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3章 怎么可能若无其事
    相比较于苏凡这种即使被霍漱清骗了还不去怀疑的情况,方希悠此时就——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方希悠就直接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了。

    她该怎么办?

    毫无疑问,曾泉眼下是遇到了很艰难的处境,这次的事,一旦处理不当,曾泉的前程就毁了。

    夫人说的,也很对,她必须和曾泉一起扛过去。可是,这件事,让她怎么扛?让她怎么面带微笑的接受?她也是人啊,她也有自己的情绪啊!为什么都要让她去理解曾泉,或者说帮助曾泉,却不想想,她身为妻子,该如何看待丈夫和另外的女人有了孩子这件事?在他丈夫的孩子在隔壁住着的时候,在她面前玩的时候,她却没有自己的孩子?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让她平静接受?

    她只是个普通人,她又不是神仙,让她若无其事地接受这件事,可能吗?

    方希悠躺在床上,泪水噙满眼眶。

    为什么是那个女人有了他的孩子?为什么不是她?为什么——

    难道说,一直以来有问题的是她,而不是,不是他吗?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惩罚她?为什么要这样?她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为什么——

    泪水,从眼里涌出来,怎么都流不干。

    她没有去擦眼泪,就那么静静地躺着。

    大脑里,空空的,心,也是空空的。

    而时间,仿佛就这么静止了,空气,也停止了流通。

    一切,就这么静止着。

    可她很清楚,外面的世界,早就是腥风血雨了。

    泪水,不再流了,她脑子里断掉的神经,也重新恢复了连接。

    现在不是在这里躺着自怨自艾的时候,她要解决问题。

    解决问题,首先,她要去见见那个女人,那个偷偷生了她丈夫的骨肉的女人!

    而这件事,只有找以珩!

    方希悠起身,拿起手机,走进了洗手间,准备去洗脸。

    而手机,也很快就接通了,苏以珩的声音传了过来。

    “以珩,我要见那个女人!”方希悠道。

    苏以珩愣了片刻,道:“阿泉,知道吗?”

    “这是我的事,不需要他知道!”方希悠道。

    苏以珩不语。

    “人在你那里吗?”方希悠问。

    “嗯。”苏以珩应声。

    “那个,孩子呢?”方希悠问道。

    “都在。”苏以珩道。

    “好,我去你公司,你带我去见她们。”方希悠道。

    “你,还是和阿泉商量一下再——”苏以珩道。

    “以珩,你觉得我没有资格去见她们吗?”方希悠打断苏以珩的话,道。

    “没,我没这么说,你,你当然可以。”苏以珩道。

    “好,我马上就过来了,你带我去见她们。”说完,方希悠就挂了电话。

    苏以珩听着手机里急促的鸣音,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早就知道方希悠会这么做,只要她知道这件事,就一定会这样。见那母女根本不会解决问题——

    或许,他可以打电话告诉曾泉,然后再带着方希悠去。可是,算了吧,这是希悠的权利,她有权去见那母女!

    过了二十分钟,方希悠的车子就出现在了苏以珩的办公大楼下面。

    她直接给苏以珩打电话让他下来,苏以珩却说:“你上来,坐我的车走,免得被跟踪。”

    于是,方希悠便下车上楼了。

    电梯,无声地朝上走。

    方希悠透过电梯外墙玻璃,看着周围越来越小的楼。

    心,总是在一阵阵抽痛。

    电梯,停了,她走出了电梯,苏以珩的助理领着她往办公室走。走廊里那些工作人员看见她都赶紧避开,就算是不认识她,却也轻易被她这强大的气场驱离。

    走到苏以珩办公室门口,助理赶紧推开了门。

    苏以珩在里面打电话,方希悠走了进去。

    “方小姐,您喝点什么?”助理忙问。

    “不用了。”方希悠道,说着,透过墨镜看向苏以珩。

    苏以珩看了她一眼,和电话里的人交待了几句,就赶紧挂了电话。

    “走吗?”方希悠问。

    “嗯,走吧!”苏以珩起身,助理为他拿来外套,苏以珩穿上。

    方希悠起身跟着他,走进了他办公室里的一个套间,里面是一架隐秘电梯,方希悠是知道这件事的。

    苏以珩按下密码,打开电梯,和方希悠走了进去。

    “有事给我电话。”苏以珩对助理说完,电梯门就关上了。

    助理赶紧锁上套间,走出了办公室。

    苏以珩看着方希悠,方希悠也感觉到了,说了句:“眼睛红了,等会儿就好了。”

