你在一起,和你一起在这里生活。我想你带我来到这里,重新来到这里安家,而不是,不是作为方家的孙女住在这里,是作为你的妻子。”

    “希悠——”他的手,拉住她的手。

    可是,她抽出了自己的手,泪眼蒙蒙望着远处。

    “可是,阿泉,你知道吗?比起,比起在这里生活,我,我更想和你在一起,不管是在哪里生活,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这,这是我唯一的心愿,我这辈子唯一希望的事。我,我唯一希望的事!”

    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

    曾泉拥住她,轻轻地吻着她脸上的泪。

    她极少落泪,极少,仅有的也是在他面前。

    此刻,曾泉的心里——

    那个时候,情窦初开的年纪,在那一片梅花随风起舞的时候,他眼里的她,是那样的美丽。那个时候,他的心跳,第一次乱了,他第一次因为一个女孩子脸红了,第一次回避了她的笑容。只是,他从未把这些告诉过她。他没有告诉过她,希悠,你曾经是我眼里最美的风景。这些话,他没有说过,她,不知道。而这些不知,让两个人原本可能拥有幸福的爱情,如风吹起的花瓣一样消失在空气中。

    如今,当一切,时过境迁,当两个人彼此伤害了这么多年之后,即便是同样的风景,看在眼里,还有当初的感动吗?

    他轻轻吻着她,可是,她只是闭着眼。

    他的双唇,尝到了她嘴唇上那咸涩的泪水。

    “希悠,对不起!”他喃喃道。

    她却一言不发,别过脸,望着窗外那曾经熟悉的风景。

    曾经,她和他,就在那一片梅花下面读书,在那里弹琴,如同,如同宝玉和黛玉一样,他们也是那样坐在花树下面,共同捧着一本书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