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9章 你是我的依靠
    苏以珩陷入深思,和方希悠走到一个空房间,叫雷默过来,把运送过程中发生的事告诉了她。

    方希悠愣住了。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方希悠的手机响了,是曾泉打来的。

    “叫上以珩一起过来家里吃晚饭,文姨已经让迦因准备好了。”曾泉道。

    方希悠看了苏以珩一眼,她都没有跟曾泉说自己和苏以珩在一起,曾泉就知道了。看来是苏以珩——

    “我想去看看我妈。”方希悠道。

    刚刚和杨思龄见过面了,她还有什么心思和曾泉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曾泉虽然料到她会拒绝,可是,没想到她还是真的就拒绝了。

    “吃完饭我陪你一起过去。”曾泉道。

    方希悠想继续拒绝,却被苏以珩把电话给抢了过去。

    “没事,阿泉,我们马上就到。要不我给顾希打个电话,让她一起过去?”苏以珩对曾泉道。

    “顾希已经过来了,带着你儿子呢,这会儿正和念卿在一起玩。”曾泉道。

    “这么快?我都不知道。”苏以珩道。

    “那你们忙完了就过来吧!”曾泉道。

    “嗯,我们等会儿就来了。”苏以珩说完,曾泉那边就挂了电话。

    方希悠看着他,苏以珩看得出她眼里的不悦。

    于是,苏以珩便跟雷默交待几句,让他带人注意警戒,雷默便领命离开了。

    “就算是生气,进叔那边你也不能太过了。”苏以珩劝解道。

    方希悠环抱着双臂,道:“我还要忍受到什么程度才算?”

    “我理解你心里难过,阿泉何尝又不是?被人这么算计着,一不小心就会失去婚姻和事业——”苏以珩道。

    方希悠转过脸,不理他,不听他的。

    苏以珩只好说:“我不想再劝你什么,你可以生气,可以发火,可是,这件事,我们大家一起扛。不要让进叔那边太为难,好吗,希悠?”

    方希悠看着苏以珩,苏以珩是在恳求她了。

    沉默了一会儿,方希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好,我们一起去。”

    苏以珩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可是,旋即,他就听见方希悠说:“以珩,有件事,我希望你能帮我。”

    “什么事?”苏以珩问。

    方希悠盯着他的双眼,道:“我不想看见那母女两个,等事情结束了,你——”

    苏以珩,呆住了。

    方希悠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苏以珩。

    过了一会儿,苏以珩点头。

    “谢谢你,以珩!”方希悠道。

    “我明白。”苏以珩道。

    “不要让阿泉知道。”方希悠又说。

    “放心!”苏以珩点头道。

    “以珩,这个世上,只有你才是我的依靠!”方希悠的手,放在他的胸口,注视着他的双眼。

    “我答应过你的事,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所以,不要再说这些了。”苏以珩道。

    方希悠点头。

    此时,在曾家——

    顾希半小时前就接到曾泉的电话,带着儿子来到了曾家,小女儿跟着苏以珩母亲去了亲戚家中拜访。这会儿儿子和念卿、嘉漱玩的很开心,顾希也就和苏凡一起在厨房帮忙了,虽然不需要她们做饭做菜什么的,只是一些小细节可以让她们处理。即便如此,李阿姨还是觉得她们两个在厨房太不合适了,让苏凡带着顾希去客厅坐着,陪罗文因聊会儿天。

    于是,顾希便和苏凡边走边聊了起来,只是此时的顾希完全不知道曾泉发生的事。

    “我刚刚和迦因姐说,原本想约她一起开店的,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顾希笑着对罗文因道。

    顾希早就得知了苏凡去红墙帮助夫人工作的事,她还问了舅舅兼公公叶承秉,是不是苏凡这样的工作性质有什么深意。叶承秉和她分析了霍漱清的情势,跟她说,让她放弃和苏凡一起开店的想法,苏凡将来是没有时间和机会的。毕竟,身为领导人的妻子,她的行为会受到严格的限制。

    在顾希看来,霍漱清是位非常值得信任和有能力的官员,如果霍漱清不去做领导人,那谁还有资格呢?

    叶承秉听顾希这么说,就笑了,道:“你难道不希望你哥做?”

