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0章 玩得团团转
    “这婚事,是他妈妈活着的时候定下的。也不瞒你们说,之前他们两个闹过离婚,可最后怎么着?根本离不了。这不是我们做大人的拦着不让离,这缘分是他们命里就定了的,谁都割不断。”罗文因道。

    苏凡不禁对母亲的解释感到深深佩服,明明离婚的事是被大人们拦住的,到了母亲这里,全都变成了命里注定。

    “所以说呢,你们再怎么想,都没有用。除非呢,找泉儿他妈妈去说去。这主儿,我没办法做,元进也没办法,谁都没辙。”罗文因说着,看着杨部长夫妇。

    而杨部长夫妇,依旧一言不发。

    罗文因便对苏凡使了个眼色,苏凡忙对杨部长说:“杨叔叔,有件事儿,我想跟您商量一下。”

    杨部长看着苏凡,道:“什么事儿?你在这里说吧!”

    “是关于思龄和bobo的事,我们,还是私下聊吧!”苏凡说着,余光瞥向杨夫人。

    杨部长马上就明白了,便对苏凡道:“好吧,那就,请曾夫人坐着喝杯茶。”

    “客气了。”罗文因道。

    杨部长便嘱托妻子好好陪着罗文因,自己就领着苏凡出去了,来到了隔壁。

    听着罗文因叹了口气,杨夫人陪笑道:“您这叹什么气呢?横竖这事儿,也是我们家姑娘亏——”

    “妹妹啊,咱们姐俩在这儿,我就不和你说见外的话了。”罗文因拉着杨夫人的手,道,“你们家的事儿,我也大致知道一些。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咱姐俩都是给人做后妈的,你说,你就算是帮着你老公把他女儿嫁给我们泉儿,或者说做外室,于你有什么好处?”

    杨夫人,愣住了,手明显顿了下。

    罗文因感觉到了,却依旧苦口婆心的一副知心大姐模样,好像他们两家没有隔阂没有矛盾一样。

    “我也听说了,你和思龄的关系也不好,当初把她送回老家养了那么多年,不是因为你不喜欢她嘛!你觉得她要是得势了,第一个先收拾的是谁?这个不用我说吧!”罗文因道。

    杨夫人也是很害怕这个的,毕竟心虚。

    罗文因把杨夫人的想法看的一清二楚,便说:“我也理解你,不是你不要她,是,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尤其是女孩子,心思那么多,跟咱这后妈怎么可能合到一起,对不对?你也不是对她不好,就算你对她好,她也不会领情,你说是不是?”

    杨夫人好像遇到知己一样,点头道:“曾夫人您说的对,就是这样啊!我怎么可能会不疼她呢!毕竟是老杨的亲闺女,我怎么会对她不好?这些年,她在这家里,吃穿用度,哪一样我亏了她了?可她天天见着我,哪有一个好脸?坐一个桌上吃饭都是对我爱理不理的啊!”

    罗文因拍着杨夫人的手,点头道:“是啊,你说的,我明白,明白。我家泉儿是个男孩子没女孩子那么多心思,也没那么容易记仇,可在他面前,我到现在也是要事事小心的。什么都替他操心着,对他比对我自己生的都要上心,就怕他给我脸子。咱们姐俩啊,都不容易啊!”

    杨夫人点头,道:“曾夫人您大人大量,对曾市长的好,那是圈子里都出了名的。也是曾市长人好,没我家那丫头那么多是非,我这些年啊,嫁到这家里来,真是,力也出了,心也操了,在他们杨家人面前就没落下一个好。思龄那丫头,真是,唉。也不光她,就她生的那个小崽子也是——”

    话出口,杨夫人突然觉得不对,毕竟bobo是曾家的骨血,这么说小崽子,罗文因生气了怎么办?

    “对不起,我这张嘴,真是,被她们母女给欺负了这么多年,话都不会说了。”杨夫人忙解释道。

    罗文因摇头,道:“我懂,我懂。杨部长他肯定是对女儿和外孙女很看重的,也让妹妹你跟着受了不少委屈。”

    杨夫人真是差点就要扑在罗文因怀里哭了。

    “所以,你说,妹妹,咱能让那母女得势吗?她们得势了,就不是给你脸子那么简单了。说不定,有的没的,都算到你头上,压根儿不提杨部长是亏着妹妹你娘家才有了今天的。”罗文因道。

    杨夫人真是热泪盈眶了,拉着罗文因的手,道:“这么多年,也就姐姐你懂我的苦了。我真是——”

    说着,杨夫人就哭了起来。

    罗文因忙抽出一张纸巾给杨夫人擦着眼泪,眼神真是慈爱的不得了。

    杨夫人这点城府,在罗文因面前,真是不出两分钟就被玩的团团转了。

    可是,这戏,还要继续演。

    罗文因便安慰道:“你也别哭了,你放心,有姐姐我在,就不会让你受这个委屈!”

