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9章 那个人是你
    曾泉摇头,道:“没什么。”

    “好吧,我是被刺激到了。”方希悠道。

    曾泉看着她。

    “那种女人,居然可以生下你的孩子,而我——”方希悠道。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因为她的双唇,被他堵上了。

    方希悠,呆住了,她睁大双眼盯着他。

    “等这件事过了,我们好好考虑一下孩子的事,怎么样?”他吻着她,道。

    方希悠,一言不发。

    “你,不想吗,希悠?”他问。

    “我——”她顿住了,来不及说话,口中却只有呜咽之声。

    耳畔,久久的,只有电影的声音,而她的身体,却是随着他而律动着。那一晚的放映厅,变得好特别。以至于他们完全忘记了电影里在演什么,整个世界里只有彼此。

    直到他喘息着停住,她才重新吻上他。

    曾泉注视着身下的妻子,放映厅的光线不是很明亮,只有电影里的灯光时明时暗照在她的脸上。

    “希悠——”他叫着她的名字,吻着她。

    “什么?”她问。

    “我们,就不要再闹了,好吗?”他说。

    方希悠看着他,想了想,道:“你,想说什么?”

    他停下,注视着她,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梅花吗?”

    “我怎么知道?”她说道。

    “因为,因为,我第一次爱上一个女孩子,就是看见她在梅花树下面对我回头一笑。那一刻,我看见的那个笑容,比花还要美。那是我第一次,爱上一个人。”他的手指,轻轻在她的脸上摩挲。

    方希悠的心口,剧烈地抽了一下。

    “是吗?所以,你就把你的初恋转移到了花上面,是吗?”她反问道。

    “嗯。”他说,“那个时候,我就对自己说,如果将来有一天可以和她在一起,我一定给她种很多很多的梅花——”他说。

    方希悠苦笑了下,道:“那,你要失望了吧!”

    他愣了下,从她身上起来,开始整理衣衫。

    方希悠也起身,整理着自己被折的一塌糊涂的衣服,整理好了,就给自己倒了杯酒。

    曾泉看着她。

    她不知道,他说的那个人,就是她。

    那一刻,曾泉的嘴边,他想说“其实,那个人是你”,可她的冷静,让他没办法说出口。

    方希悠也是一言不发,端着酒的手,却是在微微颤抖。

    心痛,是怎么都无法掩饰的。

    他在做完那件事之后,趴在她的身上说他爱另外一个人的事,他——

    或许,就是她自己犯贱吧!居然,居然还在回应他的索取,居然还,还不知羞耻地感觉到了快乐,居然,居然还吻他,吻他是因为想要啊!她怎么会跟那种女人一样,主动求欢?她不会的,这不是她,不会的。

    曾泉看着她,坐在她身边,道:“你,不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我知道。”她说着,看向他。

    关于他的事,她都知道。她知道他的兴趣爱好,她什么都知道。只是,不知道这件事。

    说完,她就转过头,喝掉了杯子里的酒,道:“我想回房睡觉了,你还要看吗?”

    曾泉却是不理解,她说她知道,那就是说她知道她是他的初恋,可她怎么还这样冷冰冰的?

    “不看了,没什么意思。”他说着,也站起身,拿起酒。

    “你要喝吗?”她问。

    “嗯,我们回房间再喝。”他说着,走出了放映厅。

    方希悠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滋味,好像自己的自尊已经被他彻底踩扁了。他居然问她知不知道那个人是谁,真是——

    死曾泉,你真是,真是个讨厌鬼!

    越想越气,方希悠追上了他,也不管放映厅里还在演着电影。

    “你干嘛?”曾泉被她抓住手,愣住了。

    “走——”她说着,就拉着他往楼上走,往卧室走。

    曾泉是从头懵到脚,她这是怎么了?

    到了卧室,方希悠一把把他压在床上,喘着气,看着他。

    曾泉也是呆呆地躺在床上看着她。

    怎么回事?

    她坐在他的身上,盯着他。

    好多话,她想说出来,可是,嘴巴张开好几次,她都没办法说。

    曾泉看着她,良久。

    她松开他,从他身上下来,踉跄着走进了更衣间,想去换衣服冲澡。

    曾泉起身,看着她的背影。

    他完全糊涂了,怎么回事?

