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8章 不识时务
    杨思龄没有想过,自己和方希悠的第一次交手居然会是这个结果!她居然那么,那么轻易就,就被方希悠给吓到了。

    正如父亲所说,她手上可用的牌不多,她只有bobo,而方希悠除了孩子这张牌没有,什么都有。她原以为可以用孩子这张牌打击到方希悠,让方希悠情绪崩溃,让方希悠自卑,可是,看起来,完全没有如愿!

    虽然没有如愿打击到方希悠,可是,方希悠想要那么轻易就得到情报,完全是做梦!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这些话吗?”方希悠听杨思龄说完,坐在杨思龄对面,盯着她,道。

    “事实很难接受,是吧?”杨思龄笑眯眯地迎着方希悠的视线,反问道。

    “很好,下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就不会这么愉快了,杨思龄。”方希悠站起身,道。

    “下一次我们可以好好讨论一下细节问题,比如说,他喜欢什么姿势之类的。”杨思龄也跟着站起来,双手撑着桌面,挑衅地看向方希悠,笑着道。

    方希悠的手指,紧紧攥住了,她的神经,再度绷在了一起。

    “杨思龄,知道什么叫做不识时务吗?在我的地盘上,一次次的这样挑衅我,你会觉得你能捞到好处,是吗?”方希悠微笑道。

    “你的地盘吗?我就不信你敢背着阿泉做什么事!”杨思龄道。

    “阿泉?”方希悠的嘴里,几乎是咬着这两个字的。

    “难道不该怎么称呼他吗?”杨思龄一脸无辜地说,“或者说,我该换个称呼,我应该换个称呼,和你不一样的。”

    方希悠知道,杨思龄这是在扰乱她的心智,她要冷静,必须冷静。她怎么可能会被杨思龄这种智商给牵着鼻子走?

    “你有大把的时间慢慢想。”方希悠说完,就走到门口,拉开了门,对门外的雷默说道,“给杨小姐重新安排个房间。”

    雷默和杨思龄都愣住了。

    “您的意思是——”雷默问。

    “怎么能让bobo和这么危险的人待在一起呢?万一出点什么差错,你们谁担得起责任?”方希悠道。

    雷默马上就明白了,领命。

    杨思龄这下不能接受了,跑到方希悠身边,道:“你不能把我和我女儿分开,方希悠,你——”

    方希悠转过身,盯着杨思龄,道:“一个人待着,脑子可以更清楚,可以好好回忆一下你们的过去,再想想给他的称呼。”说着,方希悠转身就要走。

    “方希悠,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要找阿泉,我要见他,我——”杨思龄大喊,要追方希悠,却被门外的守卫给拦住了。

    方希悠折回身,走到杨思龄面前,抬手轻轻拍着杨思龄的脸颊,道:“放心,他会来见你的。好好准备你的台词吧!别演砸了!”

    “方希悠,你这个不会下蛋的鸡——”杨思龄骂道。

    方希悠眼里掠过一丝阴鹜的神色,卡住杨思龄的下巴,道:“原来你是想多下几个蛋。很好,我会满足你的。等这件事结束,我会给你安排个好去处,达成你的愿望,可以,好好去下你的蛋!”

    杨思龄,怔住了,盯着方希悠。

    “不用谢我!”方希悠冷冷地笑了下,说完,抬手“啪”的一声,打在杨思龄的脸上。

    杨思龄的嘴角,立刻就流出了血。

    “方希悠,你竟敢打我,你——”杨思龄捂着嘴,道。

    这时,苏以珩也赶紧出来了,看着这一幕。

    “你不是要演戏吗?不流点血,怎么演?”方希悠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手帕,轻轻擦着手,扫了眼一旁的苏以珩,道,“把她和那孩子分开关押!”

    苏以珩没说话,就跟着方希悠离开了。

    杨思龄捂着嘴,看着方希悠的背影。

    她,害怕方希悠!她不该这样,可是,她,害怕方希悠!方希悠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强大的气场,以及方希悠言语里对她的轻蔑,让她感觉自己在方希悠面前很渺小,很无力。她无力对抗方希悠强大的力量,无力对抗方希悠手中的权利,无力对抗——

    不对,她不是还有曾泉吗?不是还有bobo吗?只要她见到了曾泉,不就好了吗?曾泉没有孩子,他肯定想要个孩子,他肯定会爱bobo,他连念卿都那么爱的,何况是流着他的血的bobo呢?

    是的,曾泉和bobo,这是她的筹码。这些是她战胜方希悠带来的恐惧的力量,她,可以战胜方希悠!

    杨思龄这么想着,冷冷一笑,走进了屋里。

    “我要的咖啡呢?”她喊了一声。

    门口的守卫也是愣住了,这女人,不会是被方小姐一巴掌给打傻了吧?

    是啊,她要好好筹划一下,见了曾泉怎么说,怎么才能让曾泉不恨她,让曾泉为了bobo和她在一起。是的,哪怕是只为了孩子在一起,也好过被方希悠这样欺负!现在,她必须要想办法让曾泉保护她。

    杨思龄,陷入了深思。

    方希悠啊方希悠,还是要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安静的空间,要不然,我可怎么想办法让他更加恨你呢?

    杨思龄的嘴角,咧开了一丝阴冷的笑。

    苏以珩追上了方希悠,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方希悠停下脚步。

    “她跟你说什么了?”苏以珩问。

    “都是些谎言而已,说来刺激我的。”方希悠道。

    苏以珩原本是想跟方希悠说不要太冲动,不要那么冲动地对待杨思龄,先把事情解决了再说。可是,他太了解方希悠心里的恨了,与其让她憋着,不如发泄出来好了。而且,就算是发泄,也只不过是一巴掌而已。

    “不过,她说的那些事,还是要核实一下。”方希悠道。

    “嗯,我知道了。”苏以珩道。

    “只是,我总感觉这一切好像是早有预谋一样,以珩,你觉得呢?”方希悠说着,看着苏以珩。

    苏以珩点头,道:“整件事的发展,好像有人在幕后推动,不管我们采取什么行动,似乎都在对方的计划之中——”

    “你,发现什么了吗?”方希悠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