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2章 别落井下石了
    看着罗文因对方希悠这么照顾,顾希突然觉得罗文因有些可怜。罗文因这么关心照顾方希悠,其实也是为了曾泉,可方希悠对苏凡——唉,人啊,就是这样的吧!

    饭后,顾希看曾元进好像要和苏以珩谈什么事,就主动说“时间不早了,我带孩子先回去睡觉了”。

    “你们先回去,我晚点。”苏以珩对妻子道。

    “嗯,你和小姑夫多喝两杯。”顾希对苏以珩道。

    可是,顾希刚说完,她儿子就说道:“爸爸,你不能喝醉了,要不然妈妈不会让你进家门的。”

    孩子的话出口,大人们都待住了。

    顾希尴尬地笑了,苏以珩忙说:“妈妈不会那样的。不过爸爸肯定不会喝醉。”

    “上次妈妈就说过啊,说你要是敢喝醉酒,就不让你进家门——”儿子倒是很童言无忌,只是一说出来,就立马暴露了苏以珩在家里的地位。

    曾元进和罗文因都笑了。

    “是吗?妈妈这么凶啊?”曾泉蹲在小外甥面前,开玩笑地问道。

    “才没有呢!”顾希抢先答道。

    “你还不凶?你要是不凶,孩子能这么说?”曾泉对顾希道。

    “我才没有,我——”顾希挽着苏以珩的胳膊,露出一脸温柔的表情,对曾泉道。

    “装,你也就在人前这么装,回家就原形毕露了。”曾泉笑道。

    “哥——你还是不是我哥?一点都不向着我!”顾希道。

    “我哪有不向着你?只是对我大外甥一不小心泄露的机密感到震惊而已。”曾泉说着,抱起苏以珩的儿子,笑了。

    “好了,我这个地位,你早就知道了,别这么落井下石了,好不好啊?”苏以珩从曾泉怀里抱过儿子,对曾泉道。

    曾泉笑着。

    “小姑夫,文姨,我们先走了。”顾希道。

    “嗯,你带着孩子一路小心。”曾元进道。

    “希悠姐,晚安。”顾希说完,就和苏以珩一起往外走。

    “我去送一下。”苏凡说着,和念卿一起出去了。

    曾泉和苏凡带着念卿出去送顾希和苏以珩一家了,方希悠和曾元进、罗文因离开了餐厅。

    “希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看着你脸色不好。”罗文因关切地问。

    “没事,文姨,可能是太累了吧!”方希悠道。

    曾元进猜得出方希悠脸色不好的原因,可是,当着罗文因的面,他又不能说,便对方希悠道:“回来了就好好休息几天,别急着去上班了。”

    “嗯,我知道了,爸。”方希悠道。

    她和曾泉约好一起回娘家去的,可是曾泉今晚要和公公商量事情,肯定会到很晚,便说:“爸,文姨,我就不等阿泉了,先回家去看我爸妈了。”

    “要不让阿泉陪你先过去?”罗文因不知道丈夫和继子要谈什么,可是,在她看来,曾泉陪方希悠回娘家也是非常重要的事。

    “不了,文姨,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就两步路。”方希悠说完,就和曾元进夫妇说了“晚安”,回房间去换衣服了。

    看着方希悠的背影,罗文因不由得对丈夫说了句“我感觉她和泉儿还有事儿”。

    曾元进看了妻子一眼。

    女人的直觉,还真是灵。

    “别太担心了,他们俩,一直不都那样吗?”曾元进安慰妻子道。

    罗文因叹了口气,道:“什么时候啊他们两个能像迦因和漱清一样幸福就好了。”

    像迦因和漱清吗?曾元进心想。

    像迦因和漱清那样的夫妻,这个圈子里也是不多见的啊!

    苏凡和曾泉一起陪着苏以珩送顾希上了车,看着车子离开,三个人才折身往里面走。

    刚走了没几步,还没有走到后院呢,就看见方希悠走来了。

    “嫂子?”苏凡忙迎了上去。

    方希悠对她笑了下,就对苏以珩道:“以珩,你们去聊吧,我先回我爸妈那边了。”

    苏以珩“哦”了一声,看向曾泉,曾泉的余光也注意到苏以珩的提示了,便对方希悠说:“我先陪你过去。”

    “不用了,你去忙吧!”方希悠道。

    “去吧去吧,不急在这么一会儿。”苏以珩忙对曾泉说道,“反正顾希和孩子回家了,我今晚也就自由了,等你几点都没事儿。”

    苏凡看着兄嫂,没说话。

    曾泉便对方希悠道:“走吧,我也去看看爸妈。”

    方希悠也没有再推辞,就和曾泉一起往门口走。

    “哦,哥,等一下。”苏凡忙叫了声。

    曾泉和方希悠停住脚步,苏凡就赶紧跑进了客厅,拿了曾泉的风衣出来。

    “晚上风大,别着凉了。”苏凡把衣服递给他。

    “嗯,谢谢你。”曾泉说完,就穿上了外衣。

    方希悠看了苏凡一眼,一言不发。

    苏以珩看见了方希悠的眼神,她不高兴。

    唉,真是,唉,不知道怎么说啊!