    杨夫人望着罗文因,擦去眼泪,道:“谢谢姐姐。都怪我昏了头,居然相信老杨的话,还,还指望着那个死丫头给这家带来什么好运。就算真有好事,怎么轮得到我?她不弄死我才怪了。”

    “老杨他心底里,肯定偏心的是头一个老婆生的孩子,这不用说,他嘴巴上不承认,心里就这么想的。男人嘛,就那样儿。”罗文因道,“还好妹妹你是个明白人,他们要想害你啊,没那么容易。何况,这不还有姐姐我呢嘛,有什么事儿,你只管跟我说,我给你做主。”

    杨夫人也不是傻子,听罗文因这么一说,想想自己和杨思龄多年的过节,也是担心事情真的像罗文因说的那样,如果真的那样了,她就别想好好活着了。杨思龄,不是个好惹的。

    “姐姐,其实我呢,我也是想着,你们曾家能认那小崽子,就认了,可是,你们也不会认的,对不对?谁知道那死丫头怎么怀上了那小崽子的?你家儿媳妇不是一直都没孩子嘛,我家这死丫头怎么就说怀就怀了?”杨夫人道。

    “是啊,你不说,我也是一直心里纳闷儿这事儿呢!怎么就说怀就怀了?”罗文因假装陷入了思考。

    “我听老杨说过这事儿,是这样的——”杨夫人在罗文因的耳边偷偷说了出来,罗文因脸色大变。

    “你说,这么来的孩子,你们曾家怎么认?搁着谁都不能认!”杨夫人说着,端起茶杯喝了口。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罗文因点头道。

    “姐姐,那孩子是不是在你们那边?”杨夫人道。

    “是,泉儿怕她们母女有危险,就保护起来了。”罗文因道。

    “姐姐,你得听我一句,那小崽子,绝对不能留。她只要活着一天,你家曾市长就一天不得安生。杨思龄不会罢手,我家老杨也不会,杨家其他人也不会,他们姓杨的还都指望着那小崽子敲诈你们呢!”杨夫人道。

    “妹妹,你这话儿说的,那好歹是条人命——”罗文因道。

    可是,罗文因话音未落,就看见杨夫人嘴角露出了神秘的笑。

    罗文因一把抓住杨夫人的手,道:“难道你——”

    “姐姐,她们姓杨的不把我当人,我要是不报这仇,我就白活了。”杨夫人道。

    “你,做了什么?”罗文因道。

    杨夫人微微笑了,道:“你等一下,我给你拿个东西。”

    罗文因看着杨夫人从前厅离开,一颗心悬在胸口,剧烈地跳个不停。

    她没想到这个杨夫人,这个女人居然如此歹毒,居然能对小孩子——

    怪不得bobo一直身体不好,甚至连剧烈运动都不能做,原来早就——

    可是,对于曾家来说,那孩子活着,或许,就像杨夫人说的那样,始终都是个祸害。只要那孩子没了,这件事,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曾泉就安全了!

    罗文因闭着眼,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

    可是,杨夫人很快就回来了。

    罗文因看她关了门,忙站起身,看着杨夫人走过来。

    “你拿什么去了?”罗文因问。

    “是这样的,姐姐,我,我知道你对我好,只是,这件事,现在到了这样的地步,万一最后牵扯到了我,我不能——”杨夫人坐在沙发上,道。

    罗文因明白了杨夫人的意思,这是在谈筹码了。

    而且,杨夫人手上,肯定要重要的证据,这个,绝对要拿到手。

    “妹妹,你瞧你这话儿说的。我还能蒙你不成吗?”罗文因坐下身,道,“你放心,我们只要解决掉这件事,让这件事从没发生过,就这样够了。其他的,你别担心。”

    杨夫人只是笑着,没说话。

    “好,既然你要和我谈筹码,先说说你手上有什么,你想要什么吧!”罗文因道,“放心,我会给你好价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