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4章 你是最完美的女人
    苏以珩看着方希悠,长久不语。

    他的保镖车队,在有秩序的改变着路线,尽量摆脱那些隐藏在暗中的跟踪者。

    不能让杨思龄母女暴露在敌人面前,这是他的任务。

    方希悠转过头,看着车窗外。

    “对不起,希悠,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下,不是我们来考虑自己的心情的时候,大敌当前,稍有差池,多少人的努力和付出就会付诸东流。这一点,你很清楚的吧!”苏以珩道。

    “我清楚,我怎么会不清楚?”方希悠道,“我只是,我,我不知道自己,我——”

    她说不出后面的话,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不知道什么样的语言可以描述她现在的心情。

    苏以珩轻轻拥住她,方希悠一言不发,只是闭着眼。

    良久之后,她才说:“我没办法原谅他,以珩,我没办法——”

    “希悠,如果我现在和顾希说,我一直都爱着你,你觉得会怎么样?”苏以珩打断她的话,道。

    方希悠抬头,盯着他。

    “我,我说的是如果,如果我这么跟顾希说,而你,就是顾希,你说,你怎么办?”苏以珩问道。

    “什么怎么办?你说的这么多如果,这么多——”方希悠道。

    “你不知道怎么办,是吗?可是,顾希知道,她一直都知道我们几个人的事。”苏以珩道。

    方希悠盯着他。

    “可是,她会和我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几个人的事,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和我在一起的人是她,我选择的人是她。所以,她没有抓着我们几个人的过去不放,她一直都不说。”苏以珩道,“尽管我没和她说过刚才的话,我只是在假设,可是,我知道顾希的答案,因为她的行动早就把答案告诉我了。”

    方希悠,沉默了。

    “希悠,就算这个孩子是阿泉的,就算阿泉在和你结婚前,哪怕是婚后,他出轨了一次,他睡了个女人,然后没有做好措施,留下了一个孩子,几年后这个孩子冒出来了。哪怕是这样,哪怕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是不是?这些年,阿泉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个杨思龄,他从来都不知道杨思龄的存在,不知道那个孩子的存在,这是事实。他没有和杨思龄继续纠缠,没有和杨思龄有任何的瓜葛,他,在情感上没有背叛你。这件事,是不是就算是过去了,希悠?”苏以珩注视着她,道。

    方希悠的嘴巴微微张开两下,又闭上了。

    “错误,已经铸成了,我们现在无力改变已经发生了的事,我劝你接受事实对你也不公平,你有权利怪怨阿泉,可是,你不应该恨他,真的,希悠,你不该恨他。过去的事,既然是个错误,这件事是个巨大的错误,那我们就去弥补,就去修正,而不是因为这个错误,你继续撕裂你们两个本来就不坚固的感情基础。希悠,不该这样,你不能这样!你那么聪明,你——”苏以珩情绪激动,“你是这个世上,最完美的女人,所以,你,不该这样,希悠。你说你爱他,那就多给他一点信任,多给他一点支持。现在我们谁的支持,都比不上你的支持,希悠!他,需要你!”

    方希悠眼眶含泪,别过脸。

    苏以珩说的话,她怎么会不明白?

    只是——

    “你,放心,以珩,我知道该怎么做,我知道。”良久之后,方希悠才说。

    苏以珩注视着她,可是,他不知道她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在敷衍自己。现在,也没那么多精力去分辨这些了。

    车子,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反跟踪之后,成功来到了杨思龄和她女儿所在的院子。那是位于郊区的一个果园里的院子,从外表看去和附近的农庄并无差别,只是一个普通的休闲农家乐。可这个院子的下面,是一个两层的地下建筑,旁边的两个看起来是民居的院子,也是同样的设计。三个院子通过地下建筑联通在一起,互相策应,警戒和保卫。

    苏以珩和方希悠乘坐的车子,开进了农家乐的院子。

    他们乘坐的是一辆普通的轿车,至少外面看起来是很普通的车辆,这样的车子开进农家乐是不会突兀的。

    进了院子,车子直接开进车库,方希悠和苏以珩一下车,苏以珩派来“保护”杨思龄母女的卫队长雷默就迎了上来。

    “方小姐、珩少!”雷默问候道。

    “带我们去见她们。”苏以珩道。

    “是。”雷默说着,就领着两个人来到车库通往地下的电梯,直接到了地下二楼。

    方希悠没有来过这里,跟着苏以珩一起绕了好几圈之后,才到达了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雷默让守卫的手下打开门,门开了,苏以珩和方希悠就走了进去。

    房间里,也许是因为考虑到住着一个小女孩,这里装饰的看起来还是很温馨的,一点不像是关押人的地方。门打开的时候,杨思龄正在里面陪女儿拉琴。

    门,打开了,bobo首先看见了方希悠,一下子就扔下琴,跑向了方希悠。

    方希悠惊呆了,愣愣地看着孩子。

    杨思龄转过身,看向方希悠。

    苏以珩也是没想到bobo看见方希悠会这样开心,他看见了孩子脸上的笑容,这是孩子被抓到这里来之后,第一次露出笑容。

    孩子,毕竟是孩子啊!

    “念卿的舅妈,你能带我们走吗?”bobo就直接开口了,道。

    方希悠,愣住了。

    “我想回家,阿姨,我想回家了,我和念卿约好了一起去玩,我不想在这里待着,我要回家!”孩子说哭就哭,刚刚还好像是见到亲人那样的高兴,转眼间就开始哭了。

    孩子,并不知道大人的世界发生了什么,更加不知道她被关在这里是因为什么。

    杨思龄站起身,缓缓走向方希悠。

    而方希悠,也看向这个生下了自己丈夫的孩子的女人。

    空气里,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气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