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1章 这只是开始
    办公室里,一片安静。

    孙首长和孙夫人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曾泉和方希悠。

    勤务人员给他们四个人倒了茶,就赶紧离开了。

    “你们两个,有什么想法?”孙首长先开口了,目光在眼前的两个年轻人身上飘过。

    “我和我爸去和杨家谈一谈。看他们要干什么。”曾泉道。

    “叶家那边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如果杨家和他们站在一起的话,我们就会很被动了。”首长道。

    “是,我和我爸会和杨家好好谈的,争取让他们不要被叶家拉拢。”曾泉道。

    首长微微点头,道:“现在事情到了这样的阶段,我相信你们可以处理好。只是,”说着,首长看向方希悠,“你们两个人自己,该怎么办?”

    方希悠不语,低着头。

    曾泉看着她,也是一言不发。

    “上次让你们两个人一起过来的时候呢,是你们要离婚的那次。”夫人开口道。

    曾泉和方希悠望着夫人。

    “上一次,我和你们说过,未来的路,你们会遇到很多很多意外的艰难,这些艰难需要你们共同携手走过去。”夫人道,“而你们两个要能走过去,这心,就得在一起,劲儿才能往一起使。”

    “对不起,夫人。”曾泉道。

    “夫人,对不起。”方希悠道。

    “别和我说对不起,你们两个人的事,你们自己最清楚。眼下的事,你们也很清楚。这件事处理好了,别摆到台面上了,一切就都好说,泉儿的地位也就不会动摇。可要是传出去——”夫人道。

    “不会传出去的,一定!”首长握住妻子的手,看着她。

    孙夫人盈盈一笑,道:“是啊,肯定不会传出去的。只是——”说着,孙夫人看着曾泉和方希悠,“你们两个的心里,能过得去吗?”

    曾泉望着方希悠,方希悠沉默了片刻,道:“夫人,您别担心,我们,没事。”

    孙夫人和首长对视一眼,看着方希悠。

    “真的,没事?”孙夫人问。

    方希悠微微笑了下,道:“真的没事。对不起,都是我们年轻不懂事,让长辈们担心了。”

    孙夫人很不放心,首长也是一样,看这情形,夫妻两个决定采取第二方案——

    “额,泉儿,你陪我散散步。”首长说着,就起身了。

    曾泉赶紧站起来,跟了过去。

    方希悠也站起了身,看着他们的背影。

    “走吧,咱们也聊聊,边喝茶边聊聊我们的事。”夫人微笑着,拉着方希悠的手,道。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曾泉和方希悠的心情都轻松不起来。而两个人也都猜得出来,首长和夫人叫他们过来,不光是商量那件事的处理,那件事,已经在处理的过程中了,两位的目的,是劝说他们两个可以同心协力度过这个难关,这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关于这一点,曾泉和方希悠都很清楚。可是,让他们同心协力——

    “早上春明书记来找我,和我谈了件事。”首长和曾泉慢慢走着,道。

    “什么事?”曾泉问。

    “他跟我建议说,我们先培养漱清,让漱清在前面保护你。毕竟最近针对你的事情太多了,这么多的事情,你哪有精力去学习治国理政,是不是?”首长道。

    “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让您担心了。”曾泉道。

    首长摇摇头,道:“我只担心你被那些人给扰乱了精力,忘记了你的职责是什么。”

    曾泉不语。

    “你怎么看待春明书记的建议?”首长问。

    曾泉并没把这件事看做是首长对他的考验,想了想,便很老实地说:“对于漱清的工作能力,春明书记是最清楚的。而且,我和漱清相比,的确是有很大的差距。所以,春明书记这么建议,我觉得,可以考虑。”

    “你要知道,一旦把漱清排到你前面,这中间有一丝一毫的闪失,你都——”首长道。

    首长没有把话说下去,停下脚步看着曾泉,曾泉望着首长,道:“如果我的能力不足以继承您的意志,那么,漱清会是一个比任何人都适合的继承者。我相信他!”

    曾泉说完,两个人都没说话。

    良久之后,首长无声笑了,道:“你啊,以前在你父亲面前举荐漱清,现在又在我这里做同样的事。泉儿,你是真的觉得漱清优秀呢,还是你觉得自己没有办法达到他的程度?抑或是,有其他的原因?”

