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3章 解释也没有用
    杨家?怎么回事?

    方希悠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说,杨家也有人不想那孩子活着?到底是谁呢?

    那个孩子,说来也是可怜。可是说可怜又怎样?命运就是如此,弱者在这强大的力量面前,除了服从,就是毁灭。至于那么个小生命,本来不该存在,活了下来,也只能是任由上天带走了。

    说来说去,都是杨思龄的错,全都是杨思龄的错!

    当然,还有曾泉!

    如果,如果你管好自己,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这样的夜,方希悠怎么都睡不着了。

    她起床,在地上走来走去,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外面那漆黑的世界,什么都看不清,只有院子里那一盏盏灯发出微弱的光亮。

    她走进更衣室,换上泳衣,披上浴袍,来到一楼的泳池,打开所有的灯,跃入水中。

    水花,在这寂静的空间里发出阵阵回响。

    结婚这么多年来,她不知道用这种方法打发了多少个孤寂的深夜。云期还说,她有这游泳的时间,不如去找曾泉,“直接把他扑了再说,榨干他”。云期就是那样的人,说话没个边儿没个度。可是这样好像也挺好的,至少云期心里想的什么,想要的什么,长清哥都知道了,都给她了。不像她,活到了现在,婚都离了两回了——虽然每次都没有成功——可依旧是孤独一人。

    方希悠趴在泳池边,大口喘着气。

    累的不行了,就差回到房间的一点力气了,她才从水中出来,冲了个澡,穿上浴袍,重新回到卧室。

    眼睛,盯着手表,指针一圈又一圈地转着,转着转着,好像连她的眼睛都要跟着指针一起转了。可是,即便如此,时间,似乎还是过的很慢。

    好不容易熬到了零点过了,可是睡意,一点都没有。

    她坐不住了,躺不住了。

    怎么办?这个家里,她不想待了。

    可是,她能去哪里?

    大半夜的,找谁出来陪她?

    想来想去,她换好衣服,给秘书打了个电话,让秘书给她订一张最快去沪城的机票。

    沪城?这大半夜的——

    可是,秘书还是得赶紧订票。不过,方希悠这样的身份,大半夜去沪城,万一有点事怎么办?

    于是,秘书立刻给特勤方面打了电话,由特勤机关安排了一架飞机,直接送方希悠去沪城。

    五分钟后,秘书就赶到了方希悠家里。

    “方小姐,都准备好了,马上就可以走。”秘书报告道。

    方希悠便背了个小包,踩着高跟鞋出门了,秘书小跑跟上她。

    到了机场,方希悠看见眼前的飞机愣了下,却还是上去了。

    “情况特殊,请方小姐注意安全。”特勤机关派来的警卫敬礼道。

    “麻烦你们了。”方希悠说完,就上飞机,给特勤部打了电话过去表示感谢。

    只是,这个夜晚,特勤部也觉得纳闷,这曾市长和方小姐,夫妻两个人大晚上唱什么戏?一会儿一个走,送曾市长的飞机才刚回京,另一个又要过去。这两口子就不能一起去?

    当然不是浪费机油的事儿,只是这么多人陪着这两口子来来回回——没办法,谁让首长下过命令呢!

    苏凡是不知道方希悠回去沪城的事,从父亲的书房离开,她的心绪也是丝毫不得平静。

    这辈子就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每一个字都是谎言,她怎么做到的?

    回到卧室,两个孩子睡的沉沉的。

    她便让保姆离开了,自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静静坐着,心却狂乱的跳着。

    掏出手机,她给霍漱清打了过去。

    霍漱清正要回去休息的地方,接到她的电话,便直接问道:“还没睡吗?”

    他是希望她早点休息,家里事这么烦,她——

    “我和我妈刚去杨家——”苏凡直接开口说。

    “等会儿我给你打过来。”霍漱清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愣了下,便说:“哦,好的,那我去洗漱。”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霍漱清对现在的情况不是很清楚,他想要知道到了什么地步,只是,要等到家里了,安全了再说。

    苏凡很快就去洗漱了,虽然她的心跳快的不行。

    洗漱完了,坐在沙发上等着霍漱清的电话,可是,迟迟等不到。

    他到底在做什么?怎么还不打过来?

    她实在坐不住,嘴巴干的不行,给自己倒杯水大口喝着,依旧不解渴。

    走进卧室看看两个孩子,居然都蹬了被子,她只好给两个小家伙盖好被子,坐在床上看着两个小天使。

    坐了一会儿,心情才平复了下来。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手机,突然在手里震动了起来,她刚刚平静的心,又突然跳了起来。

    霍——不是?

    曾泉?

    苏凡愣了下,赶紧走出了卧室,关上门,坐在外面的客厅里。

    “哥?”苏凡问。

    “嗯,你,怎么样?没事吧?”曾泉问。

    “没事,没事,从那边过来了,在家里呢!你呢?”苏凡问。

    “我到沪城了,出了点事,要赶过来。”曾泉道。

    “哦。”苏凡本来想说,“那你忙吧”,可是,想起母亲说的关于杨思龄怀孕的事,她心里也觉得为曾泉委屈,便说,“杨夫人把事情都告诉我妈了,你知道了吗?那个杨思龄,她——”

    “嗯,我知道了,我刚给爸打过电话了,爸和我说了。”曾泉道。

    “你跟嫂子说了没?你应该告诉她,她就不会误会你了。”苏凡道。

    “解释也没什么用,事实就是这样,就算是被他们设计的,也没办法。我也有过错,被他们抓住了,要不然也不会——”曾泉道。

    “什么叫解释没用啊?你不能老让她误会你啊!误会越来越多的话,就根本没办法解释清楚了。”苏凡打断曾泉的话,急急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