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6章 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曾元进笑了,看着杨部长,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原来你瞄准的是这个啊!不错不错,很好,思路很对。”

    杨部长含笑不语。

    “只不过呢,我想提醒你一句,希悠,是我们曾家的儿媳妇,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至于什么离婚,小孩子玩的游戏,我们做父母的都没有当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就要这么相信呢?”曾元进道,“的确,我们是需要一个孩子,但是,我们要的,是泉儿和希悠的孩子。如果真要你们这野路子来的,还真轮不到你们。”

    杨部长微微笑了,看着曾元进,道:“是吗?那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叶首长,曾部长你还是这么自信地在这里嘲讽我吗?再怎么是野路子,也是你曾家的子孙。”

    “哦,原来如此。”曾元进故作深思,道,“想去告诉叶首长吗?那就请吧!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把你女儿和外孙女卖个什么价钱。不过,在这之前,我会好心提醒你一句,在你去卖之前,纪委,会找到你的所有把柄,特别是那个,什么事儿来着?泉儿,你知道吗?”

    曾元进假装想不起来在深思,曾泉也是知道那件事的,忙告诉了父亲。就在和父亲的一问一答之间,曾泉注意到杨部长端茶杯的手,微微抖了一下。

    可是,毕竟,杨部长能做到如今的职位,绝非无能之辈,别的不敢说,官场的这些来来往往,那是深谙于心、熟稔于手的。

    “慕白书记可是在亲自盯着那个案子的,要是他知道你要把他的女儿赶走,这个嘛,就不知道他会怎么想了。”曾元进含笑道,拿起茶壶,给自己和杨部长的杯子里倒上了茶水,“你刚才的那句话说的很对,孩子们想要什么,我们做父母的就会尽力去满足。所以呢,慕白书记为了保住他女儿的婚姻,也许,也会做一些什么的。”

    杨部长看着曾元进,不由得感叹,曾元进还真是一个老狐狸!

    见杨部长没有说话,曾元进起身,在地上踱步,道:“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我们两家既然有了血缘联系,这也算是缘分——”

    这话一出,曾泉和杨部长都看着曾元进。

    杨部长心里微微愣了下,怎么回事?曾元进这话头,好像又不一样了,他要干什么?

    “bobo那孩子呢,以前也老在我家里玩,文文和我说那孩子很聪明,她很喜欢,我们家人也很喜欢。”曾元进说着,坐在杨部长身边,看着杨部长,“这也很难得,不是吗?你费劲心机要让我们家接受那孩子,结果没想到,我们家里人老早就喜欢上她了。说到底,还是一家人!”

    曾泉不语。

    父亲的计策和想法,曾泉是很清楚的。今天这一次会面,主要是父亲来应对,他在旁边观战。

    杨部长冷冷笑了下,道:“是吗?那还真是要谢谢你们一家人的宽容大度了。”

    曾元进拍拍杨部长的肩,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客气什么呢?我也明白你这些年养着女儿和外孙女的艰辛,毕竟那么大一个姑娘,未婚先孕,也难免闲言闲语。自己个儿的亲闺女嘛,都是心上肉,哪能容得外人说三道四,是不是?哪怕,是自己的老婆、家人。”

    杨部长看着曾元进。

    看来,曾元进对他家里的矛盾了解的很清楚。

    的确,杨思龄是他前妻所生,前妻车祸去世二十年。前妻去世的时候,杨思龄还很小,才五岁。那时候,他还在地方任职,为了升迁,娶了省里某常委的侄女。可是那位领导家里,不希望自家的女儿来做后妈,他便把杨思龄送到了老家,交给自己的老母亲抚养。后来他通过岳叔父的关系调入京城,加之他的工作能力,一路平步青云。妻子也对他很满意,岳父家族也对他寄予厚望,因此他才在岳父家中取得一定地位。

    等到杨思龄十五岁的时候,他才获得妻子的许可,把杨思龄接回了京城的家。因为心里对这个女儿一直存有歉疚,他时常会偷偷给女儿一些钱财。直到后来有一天,在女儿十九岁的时候,突然怀孕了。而女儿丝毫不告诉他,这个孩子从哪里来。从那时开始,他就再度放弃了这个女儿,任由她自生自灭。直到有一天,有个人来告诉他,要他好好对待这个女儿,和女儿肚子里的孩子。“如果你想要得到更大的权利,就只有抓住你的女儿和外孙”。那个人就那么和他说的,可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外孙的父亲是谁。至于后来,搬到曾家隔壁居住,也是,偶然。

    这些年里,他一直坚信这个外孙会给他带来更大的前途,让他从此不用再看岳父家人的脸色,不用看妻子的脸色。直到先前,当曾泉调任沪城市市长的时候,当初的那个人又来找他,告诉他,他的外孙,实际上是曾泉的孩子,是他的女儿和曾泉生下的孩子。“曾泉是要坐大位的人,而你的外孙女,可能是曾泉唯一的孩子”!这个消息,无异于原子弹爆炸。

    是的,他要利用这个孩子,他太清楚这个孩子一旦曝光,会给曾泉带来什么。而曾家为了瞒住这件事,肯定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

    曾家要付出的,就是他要得到的。

    而曾元进,对他的这一切,掌握的如此清楚!

