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3章 我该怎么去相信?
    “刚才阿泉和我说的,你的那件事,你决定了?”苏以珩问苏凡道。

    苏凡看了他一眼,和苏以珩并排走着,道:“嗯,我决定了。我哥他现在遇到这么大的麻烦,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何况,杨思龄,还是我引到家里来的。我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其实,这件事,你也没必要太责怪自己。他们只是利用了你的善良,利用了,念卿。”苏以珩道,“这是他们设计依旧的计划,总会想办法实施的。”

    苏凡停下脚步,望着苏以珩,道:“以珩哥,这次,我哥应该没问题的吧?一定没问题的吧?”

    苏以珩看着她,笑了下,安慰道:“有我们这么多人在,能有什么问题?放心吧!”

    苏凡也知道苏以珩是在安慰自己,叹了口气,道:“一定要没事才好。”

    “一定的。”苏以珩道。

    苏凡点点头,便和苏以珩一起走向了父亲的书房。

    与此同时,方希悠和曾泉两个人在警卫的保护下,来到了方家。

    正好,方慕白刚从部里回来,正在餐厅里吃晚饭,而方希悠的母亲,回去娘家了,家里便只有父亲一个人在。

    “阿泉和希悠来了啊!”方慕白看见女儿女婿走进来,道。

    “爸——”方希悠和曾泉问候道。

    “坐吧坐吧!你们是不是吃过饭了?”方慕白问道。

    “嗯,刚吃完饭过来。”曾泉道。

    “哦,那你陪我喝两杯吧!”方慕白对曾泉道,“脑子里有点累,喝点酒容易睡着,要不然我今晚又得失眠了。”

    说着,方慕白就让管家取来一瓶红酒,给自己和曾泉倒上了。

    方希悠看着父亲的样子,看着父亲即便是在这寒冷的深夜回家,也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坐在这里吃饭,身边只有他的秘书和勤务人员——

    难道说,将来她也得是这样的日子吗?

    方慕白没有告诉女儿女婿,自己昨晚根本就没有睡觉,今天忙碌到现在,身体疲惫,大脑却是活跃的不行。

    也许,是年纪大了吧!

    “来,泉儿!”方慕白举起酒杯,对曾泉道。

    “嗯,爸,来。”曾泉恭敬地和方慕白碰了下杯子,然后两人就喝了。

    方慕白喝了酒,却是叹了口气。

    方希悠,始终不语,心里却是,难受极了。

    即便父亲什么都不说,她也知道父亲是在为她忧心,这让方希悠的内心,更加,难过。

    “爸,对不起。”曾泉道。

    方希悠没有看他,却是方慕白看着曾泉笑了下,道:“说这些干什么?都是一家人。你们都是孩子,难免犯点错,没什么奇怪的。来,喝酒吧!”

    方希悠知道父亲心疼曾泉,从小到大,父亲都是相当疼爱曾泉的。三位长辈,首长、公公还有父亲,都是把曾泉当做亲儿子在疼的。或许是因为有太多人疼他了,只有公公逼不得已才对他严厉。要不然,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父亲还是这么,这么偏向着曾泉!

    “和那个女的聊了吗?”方慕白问女儿女婿。

    “我去见了。”方希悠道。

    方慕白看着女儿,道:“她什么都没和你说?”

    方希悠对父亲的猜测没有感到意外,毕竟是父亲,他怎么会不知道?

    “说的都是谎言而已,狡辩之词。”方希悠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椅子上,道。

    曾泉看了方希悠一眼,对方慕白道:“迦因说让我们同意她去杨家接触。也许会得到有用的信息。”

    方希悠没有看曾泉,只是在嘴角漾出一丝苦笑,一言不发。

    “迦因的话,也许会有效果。”方慕白想了想,道,“毕竟迦因的威胁性没有那么大,反倒是容易让对方放松警惕。”

    方希悠没说话,喝了口水。

    或许,苏凡也就这样的角色了。

    “只是,你们要保证好她的安全,不能出事。”方慕白对曾泉道。

    曾泉点头,道:“我还没有跟我爸和漱清商量。”

    “这件事要漱清同意,毕竟是很危险的一个决定。”方慕白道。

    “嗯,我知道。”曾泉道。

    “那你回去吧,你爸是不是还在等着和你商量?”方慕白道。

    “那,”曾泉看了方希悠一眼,见方希悠不理会他,便说,“那我先回去了,爸,您吃完饭了早点休息。”

    方慕白点点头,道:“希悠等会儿就回来了,你先走吧!”

