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7章 他怼的对
    与此同时,在方家,方希悠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不知道自己是该留在这里,还是回去曾家。

    到底,她该怎么做?

    支持曾泉,帮助他度过这个难关,可是,之后呢?他们之间的问题就能解决了吗?他就会爱她吗?

    怎么可能呢?

    他怎么会因为这样就爱上她?她以前帮他的还少吗?也没见他因为那些事爱她。这次,唉,还是不要奢望太多了。

    方希悠坐在沙发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深夜的家里,父亲又接到电话出去了,只留下她,还有就是家里的勤务人员们。

    方希悠连外套都没脱,就静静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

    黑暗,安静,孤独,不停地吞噬着她的身体。

    她再也做不下去了,起身拿起包包,走出了房间。

    走到前院,她让警卫给她准备一辆车。

    车子很快就过来了。

    “我自己开。”她说。

    “方小姐——”警卫道。

    方希悠没说话,直接走到驾驶位,驾驶员就下来了,方希悠坐了上去。

    警卫班长赶紧带人开过来两辆车,准备跟随她。在发生过覃逸飞那件事之后,安保方面全体都紧张起来了。

    方希悠不想让那么多人跟着自己,便从驾驶座上下来,坐到后面,道:“你们开车吧!”

    “去哪里?”警卫班长这才放松了下来。

    方希悠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便说:“随便哪里都好,到处转吧!”

    她还能去哪里呢?

    该去哪里呢?

    于是,曾泉来的时候,方希悠已经出门了。

    “她去哪儿了?”曾泉问门口的警卫。

    “没说。”警卫道。

    这大晚上的——

    曾泉看向胡同的出口,寒风撕扯着他的衣衫。

    他掏出手机,给她拨了出去,却是无人接听。

    见此情形,警卫便主动说:“刘班长陪方小姐一起出去的,我打电话给班长。”

    “好的,谢谢你了。”曾泉道。

    于是,很快的刘班长的电话就通了,曾泉赶紧从警卫的手中拿过电话。

    “刘班长,你好,我是曾泉。”曾泉道。

    “曾市长,您好!”刘班长忙说,他看了眼后排坐着的方希悠,便说,“方小姐在车上,我把电话给她吗?”

    “不用了,你们在哪儿呢?”曾泉问。

    “额,这会儿到——”刘班长看了眼车窗外,说了个位置。

    “麻烦你们把车开到我和希悠的家。”曾泉道,“我在那边等她。”

    “好的,曾市长。”刘班长说完,曾泉那边就挂了电话。

    “给我来辆车。”曾泉对警卫道。

    于是,警卫员便开来一辆车,曾泉上了车。

    车子直接开向了他和方希悠的家。

    方希悠也听见了刘班长和曾泉的对话,却没在意,只是看着窗外。

    夜色,被霓虹渲染的不像是夜晚。

    他要见她吗?他要和她说什么呢?

    等曾泉到自己的家,就看见了院子里停着的方家的车子。

    他快步走向小楼,在外面就看见了一楼客厅里亮着的灯。

    “你有什么事吗?”方希悠看见他进来,问道。

    “这么晚了,你出来干什么吗?”他走向她,道。

    “家里没人,出门逛逛。你呢?你来干嘛?”方希悠问。

    “迦因和文姨去杨家了。”曾泉坐在方希悠侧面的沙发上,道。

    方希悠看着他,道:“文姨?”

    “嗯,现在就等结果怎么样了。”曾泉道。

    方希悠沉默了。

    怎么罗文因也——

    “既然你家里人都来帮你了,那你还愁什么?”方希悠说道。

    曾泉看着她。

    方希悠见他看着自己,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不该说这种赌气的话。

    于是,方希悠不说话了,静静坐着。

    “今晚,你打算住哪里?我们住这边,还是回家?”曾泉问。

    “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着。”方希悠道。

    “想一个人待,还跑出门?”曾泉道。

    方希悠看着他。

    被他怼了。

    可是,他怼的也对,她要是真的想一个人待着,就在家里待着去了,父母都不在,丈夫也不在,有什么不能待的?