    她,哭了,从她的声音就听得出来。

    “你,打算怎么办?”苏以珩问。

    “我有别的选择吗?”方希悠看着他,道。

    苏以珩也是觉得很惋惜,觉得她很可怜,只是这件事——

    他说不出话来,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尽管她戴着墨镜让他无法看见她眼里的神情,苏以珩却也知道她自己心里的悲痛,毕竟,他是很了解她的,太了解她了。这么了解她,所以——

    “希悠,阿泉,他在这件事上,是无辜的。”苏以珩道。

    “无辜?那么大个孩子站在你面前,你说他无辜?”方希悠盯着他。

    “我——”苏以珩的话还没说完,电梯就停住了,方希悠走了出去。

    一辆黑色的轿车,就停在电梯口,前面也有一辆,后面跟着一辆黑色的面包车。

    保镖拉开车门,方希悠就上去了,苏以珩跟着她坐在后座。

    上了车,很快的车子就开动了。

    “是不是你们男人都觉得这种事无所谓?”方希悠问道。

    “没有,当然没有,可是这次的事,性质不同。”苏以珩道。

    方希悠摘下眼镜,盯着他,道:“那个孩子,是在他和我结婚前,还是结婚后有的?”

    “这个——”苏以珩道。

    方希悠盯着他。

    苏以珩便说:“那个杨思龄什么都不说,我这边,也,查不出她和阿泉的交集在哪里。所以,这件事——”

    方希悠冷笑了一下,看向车窗外,道:“我知道他对我心怀怨恨,因为我拆散他和他妹妹的不伦——他恨我,结婚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点。所以,新婚夜他不会和我同房,所以,婚后一周他就调去了云南。”

    她说着,看着苏以珩。

    苏以珩叹了口气,他知道方希悠心里的怨恨,比起曾泉对方希悠的怨恨,方希悠对曾泉的怨恨更多。曾经多么深的爱,如今就变成了多么深的恨。这个世界,真是——

    “希悠,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不能改变事实。的确,那个杨思龄的孩子,是阿泉的。可是,可是,阿泉并不是和她——”苏以珩解释道。

    不是和她什么?没有上床吗?没有上床哪里来的孩子?

    方希悠冷笑了一下,道:“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如果他们没有关系,如果他们是清白的,那孩子怎么出来?你倒是告诉我,他们没有那种事,怎么,怎么会出来个孩子?”

    苏以珩结舌,说不出话来。

    “你们男人觉得,这就是一个意外,一个失误造成的结果,可是,对于我们女人来说,不是这样的,以珩!”方希悠道。

    她的双眸,紧紧盯着苏以珩,这让苏以珩说不出话来。

    “你们两个人婚前那些破事,我很清楚。你们结婚前可以胡来,我,没有权利管。可是,结婚后,至少,身体的忠诚是最基本的吧!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了,婚姻还有什么必要存在?”方希悠道。

    “对不起,希悠!”苏以珩道。

    “你有什么对不起的?又不是你让他去和那个女人上床,又不是你把那个女人送给他,和你有什么关系?”方希悠道。

    苏以珩不语。

    的确,整件事他都不知情,他什么都不知道。

    此时此刻,苏以珩情愿能替曾泉开脱,可是,他没有任何的证据,也没有记忆。

    方希悠冷冷笑了下,道:“可能,可能是我,我太偏执了吧!在我们这个圈子里,什么身体的忠诚,根本不存在的,是不是?婚姻,除了有这么个形式在,早就分崩离析的又有多少呢?别的不说,我们的父母,又做到了多少?”

    “阿泉他,他在婚后并没有做过那些事。”苏以珩道。

    方希悠知道,苏以珩说的这一点是没错的,苏以珩一直在这方面盯着曾泉,这是她要求的,她希望他替自己盯着曾泉。“如果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我希望是你告诉我,而不是别人”,这是当初,和曾泉结婚的前一天,她对苏以珩说的话。所以,苏以珩一直背着曾泉在监视他的私生活,而这一切,曾泉并不知情。

    此时,苏以珩想起曾泉说的那句“你永远都是站在她那一边的”这句话了,曾泉,没说错。

    可是,他能怎么办?这是希悠的请求啊!

    只是,方希悠对他的话语,只有冷冷一笑。

    “你,不相信吗?”苏以珩问。

    “我怎么相信?看着那个孩子,你让我怎么相信?”方希悠道。

    “希悠——”苏以珩开口道。

    方希悠没说话。

    “你们两个的事,我们外人无法插手,可是,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能不能放下这些对阿泉的偏见,能不能和他一起坚持下去?”苏以珩盯着她,道,“不管阿泉做错了,还是他被陷害了,你是他的妻子,如果连你都不能相信他,如果连你都要放弃他,你让那么多支持阿泉、解决麻烦的人,怎么办?他们怎么看待这件事?你这不是让所有人都心寒吗,希悠?”

    方希悠盯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