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0章 不会轻易相信
    曾泉停下脚步。

    “出什么事了?”苏凡问。

    曾泉没办法和她说,他太清楚自己一旦说出了事情现在的发展状况,她会多么担心他。

    “没事,你别瞎想。”曾泉道。

    说着,他就朝前走了,苏凡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曾泉再度停下脚步。

    “你别骗我,好吗?霍漱清和我说,没事发生,可是,现在这样,是没事发生吗?”苏凡盯着他的双眼,道。

    曾泉看着她,一言不发。

    “如果不是我,杨思龄也没有机会接近咱们家,如果不是我,她们母女也没有机会来咱们家。这件事,不管bobo和你有没有关系,都是我的疏忽大意才把你害了。”苏凡道,“曾泉,你告诉我真相,好吗?我想要帮你,我想,就算我做不了太多的事,可是,有些小的事,我也可以做到的。曾泉,给我一个机会弥补我的错误,好吗?”

    她抓着他的胳膊,恳求道。

    “别这么说,迦因,这件事,就算,就算你没和杨家接触,这件事迟早都会发生的。只是,只是他们找到了一个最容易突破的地方,他们利用了你的善良,而这一切,不是你的错。所以——”曾泉道。

    “告诉我,我可以为你做什么?好不好?”苏凡很显然没有听他的劝解,直接追问道。

    “迦因你——”曾泉道。

    “杨思龄是不是想把那孩子诬赖到你身上?”苏凡问。

    曾泉想了想,拉着苏凡,来到了自己的院子,来到自己的书房,关上门。

    “迦因,我知道你想帮我,可是,现在,他们——”曾泉道。

    “你是觉得我很蠢,会继续被他们利用,是吗?”苏凡打断他的话,问道。

    曾泉看着她,道:“没有,我没有觉得你蠢,我没有——”

    “没关系,他们觉得我蠢,杨思龄,杨家觉得我蠢。”苏凡道。

    曾泉愣住了,看着苏凡。

    她的眼神很镇静,似乎已经胸有成竹一样。

    “你,你有什么计划吗?”曾泉问。

    “既然杨家是最先从我这里来突破咱们家的,那么,我现在就继续扮演那个突破口的角色,他们觉得我蠢,他们不会把我当成威胁,不会提防我。你说是不是?”苏凡望着曾泉,道。

    曾泉看着她,道:“你的意思是,你要去和杨家接触?”

    苏凡点头,道:“杨家以为他们很聪明,搬到咱们家隔壁,接近念卿,接近我,那么,现在,为什么我们不能反过来用这样的办法来接近他们呢?”

    曾泉陷入了深思。

    “在杨家看来,我和念卿是杨思龄和bobo的好朋友,只要我表现的很关心她们,不就可以得到他们的信任了吗?”苏凡继续说。

    “可是,杨家不会那么蠢的,他们不会那么轻易就相信你。”曾泉也觉得苏凡的这个计划很好,用一个无害的中间人的身份打入敌人内部,这是个套取情报的好办法。

    “要让他们相信我,很简单。而且,他们,会相信我的。”苏凡道。

    曾泉不解,道:“为什么这么说?”

    苏凡顿了下,低头一会儿,才抬头看着曾泉,道:“我会告诉他们,我以前喜欢过你——”

    曾泉,彻底呆住了,盯着她。

    苏凡便把自己的计划全盘告诉了曾泉,曾泉,长久不语。

    “你觉得这样可行吗?”苏凡问道。

    “你和霍漱清商量过没有?”曾泉问。

    苏凡摇头,道:“他什么都不和我说,他害怕我担心你——其实,你们想的,我都明白。是你们不明白我。”

    “迦因,你——”曾泉道。

    “用孩子的事来污蔑诽谤你,最终毁了的,是我们整个曾家,还有霍漱清也会受到牵连。你觉得,我还能袖手旁观吗?你觉得我能眼睁睁看着那些无耻之徒破坏你和霍漱清的前途吗?”苏凡道。

    “谢谢你这么想,迦因,我不想让你牵扯进来,霍漱清也是一样的想法——”曾泉道。

    “可是,这件事就是从我这里开始的,你觉得我能置身事外吗?”苏凡道,“我是蠢,我是没有你们那么聪明,可是,我也不是一无是处的,曾泉,我也会有我自己的用处。而且,让别人把我当成蠢货,不是会很安全吗?”