    曾泉愣了下,说不出话来。

    首长笑了笑,拍拍曾泉的肩膀,道:“泉儿,你可不能这样妄自菲薄,知道吗?漱清呢,是很优秀,我也承认这一点,可是,你并不差,你要知道这一点——”

    “对不起,孙伯伯,我,我这些日子越来越觉得自己,自己没有能力承担——”曾泉道。

    首长的笑容倏然而逝,看着他,道:“泉儿,你是因为和漱清对比,觉得自己不行吗?”

    曾泉点头。

    “这有什么呢?你不用和他比,漱清有漱清的责任,你有你的责任。你要做的,就是坚持你的道路,好好走下去。我相信你,难道你不相信你自己吗?”首长看着曾泉,道。

    曾泉沉默了片刻,道:“您不是要选择最优秀的人来——”

    “当然我要选择最优秀的人,可是,优秀的人,都是一步步学习才拥有能力的,没有任何人可以不通过学习和磨炼就成为优秀的人才。我们都是这样,都是从一个普通人慢慢走过来的。何况,你还年轻,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没比你强多少。”首长笑着说。

    曾泉,一言不发。

    首长叹了口气,道:“春明书记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

    曾泉望着首长。

    “有漱清在前面替你挡着,我也放心许多。而你,接下来的日子,就要好好跟着春明书记学习,知道吗?”首长的手放在曾泉的肩上,注视着他。

    曾泉点头。

    “等你在沪城历练的差不多了,就到我身边来,我会给你其他的一些任务。在执行这些任务之前,你必须要学会治理一个省的能力。”首长殷切地说道。

    “是,我明白了,孙伯伯。”曾泉道。

    孙首长微微笑了,道:“这就对了,好好干,我相信你!”

    曾泉点头。

    “至于这次的事嘛——”首长继续往前走,道,“你打算和杨部长谈什么?”

    与此同时,方希悠也的确是被夫人劝说要和曾泉一起走下去。

    “夫人,如果是您遇到这样的事,您——”方希悠问。

    “想问我怎么办?”夫人问。

    方希悠点头。

    “希悠,有件事,你必须清楚,我们选择的男人,都是要做很复杂的事的。他们的任务很艰巨,这其中涉及的利益纠葛越多越重大,那他们要面临的处境就越是艰难。明的暗的,真的假的,太多的事,你怎么有精力去分辨?你能做的,就是和他一起扛下去,因为你们是夫妻,夫妻就是一体的,他要是失败了,你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你很清楚。”夫人道。

    方希悠,沉默了。

    “我理解你的心情,你还年轻,遇上这样的事,我理解你的想法。只是,希悠,泉儿现在需要你,他需要你的信任和支持,如果你不能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和他站在一起,不能去支持他,不能去帮助他一起解决问题,那么,”夫人顿了下,注视着方希悠,“希悠,你会真的失去他,再也没有可能和他和好了,你明白吗?”

    方希悠别过脸,看向远处。

    “我明白,夫人,这些,我都明白,可是,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看待整件事,我——”方希悠道。

    夫人握住方希悠的手,注视着她的双眼,道:“如果这次你都挺不过去,以后怎么办?以后会有更多的麻烦,你不懂吗?”

    “我懂,我,懂。”方希悠道。

    “所以,这一次,不要管你自己心里怎么想的,一定要和泉儿一起扛过去,不能出任何的差错。等到事情结束了,你们两个该怎么算账,你去找他算,都没有问题,可现在,你们两个不能这样,知道吗,希悠?”夫人劝道。

    方希悠含泪点头,低下头。

    两个人都不知道两位首长和对方谈了什么,在乘车离开红墙返回家的途中,两个人坐在车上都是沉默不语。

    车子,开到了曾家的院子里,两人下了车。

    “你要去见他们了吗?”方希悠问曾泉道。

    “嗯,爸爸在等我。”曾泉道。

    “那我等你。”方希悠说完,就朝着里院走去了。

    就在这时,苏凡堂屋出来,迎接哥哥嫂子。她接到门口警卫的电话,说是他们夫妻回来了,苏凡便赶紧跑了出来。

    “哥哥,嫂子,你们回来了?”苏凡道。

    “嗯,爸呢?”曾泉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