    丝毫不应该奇怪,不是吗?曾元进是何许人也?要是连这些事都不清楚,怎么会来找他谈?

    “我也体谅你们的辛苦,所以呢,我今天过来,好好聊聊。我们还是有很多话可以谈的嘛!我们谈,也好过你被纪委叫去谈,好过你去和叶首长谈,对不对?”曾元进道,“你要知道,就算你去跟叶首长把这件事兜出来,叶首长也未必能保得住你!现如今,能保得住你的,只有我们,只有慕白。所以,我们谈谈,除了,让你女儿取代希悠这一点,我们什么都可以谈。曾家和方家,是不会让希悠和泉儿分开的。既然你知道他们离婚的事,就应该很清楚这一点,这,是我们的原则。所以,开始吧,说出你的心里话,我们三个男人,就谈谈这件事。”

    说完,曾元进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口。

    杨部长看着他。

    与此同时,在苏以珩的秘密基地里,方希悠第一次和杨思龄面对面。

    两人隔着桌子,面对面坐着。

    “不如,我们喝点茶,或者咖啡什么的?”杨思龄首先开口。

    方希悠没说话,杨思龄就让门口的守卫给她们拿咖啡过来。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杨思龄道。

    “你和阿泉,怎么发生的?”方希悠对这些细枝末节的事丝毫没有兴趣,直接开口道。

    “你是想问过程,还是——”杨思龄倒是一点都不害羞,坐在方希悠面前,微笑着就开始说了。

    方希悠没想到杨思龄居然会这么,不要脸!

    “虽然,额,过去了很多年,我总是会想起和他的那一夜。”杨思龄开口道,“你知道他那晚和我说了什么吗?”

    方希悠的双手撑着下巴,却别过脸。

    “他说他最爱的是梅花,他想要种很多的梅花,在他的家里。”杨思龄道。

    方希悠愣住了,看着杨思龄。

    “而且,那一晚,他在我这里也种了,你要不要看?”杨思龄说着,站起身,拉起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腰间的那一枝梅花。

    那红艳艳的花,刺痛了方希悠的双眼。

    杨思龄看着方希悠的反应,很是满意,笑着道:“其实,这个是我后来纹上的,他那天晚上,是在我这里吻下了一朵梅花,很深的印记,直到第二天,那朵花还在,我就直接去找了纹身师,给我纹了这么一枝。漂亮吗?”

    方希悠的心,一下下如锥刺一般痛。

    “我本来想给他看我纹在身上的梅花的,可惜,后来——”杨思龄没说下去,顿了下,道,“可是,他那天晚上给我种了我最想要的种子,就是我的bobo。所以说,你们结婚这么多年都没有孩子,是因为你们没有,额,他不喜欢和你上床,是不是?”

    这话说出来,杨思龄眼里都是得意的神色,方希悠看到了。

    对于杨思龄来说,等了这么多年,她终于可以直面方希悠,让方希悠知道她方希悠虽然有高贵的出身,可是她是个失败的女人,失败又不幸!

    “我和他那一晚,是第一次,方小姐。我第一次,就怀了他的孩子。他的技术,很好,非常好,如果不够好,我想,我也不可能有bobo,对不对?或者说,这就是我们的缘分,我和他,只要一次就怀上了,而你,这么多年,还是,什么都没有。你,没有给他生过一个孩子,对不对?”杨思龄那一双如猫一样的双眼,直直地盯着方希悠,丝毫不会回避方希悠的视线。

    “是吗?所以,你觉得很骄傲,是吗?”方希悠的心,一下下在滴血,可是她的脸色,还是平静的不得了。丝毫看不出她在伤心,还是在生气!

    “难道,我不该骄傲吗?”杨思龄微笑道,“只有我,只有我的肚子里才生出了他的孩子,你,没有!”

    方希悠笑了,好像听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无声笑着,看着杨思龄。

    杨思龄很意外,她是没想到方希悠会这样反应。她想象过方希悠的反应,可从来都不是这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