    曾泉,呆住了,道:“迦因,你别这么说,你不蠢,真的,你的这个办法,真的,非常好。只是,这个计划风险太大,万一他们发现破绽,你就——”

    “没关系,你让以珩哥派个人跟着我就行了,之前在回疆的时候,有个女孩子跟着保护我的,让以珩哥把那个女孩子派过来,有她保护我就好了。”苏凡说着,微微笑着安慰曾泉道,“而且,你们在外面把局势掌控住的话,我不就安全了吗?就算我最终会沦为人质,也没有关系,我是相信你和霍漱清的。”

    “迦因——”曾泉叹道。

    “别担心,你也要相信你自己,这是关系到你的前途命运的大事,不要轻易放弃,不要轻易认输,难道你忘记了你在决定走上这条路的时候放弃了什么吗?”苏凡道。

    曾泉,久久不语。

    是啊,他,放弃了,他的自由,他的梦想,他的——

    苏凡握住他的手,注视着他的双眸,道:“所以,绝对不要向那些坏人低头,绝对不要被他们打败。想要走上那个位置,要经历世上最痛苦的折磨,要脱胎换骨,你受的苦,只有你自己才知道。所以,不要放弃,曾泉,我,相信你。你说过,你要爱这个国家的每个人,让所有人都幸福地在这片土地上生活,那就去实现你的承诺。现在的这些艰难困苦,只是你实现梦想的必经之路。而我,想看着你实现你的梦想,看着你和霍漱清,看着你们把这个国家变得美好,难道你不想这样吗?你不想在将来的某一天,很嘚瑟地对我说,苏凡,我曾泉是个说话算数的人,我说过我要做成什么事,我就一定可以做成功,爷说话算话!”

    这是曾泉以前喜欢用的口吻,那种玩世不恭、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好像这块土地就是给他造的游乐园一样的态度。

    曾泉的思绪,瞬间回到了当初在云城的时候。

    虽然当初那个让他心动的女孩,如今变成了他的妹妹站在他的面前,可是,很多东西,还是没有变,不是吗?

    苏凡的眼里,泪花闪动。

    曾泉忍不住笑了,无奈地笑了。

    “就让我为你做一件事吧,好吗?”苏凡道。

    曾泉看着她,道:“看在,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儿上,爷就给你这个机会!”

    说着,他笑了。

    这是这两天以来,他最轻松的一刻。

    “自恋狂!”苏凡道。

    曾泉笑着,看着她。

    “这件事,不要告诉霍漱清,好吗?也不要告诉爸。我怕他们担心我。”苏凡道。

    “这个,我不能答应你。”曾泉道。

    苏凡盯着他,他说:“这件事,任何一个计划安排,爸和霍漱清都要知道,要不然会影响全局。所以——”

    “我明白了。”苏凡点头道。

    “抱歉,迦因。”曾泉道。

    “没事,你说的对。他们应该知道的。”苏凡道。

    “有件事,我想,也应该告诉你。”曾泉道。

    苏凡看着他。

    “以珩那边检测结果出来了,那个孩子,bobo,是我的女儿。”曾泉道。

    苏凡,惊呆了。

    “我不知道怎么,怎么回事,可是,这是事实,基因检测是不会骗人的,而且还是以珩那边做的,不会有错。”曾泉道。

    “不对,不对,这里面,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苏凡道。

    曾泉看着她。

    “杨思龄知道一些关于你的事,关于梅花的事,她说她很小就在暗恋你,她说你肯定不记得她了,她是见过你的。”苏凡努力回忆着和杨思龄交谈的那些关于曾泉的只言片语,道。

    “这就奇怪了,我的事,这么**的事,连希悠都不知道,她怎么——”曾泉道。

    苏凡坐在沙发上,看着曾泉,道:“她的身上,还有一个梅花的纹身。她说你最喜欢的是梅花,所以她就把梅花纹在了身上,想要给你看,什么的。”后面的话说出来,苏凡想到那个梅花纹身的位置,不免觉得尴尬。

    曾泉不知道她的尴尬,对她说的这些完全不理解,道:“我都不认识她,她却这样肯定——”

    “会不会是在一个什么场合,你说了关于梅花的事,然后你自己忘记了?而杨思龄——”苏凡道。

    “怎么可能?我不会那么做的,我不会把自己的**说给一个陌生人却完全不记得。”曾泉道。

    “如果,如果你没说,那杨思龄怎么知道?”苏凡道。

    “是啊,她怎么——”曾泉也陷入了深思。

    “如果不是你说的,如果你没见过她,那么,会不会是别的什么人,很了解你的人——”苏凡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却是惊呆了。

    曾泉看着她。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他的身边,有间隙!

    如果有间隙的话,那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对杨思龄毫无印象却和杨思龄生了一个孩子,也就可以解释很多的疑点了。

    只是,间隙,会是什么人?究竟是谁要这样对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