    事实上是,这样的夜晚,她根本一个人待不住。

    曾泉见她沉默不语,便起身坐在她身边,道:“如果你想在这边住,我陪你。”

    “不用——”她说。

    “放心,我会去我的房间睡的。”他说道。

    方希悠的心,猛地一沉。

    她,其实并不是不想要他陪着,她也想,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靠在他的怀里撒娇,埋怨他,可是,她,做不到,哪怕他在身边。

    是啊,他是会去他的房间的。他们两个人即便是在一个家里,也未必会在一张床上睡。

    这是他们的夫妻状况。

    曾泉坐了一会儿,一言不发,就站起身了。

    “你干什么去?”她问。

    “我上楼看会儿书,还有些材料要看。”说完,曾泉就上楼了。

    方希悠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背影。

    她的手,死死地抓着沙发,闭上双眼。

    曾泉一步步走上楼梯,他的脚步重极了,感觉每一步都很累。

    她就在楼下。

    他回头看向她,见她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希悠那孩子,你别看她好像什么都拿得住,可是,她毕竟还年轻,遇上婚姻的事,就乱了。”

    罗文因的话,在曾泉的耳畔边传来。

    他停下脚步,回头。

    方希悠坐在沙发上,她的心,一下下在滴血,她感觉得到。可是,滴血又怎样呢?这都是她自己选的,不是吗?所有人都在告诉她,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自己种的苦果,就得自己吃下去。

    “走吧!”他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

    方希悠一愣,抬头看向他。

    曾泉伸出手,看着她,道:“走吧,我们上楼去。我听说有个电影挺好看的,我们好像很久没有看电影了。”

    电影?

    方希悠愣住了,盯着他。

    “什么电影?”她问。

    “额,星爷的《美人鱼》,看不看?”他问。

    “周星驰?”方希悠重复道。

    “嗯,听说票房很高。”他说。

    话说出来,他才反应过来,她从来都不是根据票房看电影的,而且,她对商业电影,没什么兴趣,而这个电影,是一部典型的商业电影。

    “要不,你选吧,想看什么,我们一起看。”他只好说。

    “没关系,你想看什么,我陪你看。”方希悠道。

    她这么说,也不知道是敷衍还是什么,不过,好歹也是两个人一起做点事了。

    两个人各自换完衣服,就分别去了放映室。

    曾泉先到的,他在电脑上找片子,方希悠就去酒窖里拿酒了。

    “要不要再吃点什么?我看你晚上都没怎么吃东西。”曾泉见她拿了酒过来,道。

    “不了,没胃口。”方希悠说着,就坐在沙发上。

    “我没找到《美人鱼》,看个别的吧!额,《革命之路》,怎么样?”曾泉问道。

    “哦,可以啊!那部片子挺不错的。”方希悠道。

    没一会儿,幕布上就开始播放影片了,曾泉走过来,坐在她身边。

    曾泉家里的这个放映室,完全就是一个缩小版的imax影院,音效好的不得了,与电影院相差无几。只有八个座位,一般只有苏以珩夫妇还有其他的朋友,比如顾长清夫妇等人来的时候一起坐着看个片儿,聊个天儿,这样。

    今晚这部片子,是著名的那部爱情电影《泰坦尼克号》的两位主演多年以后再度合作的片子,对于很多影迷来说,怀旧胜于关注电影内容本身。可是,即便如此,这部电影还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

    “你还记得当初看他们演泰坦尼克的情形吗?”曾泉道。

    “嗯,没想到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就快二十年了。”方希悠叹道。

    “是啊,那个时候,很多人都觉得他们两个应该是一对儿呢!结果——”曾泉道。

    “看起来的,和真正的,并不一样,是不是?”方希悠道。

    是啊,看起来很般配的两个人,俊男美女,也未必可以成为眷侣。犹如他们两个一样,成为了夫妻,却是一对互相怨恨的夫妻。人生啊,真的是有太多事情无法预料,也无法从表象来判断真实。

    曾泉看着她,一言不发。

    方希悠的视线,依旧在电影上。

    父亲问她,这件事结束后,她该怎么处理她和曾泉的婚姻。这个问题,她根本没有答案,不是吗?她什么都不知道啊!她该怎么办?完全,不知道。

    此时,他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包括,不知道该和他聊什么。

    父亲说,曾泉需要的是什么,她也明白,可是,她——

    “我爸说,首长打算调整你和漱清的位置了。”想来想去,她还是只有这种事和他聊。

    真是悲剧,两个人连电影都聊不到一起,看电影的时候还要聊工作。

    苏凡和霍漱清在一起,话题肯定更多,不会说无聊到必须说工作。而他们两个,从记事起就在一起了,可是居然不知道聊什么。

    “什么意思?”曾泉没明白,问。

    “首长打算让漱清先上。”方希悠看着他,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