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7章 不寒而栗
    “你笑什么?”杨思龄道。

    方希悠依旧笑着,看着杨思龄,道:“你觉得你这样说,就会让我难过,会让我痛苦,是吗?”

    杨思龄盯着方希悠。

    “因为我没有生过孩子,我就要自卑,是吗?”方希悠道,“你还真是愚蠢!”

    杨思龄,呆住了。

    “我不会歧视女性,我尊重女性的生育权,因为我也是女性。可是,拿自己生了孩子做为炫耀自己、打击别人的资本,这样的女人,才是最愚蠢的。这么说的话,你的身上,有用的,也就那个子宫而已,是不是其他的东西都可以不用留了?是不是,杨思龄?你要留的,只有子宫吗?”方希悠脸上的笑容倏然而逝,她盯着杨思龄。

    方希悠眼里的神情,让杨思龄不寒而栗。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我可以替你达成!”方希悠拿起手机,翻转着,只是用余光扫了杨思龄一眼,那轻蔑,却又让杨思龄恐惧的眼神。

    “愿望?什么愿望?”杨思龄道。

    方希悠看着杨思龄,道:“我会怎么对你,你应该很清楚。这是我的地盘,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就冲你刚才对我说的那些话,我想,就算我对你做了什么事,也没有人会觉得我做错了。你说,是不是呢,杨思龄?”

    杨思龄的表情大变。

    方希悠?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你,我,我给阿泉生了孩子,我是曾家唯一的子孙的母亲,你,你能把我怎么——”杨思龄道。

    方希悠的双眼,直直地盯着杨思龄,道:“看来,你还真是蠢到家了。”

    杨思龄,完全搞不懂方希悠。

    “现在,我们开始!”方希悠走到门边,反锁了门,脱下外套。

    杨思龄,突然害怕了。

    “希望我们可以友好地进行这次谈话,不要再想着刺激我,杨思龄!”方希悠走到杨思龄面前,一把卡住她的下巴,逼视着杨思龄的双眼。

    “方希悠——”杨思龄叫道。

    “你不配叫我的名字,所以,给我闭嘴。”方希悠道。

    杨思龄,呆住了。

    不是都说方希悠很和善吗?不是都说方希悠很文雅的吗?怎么,怎么会——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方希悠,这才是方家的公主!

    方希悠松开杨思龄,在地上慢慢踱步。

    “第一个问题,你和阿泉什么时候发生关系的。说出具体的日期!”方希悠道。

    杨思龄的嘴巴刚要张开,方希悠就盯着她,道:“最好不要撒谎,你要知道,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会核实。如果我发现你骗我,好好想想后果!”

    这个方希悠——

    这个时候,苏以珩走到了方希悠旁边的房间外面。从外面可以看见房间里面的情形,因为这里的墙壁都是特种玻璃制作而成。

    苏以珩听不见她们在说什么,只是看着方希悠在绕着桌子走来走去,杨思龄在说话。

    他便没有再担心,走到一旁的房间,给曾泉拨了个电话。打电话的同时,苏以珩打开了干扰信号的装置,防止自己的电话被敌人定位。

    此时,曾泉正和父亲一起应对杨部长,手机突然就震动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是苏以珩的,便起身离开了。

    走到了院子里,曾泉接了电话。

    “你们在那边吗?”苏以珩问。

    “嗯。”曾泉道。

    “让那孩子和她外公通个电话,会不会让杨家能更好的答应你们的条件?”苏以珩问。

    让杨部长知道他女儿和外孙平安无事的话,应该会让他减少一些抵抗情绪,从而更容易控制。

    曾泉想了想,道:“我爸正在聊。等会儿我给你打过来。”

    “嗯。”苏以珩道。

    说完,他就准备挂电话,却听见曾泉叫了他一声。

    “以珩——”曾泉道。

    “嗯,什么?”苏以珩问。

    “你和希悠去了那边?”曾泉问。

    苏以珩顿住了,没说话。

    “我知道了,没事。”曾泉说完就挂了电话。

    希悠去见杨思龄和那孩子了?其实,他不该感到意外,就算他没说,希悠也会找以珩带她去的。他没必要担心什么,希悠她是有分寸的,何况还有以珩在。

    只是,这件事,怎么会发生的?他什么时候被人设计了的?

    父亲和杨部长的谈话,是没什么结果的。一场设计多年的阴谋,怎么会因为曾元进的一两句话就放弃呢?

    但是,杨部长已经从曾元进的话里感受到了压力,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又不是第一天涉足政坛,尽管他知道和曾元进、方慕白做对很难拿到自己想要的,可是,一切都是有机会的。哪怕他的王牌被曾元进拿走了!

    父亲要离开了,曾泉见状,便对杨部长说:“有个电话,你接一下。”

    说着,曾泉给苏以珩拨出了号码,苏以珩接听了。

    “你让孩子接电话。”曾泉对苏以珩道。

    “好的。”苏以珩说着,就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打开了免提,对坐在自己对面的小女孩道,“来,bobo,和你外公好好聊聊。”

    bobo没有害怕,只是对着手机脆生生地叫了一声“外公!”

