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6章 手段果真老道
    苏凡没有办法,只好把事情告诉了母亲,罗文因一听,真是气急了。

    “这家人,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模样!”罗文因气的不行。

    苏凡一言不发。

    “什么屎盆子都往别人身上扣,真是——”罗文因气的在地上打转。

    “妈,妈,您别急,我爸他们已经在想办法——”苏凡忙拉着母亲,安慰道。

    “那个杨思龄,现在在以珩那里,是不是?”罗文因也不听苏凡的话,道。

    “嗯,在以珩哥那边看着呢,要是她们被别人带走了,就麻烦了,所以——”苏凡道。

    “好,在以珩那边就好。这姓杨的——”罗文因真是恨不得杀到杨家去,直接开撕,内心的那股子火,已经彻底燃烧了。

    苏凡赶紧给母亲倒了杯水,拉着母亲坐下喝水,消消气。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傻?”罗文因对苏凡道。

    “妈,我怎么——”苏凡没明白母亲的意思,问道。

    “还你怎么?那母女两个,不是你领到咱们家里来的吗?”罗文因道。

    苏凡一时无语。

    “得得得,我也不怪你,这事儿,也怪不得你。”罗文因道,“我也有错,我太大意了,没有往这方面想,没想到他们那家人是带着目的接近咱们的。”

    “妈,这件事,我有责任。我也不想推脱,所以,我跟我哥说了去帮忙。”苏凡道。

    “帮忙?你帮什么忙?”罗文因道。

    “这个您先别问了,等我爸他们决定了再说。现在,妈,有个问题。”苏凡道。

    “什么问题?”罗文因问。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主使这件事的人,对我哥我嫂子,还有咱们家的情况应该是很了解。”苏凡道。

    “因为希悠没孩子?”罗文因问。

    苏凡点头。

    罗文因陷入了深思,点头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希悠这么多年没怀孕,这肯定是有问题的。泉儿婚前虽然玩的厉害,可是没玩出过人命,婚后更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儿。可现在突然就冒出这么大一孩子,而且还是泉儿唯一的骨血——”

    苏凡望着母亲,道:“所以我们两个怀疑可能咱们家里有间隙,您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

    罗文因看了苏凡一眼,道:“咱们家现在这些人,除了警卫会按期调换之外,其他人,也基本都是在家里时间长了的,都是多年的老人了,要么就是从你奶奶那边借过来的人。这些人里面,要说有谁是间隙,透露家里的事给外面的,我一时半会儿还想不起来。”说着,罗文因看着苏凡,“既然你们都怀疑了,那我就从家里查。”

    “嗯,妈。”苏凡道。

    “还有什么?”罗文因问苏凡。

    “目前我们掌握到的信息不多,我爸和我哥下午出去见了杨部长,可是没谈出什么结果。我嫂子见了杨思龄,也没什么有用的信息。”苏凡道。

    “那你就去见杨思龄。”罗文因对苏凡道,“你去见她,她一直都在利用你,这次你去了,她肯定还是会利用你的。”

    苏凡点头,道:“是,我知道。”

    “到时候,你就这么做——”罗文因低声在苏凡的耳边说着,苏凡频频点头。

    “明白了吗?”罗文因叮嘱完,问女儿道。

    “嗯,我知道了,妈。”苏凡道。

    罗文因想了想,道:“也许,有人和你一起演这出戏,效果会更好。”

    苏凡看着母亲。

    “走,咱们去和你爸聊聊。”罗文因说着,就站起身了。

    “我去叫小陈过来看着孩子们。”苏凡忙说。

    是啊,两个孩子还在床上睡着呢!

    “让小陈把嘉漱抱过去吧,你一个人怎么办呢?”罗文因道。

    “没事,让她先看着两个孩子别从床上掉下来,我也很少和他们两个睡。”苏凡微笑道。

    “好吧,那你打电话给她,让她过来。”罗文因道。

    于是,很快的,嘉漱的保姆小陈就过来了,苏凡嘱托了她几句,就和母亲一起离开了。

    一路上,罗文因沉默不语,一直在想问题,苏凡猜着母亲可能在想曾泉这件事。母亲,对曾泉的关心,这是她的习惯性动作了。

    到了曾元进书房,罗文因和苏凡推门进去。

    书房里,曾元进和秘书,还有曾泉和苏以珩,四个人都在。

    “你们怎么来了?孩子们呢?”曾元进问妻子。

    “已经睡下了,保姆在看着。”罗文因道。

    说完,罗文因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曾泉,道:“泉儿,你别担心,不管多大的坎儿,我们都会陪你一起过去的。”