    这个夜晚,方希悠去了另一间卧室睡,再也没有见他。

    而曾泉,原本打算去找她的,结果一个电话打来——

    沪城出了点事,他必须马上赶回去。

    他走到她的房门口,敲了下门,就推门进去了,看着她躺在床上,便说:“出了急事,我要回沪城了。”

    她没回答。

    “你好好休息吧!”说完,他就关门离开了。

    门关上的那一刻,方希悠闭上眼,泪水从眼里涌了出来。

    夜晚,安静极了。

    曾泉离开家,因为时间关系,根本没有回去曾家,而是直接去了机场,赶往沪城。只是给父亲打电话说了下自己的离开,并问了下罗文因和苏凡那边的情况。

    至于罗文因和苏凡这边——

    杨家这个夜晚,很是不平静。

    罗文因带着苏凡直接冲进了杨家,杨部长因为被停职了,所以在家里。一听说罗文因来了,杨部长倒是惊了一下。下午曾元进父子来了一趟,这大半夜的,罗文因来干什么?

    “你还不去啊!罗文因那个人不是好惹的。”杨夫人推着丈夫道。

    夫妻两人赶到前厅,就看见罗文因和苏凡坐在沙发上等着了。

    前厅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杨家的勤务人员也是被罗文因给震慑住了。

    “这不是杨部长、杨夫人吗?大半夜的,老邻居前来打扰了,真是不好意思。”罗文因含笑道。

    苏凡起身问候了一下,罗文因却是一直都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曾夫人您客气了,客气了。”杨夫人忙上前,陪笑着坐在罗文因身边。

    虽然同为部长夫人,可罗文因的身份,岂是杨夫人可以比的?

    可罗文因显然对杨夫人的客套不感兴趣,只是用余光瞥了一眼杨夫人。

    “赶紧给曾夫人和霍夫人换茶。”杨夫人对仆人道,“把我的那盒珍藏洞顶拿过来。”

    “这么晚过来打扰,我呢,也不说什么客套话了,我也不喜欢绕弯子。咱们都有话直说好了。”罗文因似乎真的是对这些虚礼没兴趣,目光在杨部长夫妇脸上来回,道。

    “您说您说。”杨夫人道。

    见罗文因看了眼旁边,杨夫人赶紧让仆人们都退下了,关了房门。

    “杨部长,杨夫人,事到如今,我就想问句真话,你们到底要什么?”罗文因道。

    “曾夫人,这——”杨夫人道。

    罗文因看着杨部长,却是不理他妻子。

    “说到底,咱们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你们和我们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说出去这种事,都让人笑话了。你们怎么就把这屎盆子照我们的头上扣呢?”罗文因很不高兴。

    “bobo是曾泉的女儿,你们自己也很清楚,怎么就是我们的错了?”杨部长道。

    “杨部长,您也是男人,男人那点儿事儿,还用得着说吗?你们随便出去搞几个,您就能保证每次都干干净儿的,一个种儿都没留在外面?就算是您把种儿留了,留在哪儿了,您就能保证每次都清清楚楚?”罗文因道。

    杨部长干咳一声,注意到妻子怨恨的视线。

    罗文因都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

    “何况,我家泉儿年轻,年轻人,有这么点儿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男欢女爱,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你们家闺女当年也年纪小,怀上了,你们就做掉好了嘛,留着干什么?是想让全天下都知道你们杨家的闺女被人搞大了肚子,你们脸上就有光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搞成今天这样?”罗文因道,“搬到我们家隔壁这三年,一点动静儿都没有。如今这出事儿了,就非要搞个惊天动地才成吗?”

    说着,罗文因看着杨家夫妻,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你们倒也是有本事,还真是把这天儿给捅破了。一边儿和我们家这么勾勾搭搭,一边儿又往外面儿传。这是想干什么?”

    杨部长心里一愣,怎么他和叶首长接触的事,都被罗文因知道了吗?

    “我一个女人家,平日里也不过问你们官场上这些道道儿,来来去去就是家里一摊子事儿,老人孩子老公,就这三件事儿。可是,我在这京城里这么多年,别的没见过,想腆着脸往上爬又摔死的,倒是不在少数。”罗文因道,“如果你们是要我家泉儿娶了你们家女儿,那我就把话撂这儿,这事儿,门儿都没有。”罗文因道。

    话一出,杨部长夫妻脸色难看极了。

    “结婚什么的,都是孩子的事,我们做大人的,还是不要干涉了。”杨部长很不高兴,说道。

    “是啊,我也不想干涉。可是,谁让我是后妈呢!”罗文因说着,看着杨夫人,叹了口气,道,“这世上啊,后妈难做啊!咱对人家孩子好了,人家也都未必领情。要是有一点点做的不到的,那话就别提多难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