    方希悠看着父亲,她原本是不打算回曾家的,怎么父亲——

    “好的,爸。”曾泉站起身,对岳父说了晚安,又对方希悠道,“你回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方希悠没说话,曾泉也似乎没有计划等待她的回答,就离开了餐厅。

    等方慕白的秘书去送曾泉,餐厅里只剩下父女两个的时候,方慕白对女儿道:“你打算怎么办?”

    方希悠望着父亲。

    “这件事过去之后,你打算怎么办?继续这样怨恨着他,还是离婚?”父亲问。

    方希悠,沉默了。

    “这件事,作为你的立场来说,很难过很难堪,这些,我都理解,泉儿也是理解的。只是,身在泉儿的位置,你觉得这件事的发生会很意外吗?那些人连杀手都能下得了,这点招数还使不来吗?”父亲道。

    方希悠,不语。

    “还是说,你觉得对他下杀手,和这种事相比,跟容易让你接受?”父亲接着说。

    “我,我不想他死!”方希悠盯着父亲,道。

    “那这件事呢?你是觉得只有你是受害者,是吗?”父亲道。

    父亲的话语,很严厉,方希悠听得出来。

    而方希悠很清楚,父亲极少这样对她说话,因为,父亲非常非常疼她,父亲是极少对她如此严厉的。

    正是因为父亲疼她,而现在又——方希悠的眼泪,忍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

    “爸,难道您要让我忍着吗?我和他结婚这么多年,我连个孩子都没有,可他呢,在和我结婚的时候就跟那个女人在外面,”泪水,从方希悠的眼里涌了出来,她顿了下,望着父亲,“他让别的女人生下了他的孩子。难道,难道,您觉得我不该恨他吗?”

    “你忘了你们结婚的时候是什么情形了,是吗?”父亲道。

    方希悠的泪水,滞住了。

    “你忘了那些日子他是个什么状态,你忘了吗?你忘了你们新婚夜是什么样的吗,是不是?”父亲道。

    泪水,从她的眼里再度涌了下来,方希悠别过脸。

    “他被逼着和你结婚,逼着选择了他最不想要的婚姻,在他那个最无助的时候,你觉得发生一点意外,很让你伤心吗?如果,如果他真的是在那个时候被那些人抓到了辫子,那么,这件事,和你脱不了干系,希悠!”父亲道。

    方希悠,盯着父亲。

    “您的意思,您是说,是我把他推到那个女人身边的吗?是我造成了今天这一切吗?”方希悠道。

    “这是他们设的局,从你们结婚之前就开始布置了,而你们的结婚,恰恰给了他们机会,让他们找到了空档,在泉儿最脆弱的时候、在他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对他下了手。所以,难道他不也是受害者?”父亲道。

    秘书进来了,一看这父女两个的样子,呆住了,退了出去。

    “爸——”方希悠叫了声,哭泣着。

    “希悠,我以为你早就做好了准备迎接你们两个要面临的一切困难和危险,可是,现在看来,只是一点小小的计策就会让你对他心生嫌隙,希悠,是不是爸爸错了,我们所有人都看错你了?”父亲道。

    此刻的父亲,在方希悠看来,完全不是往日那个慈祥的父亲,更是,更是一个严苛的,长辈。

    方希悠的嘴巴抽动着,望着父亲。

    “你一直都觉得你比迦因强,你比迦因优秀,可是,现在看起来,反倒是迦因要比你更适合那个位置!”父亲道。

    “爸,您——”方希悠道。

    “迦因,她在面对这种问题的时候,她哪一次怀疑过漱清?她哪一次让漱清在面对完外界的压力回到家之后,还给他压力?”父亲道。

    方希悠,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或许,迦因在很多方面不如你,可是,在对丈夫的信任和支持这一点上,她比太多的妻子都要做的好。或许,是因为迦因更单纯,是因为她更傻一点。即便她帮不到漱清,她也会站在漱清的身边安慰他,给他信心。你呢?希悠,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父亲道。

    “是,我是没有她做的好,这一点,我承认,可是,爸,漱清给了迦因多少的关心和爱,我呢?阿泉给了我什么?你让我怎么去相信他?我怎么去相信?”方希悠道。

    方慕白看着女儿。

    “爸,我已经支持他太久了,我,我没有,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力量继续这样孤军奋战下去了,爸!”方希悠捂着脸哭了起来。

    方慕白的心,也抽痛了。

    女儿的境况,他再清楚不过了。可是——

    “所以呢?你打算就这样继续和泉儿针对下去、怀疑下去,是吗?”父亲道。

    方希悠抽泣着,一言不发。

    良久之后,方希悠的肩上,多了一只手,她抬头,是父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