    顾希摇头。

    “为什么?”叶承秉问。

    “我哥还是自由自在地去做社会活动家更好,我觉得。”顾希道。

    叶承秉看着她,不禁叹了口气,道:“自从他作为曾泉生在这个世上,自由就和他没关系了。”

    而此时,顾希和罗文因、苏凡聊着自己的工作和打算,罗文因很是支持她。

    “你是打算具体做哪方面的?衣服鞋子?婚纱礼服?还是香水、化妆品什么的?”罗文因问。

    “额,之前是想请迦因姐来做衣服和婚纱礼服的设计这方面,现在迦因姐没办法加入了,我就自己来吧!”顾希微笑着说。

    “你没问题的,你自己给那么多品牌走秀的,设计也是没问题的。不是有很多的模特都改行去做服装品牌了吗?”罗文因道。

    “文姨您这么看得起我,我自己都没信心啊!”顾希笑着道,“不过现在我自己在家里做一些草稿什么的,还没有进入实际的阶段。”

    “相信你,肯定会做的很好的。”苏凡鼓励顾希道。

    顾希笑着。

    “哦,对了,颖之姐不是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吗?我还约了她天气转暖去回疆采风呢,你要不和她一起合作?颖之姐的设计,额,就目前国内的设计行列来说,我感觉她还是很前卫的。”苏凡道。

    顾希点头,道:“我看过孙小姐的作品。她的思想,很独特新颖,她看待问题的角度,很让人意外。不管是传统风格的设计,还是前卫型的,感觉就是,额,让人眼前一亮。”

    苏凡微笑点头道:“是啊,我也是这种感觉。”

    “你们在聊什么?”曾泉给方希悠打完电话,见父亲还在处理公务,便来到了前厅。

    “就是瞎聊呗。”顾希笑着道。

    “孩子们呢?”曾泉问顾希。

    “两个在那边的游戏室玩呢,敏珺她们在陪着。”顾希道。

    曾泉坐在顾希身边,苏凡给他倒了杯茶。

    “嫂子出去办事了吗?”苏凡问曾泉道,“一下午没看见她。”

    “嗯,出去有点事儿,我给她打电话了,等会儿就回来了。”曾泉道。

    “吃完饭了,你们两个去看看希悠妈妈。”罗文因对曾泉道。

    “嗯。我知道了,文姨。”曾泉道。

    曾泉的脸色不好,大家都看出来了,苏凡很是担心,而罗文因并不知道孩子那件事,所以虽然有点担忧发生了什么事,却没有苏凡那样的担心。至于顾希,也是很心疼自己这个哥哥的,便把手放在曾泉的胳膊上,道:“下周你忙吗?”

    “怎么了?”曾泉问。

    “想去一下你那边。”顾希道。

    “公事私事?”曾泉问。

    “都有。”顾希道。

    “没事,你过来吧!时间总是有的。”曾泉道。

    “哦,对了,我还忘了给你拿礼物了。”顾希说着,就赶紧起身去取自己的包包了。

    曾泉看着她。

    “这是给你的。”顾希拿来一块表,递给他。

    “给我?”曾泉愣住了,道。

    “嗯,前几天刚去买了几块,拿来送给大家的。”顾希道。

    刚才顾希来的时候,给罗文因和苏凡也都送了手表。苏凡知道,这手表都是一只近百万的,虽然不想拿,可是顾希太热情,而且又是自家亲戚,就收下了,还调侃她说“怪不得以珩哥抱怨呢,你还真是很积极地帮他减少财富值”!

    “他还得感谢我呢!要不这样,上了财富榜就被盯上了。”顾希笑着道。

    “你这话说的,好像他不上去就不被盯啊!”罗文因笑道。

    “是啊,文姨您说的对,不过,上去就太招摇了。”顾希道。

    “我最见不得的就是那些人一天到晚招摇来招摇去的,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有几个钱一样,好笑死了。”罗文因道。

    苏凡含笑不语。

    “你这样做的对,做人还是要低调一点。”罗文因对顾希道。

    顾希含笑点头。

    苏凡知道,就算苏以珩从来都没有登上过什么富豪榜,可是,他的身家,早就超越了那个榜单上的人。只有听曾泉开玩笑说过,有一年苏以珩被排上去了,到了第二,结果榜单还没公布,苏以珩就知道了,五分钟后,那张榜单就换人了。等正式的榜单出来,根本没有苏以珩的影子。

    不过,对于苏以珩这样的低调,苏凡和霍漱清都是很佩服的,这说明苏以珩为人处世的稳重。与其被人眼红当靶子,还不如安安静静挣钱,多余的话不说,多余的事不做。

    看着曾泉的样子,苏凡的心七上八下。

    “哥,我们去把孩子们接过来吧,晚饭快好了。”苏凡起身道。

    “我去吧!”顾希也站起身。

    “没事,你和我妈坐着聊会儿,我们去就好了。”苏凡对顾希微笑道。

    曾泉看着苏凡,起身了。

    两个人走出了客厅,苏凡才说:“是不是那件事出了意外?”

    曾泉看着她。

    “我今天下午给杨思龄打了好几个电话,可是一直都没有人接——”苏凡盯着曾泉,“她是不是被坏人抓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