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8章 你终于想明白了
    曾泉看着妻子,过了不到一分钟反应过来,才说:“你的意思是,哦,我明白了,明白了。”

    “你不问一下为什么要这样决定吗?”方希悠问道。

    “这还有必要问为什么吗?”曾泉端起酒杯,喝了口,道,“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漱清本来就应该在我前面。现在首长这么决定,不是很好吗?”

    方希悠看着他,她或许可以说,你怎么这么没志气?你怎么这么快就认输了?这样类似的话。可是,现在,她不该这么说。

    “首长的意思,可能是让漱清帮你顶着点,毕竟,你也知道,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你的安全,确实是问题。”方希悠道。

    曾泉点头,道:“是啊,漱清他更有能力应对这一切。”

    耳边,只有电影里的音乐声和说话声,方希悠却是一直注视着身边的丈夫。

    猛地,曾泉的手上多了一只手,他愣住了,看向她。

    “你别瞎想,我也想明白了,有漱清在前面顶着,对我们来说,未必不是好事。”方希悠注视着他,道,“漱清比你执政经验丰富,你就趁着这段时间,好好锻炼自己。等漱清上去了,你不是也有底气了吗?”

    曾泉,呆呆地看着她。

    方希悠微微笑了下,道:“一直以来,是我想错了,主要是漱清太优秀太强大,即便他是我们的盟友,也还是不得不对他有所提防。但是,经过这些日子,我也,明白了,与其有漱清那么强大的一个对手,不如和他好好做盟友。有他在前面替我们顶着,我们,可能不会这么艰难。你说是不是?”

    “你,真的,这么想?”曾泉问道。

    方希悠点头,道:“漱清的人品,我们都是信得过的。可是,他的威望太高,大家都太信任他,都自觉地把他当做是核心人物,这样,我,我感觉我们被排挤了。我不想这样,所以,才会,是我错了,阿泉。”

    曾泉伸手,揽住她的肩,嘴唇轻轻在她的额头亲了下,道:“你终于想明白了。”

    方希悠的心,一下下抑制不住地跃动着。

    是紧张,还是兴奋,抑或是,担忧?

    “你和杨思龄,怎么回事?可以告诉我吗?”她抬头,望着他,问道。

    “我对这个人完全没有印象,真的,希悠。我没有骗你,我根本——”曾泉道。

    “她今天跟我说,你的腰上,有个印记——”方希悠打断了他的话,道。

    “印记?”曾泉愣住了,松开她。

    “她说的没错,连形状和位置都说的没错。”方希悠看着他,道,“我想,她一定是看过了。”

    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方希悠的心,咯噔了一下。

    她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可是,杨思龄说的没错,杨思龄,一定是在过去某个时刻,和曾泉有过肌肤之亲。否则,杨思龄怎么会知道曾泉腰间的印记呢?

    曾泉看着方希悠,对她的话,完全是不知道怎么反应,懵住了。

    “于是,她就在同样的位置,给自己纹了一束梅花。她说,你最喜欢梅花,是吗?因为你喜欢,所以她就去纹了。我今天看见那个纹身了,还真是够艳的。”方希悠说着,给自己倒了杯酒。

    纹身的事,苏凡已经和他说了。只是,印记——

    他腰上的那个印记,是小时候从树上掉下来,直接被一根树枝给蹭破皮了。那是他六岁的时候的事,后来伤疤长好了,就留下来一个印记。有点像枫叶形状的,颜色是越来越淡了。

    只是,杨思龄怎么知道?

    他看得懂方希悠的眼神,方希悠在怀疑他和杨思龄上过床。

    “也许,你怀疑的没错。”曾泉道。

    方希悠看着他。

    “也许,我和她做过那种事。现在我自己都有点相信这个说法了。”曾泉苦笑了一下,道。

    方希悠的心,如刀割一般疼着。

    “我不怎么相信我自己,希悠。我忘记过去发生过什么了,现在,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曾泉道。

    方希悠,一言不发。

    “对不起,希悠,我不想对你解释什么,毕竟,事情到了这个样子,我和你解释,也是无济于事,甚至还有点侮辱你的智商。迦因和我说,她怀疑我身边有间隙,有人刻意把这些事透露给了杨家——”曾泉道。

    “间隙?”方希悠打断他的话,道。

    她真想说,苏凡还真是你的好妹妹,连这种借口都给你想了。真的是,太疼你了。

    “也许有这样的可能。”曾泉说着,看着方希悠,“如果真的是有这样的人,从我们结婚开始就在布局的话,其他的事,或许也就说的通了。”

    “其他的事?什么事?”方希悠问。

    “比如说,”曾泉看着她,顿了下,“为什么我们结婚这么多年,却没有孩子。”

    方希悠的脸一红。

    的确,他们结婚很多年了,虽说不是天天在一起,可是一年也有一些时日是同床的。而且,她还年轻,他也是,就算是每年同床次数不是特别多,可每次都是真真实实地做了的。结果,她连一次都没有怀过,别说是流产什么的,就是怀孕都没有。家里人让她去检查,她一直没去,她相信自己没问题,可没想到——

    的确,他说的对,如果有间隙的话,能给迦因下药,怎么就不能给她下呢?

    让她一直没办法怀孕,让她——

    方希悠的心头,生出深深的恐惧和憎恨。

    要是让她找到这个人,她一定,一定把他碎尸万段!

    “也有这种可能。”方希悠道。

    “文姨晚上说,她会在家里开始排查,找出这个人。”曾泉道。

    方希悠点头,却说:“想要在咱们家里做这种事,并不容易。不过,是应该好好查查了。”

    “今天,你很生气,是吗?”曾泉问道。

    方希悠看着他。

    “我没有见杨思龄,但是,我想象的出。”曾泉道。

    “没什么,那种伎俩,让我生气是有的,可是,我还不会被她刺激到失去理智。”方希悠道,“而且,让迦因去对付杨思龄,如果有文姨给迦因指点帮忙的话,杨思龄不是迦因的对手。”

    曾泉笑了,没说话。

    “你笑什么?”方希悠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