    “走吧!”曾泉对方希悠道,说着,就朝着门口走了,方希悠跟上了他。

    苏凡也感觉到了空气中的那一丝抵触,她想了想,对苏以珩道:“以珩哥,我,是不是做错了?”

    苏以珩淡淡笑了下,道:“做妹妹的关心自己的哥哥,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苏凡,顿住了。

    “有些事,你自己不要去刻意在意,就没什么了。而且,额,你也别怪希悠,她,她是太爱阿泉了,所以,所以有些事就——”苏以珩对苏凡道。

    苏凡也笑了下,道:“我明白。只是我自己有时候做事缺乏深思熟虑,做错了事也不知道。”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苏以珩道。

    苏凡点点头。

    苏凡点点头。

    于是,苏以珩便朝着里院继续走,苏凡和他并排走着。

    “以珩哥,这次的事,我哥和我嫂子,他们,能挺的过去吗?”苏凡担忧地问。

    “是啊,能不能挺过去啊?我也,我也不知道。”苏以珩叹道。

    苏以珩停下脚步,苏凡看着他。

    “这些年,我一直,我用了很多的精力在他们两个中间奔波,我以为总有一天,我就可以不用再做这样的事,他们两个就会,会不需要我再这样,他们自己就可以解决他们的问题,而不是像这些年一样总是回避。”苏以珩道。

    “他们两个,都是非常好的人。”苏凡道。

    “是啊,他们两个都好,什么都好,如果只是这么看的话,这个世上像他们两个这样天生就是夫妻的人,并不多。可是,这样看起来那么好的一对儿——”苏以珩叹了口气。

    “以珩哥,你,后悔吗?”苏凡问。

    “什么后悔?”苏以珩看着她。

    “对不起,我知道我这么问,是不该,只是——”苏凡道。

    “你说吧,我们都这么熟了,客气干什么?”苏以珩道。

    苏凡望着他,道:“我哥和我嫂子这个样子,你后悔当初退出吗?”

    苏以珩,沉默不语。

    “我哥对我嫂子,的确,关心不够。虽然他们两个走到现在这一步,两个人都有问题可是,我哥是个男人,他——”苏凡道。

    苏凡顿了下,接着道:“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更加关心我嫂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对不起,以珩哥。”

    苏以珩摇摇头,道:“我一直以为希悠爱的是阿泉,也只有阿泉才能给她想要的幸福,所以,我一直没有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只是,这么多年下来,到了今天,我也,”顿了下,苏以珩道,“我没后悔自己的选择,只是有点后悔。”

    “后悔什么?”苏凡问。

    “后悔当初支持他们。”苏以珩苦笑了下,道。

    苏凡看着他。

    “这是我的,心里话。”苏以珩道,“我一直以为我做了希悠想要的事,可是,现在看起来,我可能,我可能害了她。”

    “你想要放弃了吗,以珩哥?”苏凡问。

    “我,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苏以珩道。

    “如果连你都放弃了,他们该怎么办?”苏凡道。

    苏以珩看着她。

    “他们两个是有问题,可是,我哥他现在已经开始努力了,你没看见吗?他也在努力修复他们的关系,只是,他们之间的裂痕那么大,不可能很快就和好,再加上这次的事,实在是——”苏凡道,“以珩哥,他们两个是你最好的朋友,也只有你才能在他们中间调和。可是,如果连你都放弃他们了,那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和好了!以珩哥!”

    苏以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觉得,他们还有希望吗?”

    “我想,还是有希望的。”苏凡道,“我嫂子的心里,并非完全没有我哥,只是她的性格不是那种很主动的人,所以——”

    “迦因,你应该知道希悠心里是对你有意见的吧?”苏以珩道。

    苏凡点头。

    “这件事,其实,你也是无辜的。”苏以珩道,“希悠不该责怪你,何况都过去了这么多年。”

    苏凡不语。

    苏凡不语。

    “你,难道不怪怨希悠吗?”苏以珩问道。

    “她,她也是,额,可以理解的。”苏凡笑了下,道。

    苏以珩看着她。

    “我也是女人,我,理解她。而且,以前她对我很好,她是个好人。”苏凡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