    苏以珩看着身边的曾泉,就听曾泉说:“谢谢您,文姨。”

    罗文因微微摇头,对丈夫道:“刚刚迦因和我说了,你们怎么看她的那个主意?我倒是有个更好的。”

    “什么更好的?”曾元进问妻子道。

    罗文因看了曾泉一眼,道:“是这样的,迦因那个主意虽然不错,但是,她一个人去,难免会不真实,他们不会相信。我和她一起去,我们这样——”

    于是,罗文因便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苏以珩暗自心想,文姨啊文姨,果真还是不简单。内外夹击,还不得把杨家玩于鼓掌吗?

    苏凡也是愣住了,她以为自己的计划很周全,成功率很高,没想到母亲才是技高一筹,光是听母亲这么一说,都已经感觉到杨家要来求饶了。

    曾泉的心情也是不平静的,他没想到在这个关头,罗文因会想出这么好的主意,比他们这一堆人想的都要高明。和父亲在一起这么多年,罗文因也是深谙权谋之术啊!而且,活学活用。让他都要佩服的不行了!怪不得父亲对她那么疼爱,罗文因也并非是徒有其表的女人啊!

    曾元进的秘书也是同样在心底啧啧称赞,曾夫人的手段,果真是老道。嫁给部长这么多年,曾夫人也不是完全沉心家事,对于自身水平的提高也是不遗余力啊,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给部长贡献这么好的计策!真是佩服,佩服!

    其他人都是如此感觉了,曾元进的心里,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

    罗文因演戏的水平,那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红脸白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真是手到擒来。这场戏,交给罗文因去唱,没有问题。

    “好,就按照你说的办!”曾元进连修改补充都没有了,对妻子道。

    罗文因微微一笑。

    “迦因,你明白了吗?”曾元进问苏凡道。

    “我明白了,爸!”苏凡道。

    “好,那明天一大早,你们就行动。”曾元进对妻女道,又对苏以珩说,“以珩,你文姨和迦因的安全,就全都拜托给你了。”

    “进叔您放心!包在我身上!”苏以珩道。

    “要不今晚就行动?我就怕夜长梦多。”罗文因对丈夫道。

    “现在吗?”曾元进问。

    罗文因点头,道:“事不宜迟,要是我们不快点把杨家给控制住,难保他们会找叶首长那边。”

    “夫人说的有道理。”曾元进的秘书道。

    “我和迦因先去杨家!”罗文因道。

    曾元进想了想,道:“好,你们去吧!”

    “文姨等一下,我打电话派两个人跟着你们过去——”苏以珩忙说。

    “这边儿没事儿,就在咱家隔壁,他们能把我们怎么着?”罗文因微笑道,“你们只要守着各处出口就可以了。”

    “好的,文姨,我马上布置。”苏以珩起身,走到一旁开始打电话安排了。

    “我去换一下衣服,就和迦因出去了。”罗文因对曾元进和曾泉道。

    “文姨,注意安全!”曾泉道。

    “放心吧!”罗文因说着,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挤出一丝笑,道,“这种事,还真得好好酝酿酝酿情绪。”

    苏凡对母亲的智慧,也是敬佩的不行。霍漱清说的对,她还真得好好学习母亲才行。

    曾泉看着苏凡,道:“注意安全!”

    “嗯,你别担心。”苏凡对他笑了下,道,“哦,对了,我嫂子呢?你,不去她家那边陪她吗?”

    “不了,她在那边——”曾泉道。

    “别,你还是去吧!你觉得心情不好,可是她的心情更不好。这个时候,你们两个人要一起走过去,不能再彼此伤害了。”苏凡道。

    “是啊,泉儿,你别担心,我们按照计划行事就好,你去那边陪陪希悠。这种事,你们男人觉得是憋屈,可是对于女人来说,是挖心的痛。”罗文因对曾泉道,“好好陪着她,希悠那孩子,你别看她好像什么都拿得住,可是,她毕竟还年轻,遇上婚姻的事,就乱了。搞不好会被那个杨思龄利用,出什么事儿就不好了。”

    见父亲也看着自己,曾泉便说:“好吧,那我先过去了。要是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我马上过来!”

    说着,曾泉看着苏凡。

    “你别担心,就这么几步路,我能跑到嫂子家去跟你说的。”苏凡对他笑着说。

    此时的曾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夜色深深,阴谋,依旧在黑暗中酝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