    杨部长听见外孙女的声音,忙问:“bobo,妈妈呢?”

    曾泉这边也是免提的,曾元进和曾泉都听得见。

    “妈妈,妈妈和念卿舅妈去聊天了,苏叔叔在陪着我一起画画。”bobo道。

    孩子的声音里,听不到一丝的害怕,这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真是很不容易的。

    尽管曾元进和曾泉都没有见过bobo,可是,从这一句对话里,两个人都有种共同的感觉,那就是这个孩子的教育非常好。正如罗文因所说的那样!虽然曾元进根本不想承认这点,可是,这是事实。

    “乖宝宝,你别怕,外公会把你和妈妈接回家的。”杨部长道。

    “外公,我不怕,我会保护妈妈的。”bobo说着,杨部长已经眼眶含泪了。

    可是,紧接着,bobo就问:“外公,妈妈说我很快就能见到爸爸了,是吗?你能和爸爸一起接我们回家吗?”

    爸爸——

    杨部长看了曾泉一眼,见曾泉面色如常,对着外孙女说道:“外公会来接你们的,你听妈妈的话,乖啊!”

    “嗯,我会乖乖的,外公。那我就挂了,外公,我还要画画呢!”说完,bobo就按掉了电话。

    苏以珩看着眼前的小女孩继续平静的画画,心里也是觉得讶异的不行。毕竟,这是个五岁的孩子啊!怎么会这样的镇静?

    从电话里,杨部长得知方希悠去见女儿了。方希悠见了女儿,肯定不会好好说话。

    “把我女儿和外孙女送回来,毫发无损!”杨部长对曾元进道。

    “抱歉,她们暂时还不能回来,在事情没有解决之前,她们暂时要离开你了。”曾泉对杨部长道。

    “你难道不知道方希悠会对我女儿做什么吗?”杨部长怒了,一把扯住曾泉的衣领,盯着他,道。

    “你太小看希悠了,那种下三滥的伎俩,她是不会用的。”曾泉推开杨部长的手,道。

    杨部长盯着曾泉。

    曾元进拍拍杨部长的肩,道:“放心,希悠做事有分寸。只要你们配合,她是不会把你女儿怎么样的。”

    杨部长看向曾元进,手松开了曾泉。

    “我们会等你的消息。”说完,曾泉就和父亲离开了。

    杨部长站在原地,看着曾家父子的背影,冷风吹着他。

    等曾家父子的背影消失,杨部长掏出手机,按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很快的,那边就接通了。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怎么样?”男人问。

    “我女儿在方希悠的手上,我要她回家。”杨部长道。

    “放心,在曾家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之前,你女儿不会有事。”电话里的人道。

    “可是,方希悠——”杨部长道。

    “我会想办法给曾家施压,让他们不敢对你女儿动手。”男人道,“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马上和叶首长那边联系!”

    “好的,我明白了。”杨部长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回到了自己家里,曾泉对父亲道:“他不会这么乖乖就范的。”

    “我知道,他可能接下来就要从两边下手,给自己卖个好价钱了。”曾元进道。

    曾泉看着父亲,道:“如果叶家知道这件事——”

    “放心,我和漱清谈。”曾元进看了儿子一眼,道,“给漱清打电话。”

    曾泉赶紧给霍漱清拨出了电话,父子两人直接朝着里院走去。

    罗文因听说曾元进和曾泉回来了,赶紧过去。

    “元进——”罗文因快步追上丈夫,问道。

    “你不是说要出门吗?”曾元进问。

    “嗯,我,心里有点,感觉有事儿,我就不想出门了。”罗文因道。

    “没事,你别瞎想了。”曾元进道,“哦,对了,你和迦因带着孩子们去大姐那边吧,大姐不是叫你吗?”

    “可是——”罗文因道。

    “文姨,没事,您别担心,难得迦因回来了,你们就去走走,别憋在家里。”曾泉对罗文因道。

    罗文因看着曾泉,道:“希悠出去了?”

    “嗯,她和以珩那边有点事。”曾泉道。

    “那我让迦因准备一下,晚上一起吃饭吧!”罗文因道,“这也快四点了,不早了。”

    “那,麻烦您了,文姨。”曾泉道。

    “没事儿,我给你大姑打电话约一下明天去。”罗文因说完,就离开了。

    直到罗文因彻底离开,曾泉才对父亲说:“您娶了文姨,还是,很幸福的,是吗?”

    曾元进看了曾泉一眼,道:“文文和杨思龄不是一类人,你最好搞清楚!”

    “我知道。”曾泉道。

    “希悠,她说到底都是一家人,不管你们有再多的怨言,这件事过去了,如果可以好好儿的过去的话,跟她,好好过吧!你们的时间,也不多了!”曾元进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