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4章 真是白疼你了
    “你,怎么了?”苏凡听不见他的声音,问道。

    “没事,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曾泉道。

    “我现在恨不得把杨思龄给撕了。”苏凡道。

    曾泉不禁笑了,道:“我倒是挺想看你撕的,不过,还是算了吧!那种人,不值得。”

    “明天还要去扮演什么好姐妹的戏码,我真是,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演。”苏凡道。

    “迦因——”曾泉叫了她一声。

    “嗯。”

    “政治就是这样的。即便是面对着仇敌,面对着自己很讨厌的人,面对着害过自己的人,很多时候都得假装什么事都没有。”曾泉道。

    苏凡叹了口气,道:“我努力去做,就是——”

    “我知道这样对你来说太难了。我也,很不希望让你去做这样的事——”曾泉道。

    “别说傻话了,现在我们都不能后退,不是吗?”苏凡道。

    曾泉不语。

    “别想太多,不管怎么难的事,我们大家在一起都会解决,你会解决!”苏凡道。

    曾泉苦笑了一下,道:“你就这么信任我吗?”

    “当然了!你可是曾泉啊!这个世上还能有比更拽的人吗?”苏凡笑着说。

    曾泉笑了,没说话。

    “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你自己。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你叫别人怎么信你?”苏凡道,“而且,这次的事,是那些人坑你,挖了这么大一个坑来坑你,要是不坑回去怎么行?”

    曾泉笑着,一言不发。

    坑回去吗?

    “等这件事结束了,我要和杨思龄好好算算这笔账!”苏凡道。

    “你,”曾泉顿了下,道,“好吧,你怎么样都行。”

    “谁坑了我们,我们一定要坑回去,你是这么简单就被人给坑了的曾泉吗?不是,对不对?”苏凡道。

    “嗯,不是。”曾泉道。

    “所以,别怀疑自己,别说这是你的错,你虽然有点错,可是,事情到了现在,也不是你的错。不要总是那么愧疚,应该让那些设计陷害你的人去愧疚,愧疚他们不该招惹你。”苏凡道。

    曾泉不禁笑了,道:“你变了,知道吗,苏凡?”

    “我?”苏凡问。

    “嗯,你变了。以前总是你自我怀疑、自我否定,可现在,你,很勇敢,很,果断。苏凡,你,很不错!”曾泉道。

    “你这是在夸我吧?”苏凡笑问。

    “当然了,连这都听不出来吗?”曾泉道。

    “好吧,那我就全盘接收了。”苏凡笑着说。

    “如果可以改变过去,我情愿不要让你这样改变。”曾泉道。

    苏凡的笑容,凝滞了。

    “官场的尔虞我诈,我不希望你陷进来。霍漱清一开始瞒着你,也是这样的想法吧!”曾泉叹道,“这本来该是我们男人去解决,却让你——”

    “什么本来该不该?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曾泉,这是我们全家人要面对的事。我们家里的每个人,都在支持你,你要记住这一点。不要胡思乱想!我,不需要你们继续那样保护了。”苏凡道,“我也是家里的一份子,我关心你,所以,不要再说这些话了,曾泉!”

    曾泉的心头,猛地震了下,一言不发。

    “不过,也许等这件事过去了,我又变迷糊了也说不定。”苏凡笑着道。

    曾泉愣住了。

    “我这人,说不准的,这件事耗费了太多的智商,死了太多的脑细胞,估计得好长一段时间休养才能补回来。”苏凡道。

    曾泉笑了,道:“那好,我给你买东西回来补。你想要什么脑子?”

    “什么脑子啊?还是算了吧!动物的脑子也不如人的,人的又不能吃。你还是等着回来请我吃大餐好了。”苏凡道。

    “好好好,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曾泉笑着说道。

    “别耍赖,我跟你说,我最近很能吃的。你到时候别后悔。”苏凡道。

    “我是那种人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曾泉道。

    “说好了,这事儿结束了,你要好好请我吃一周。”苏凡道,“要不然我的脑子补不回来——”

    “要是补不回来,我把我的挖出来给你塞进去。”曾泉道。

    “我不要,系统不匹配。”苏凡道。

    曾泉不由自主地笑着,苏凡在电话那头也笑了。

    “一切都会没事的。”苏凡道。

    “嗯,我知道,我知道。”曾泉道。

    这时,苏凡的手机又来了一个电话,是霍漱清的。

    “不聊了啊,霍漱清的电话来了——”苏凡道。

    “没良心的东西,有了老公忘了哥!真是白疼你了。”曾泉道。

    “是啊,我就是这么没良心。再说了,你什么时候疼我了?还白疼——”苏凡道。

    “好了好了,赶紧挂了吧,霍漱清还等着你呢!”曾泉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凡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霍漱清的号码,不禁笑着摇摇头。

    曾泉啊曾泉!

    一切都会好的!

    一定!

    可是,霍漱清那边电话已经挂了,苏凡便给他拨了过去。

    “你怎么挂了?”苏凡问。

    “哦,我想等你把另外一个电话打完。”霍漱清道,“和谁聊呢?”

    “我哥打过来的。”苏凡道,“他回去沪城了。”

    “这个时候?”霍漱清道。

    “嗯,他说临时有事。”苏凡道。

    霍漱清“哦”了一声。

    “你到家了吗?”苏凡问,“哦,我忘了,你今天不回家。”

    “嗯,明天才能回去。”霍漱清道,“你今天,怎么样?”

    苏凡叹了口气,道:“晚上我和我妈去了那边,结果——”

    “结果怎样?”霍漱清问。

    苏凡便把情况和霍漱清说了一遍,霍漱清,一言不发。

    “我没想到bobo居然是这样来的,真是,那些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真是,我恨不得马上去把杨思龄给剁了。”苏凡越说越生气。

    “杨思龄这个还是小事,现在就怕这件事还有后续。”霍漱清道。

    “后续?”苏凡没明白。

    “我想,你爸现在应该已经在着手调查追踪了。”霍漱清道。

    是啊,一个男人,一次少说也有上亿的那什么,鬼知道现在外面还有多少个bobo?

    霍漱清一想这个就不禁感到后怕。

    可是,苏凡还没想到那么多,只是为杨思龄等人的无耻行为感到痛恨,在霍漱清面前发泄自己的愤怒。

    霍漱清静静听着,直到苏凡说完了,才安慰道:“还得让你再忍几天,等这件事过去了,你再和她算这笔账。”

    “我一定要跟她算清楚!利用我就算了,居然把念卿利用成那个样子,念卿还把bobo当成最好的朋友。”苏凡道。

    “孩子是无辜的,不管是念卿,还是bobo。你也不要怪孩子,孩子只是凭着自己的感受结交朋友的,有错的是别有用心的大人。”霍漱清道。

    “是啊,你说的对,孩子是无辜的。”苏凡说着,叹了口气。

    只是,霍漱清并没有说出来自己的担忧,那就是杨思龄性命堪忧的同时,bobo恐怕也难说。毕竟,没有人希望bobo活着!只要bobo在这世上活着一天,就总会被对手拿来对付曾泉。除非把她一辈子关在苏以珩那里。

    一辈子啊!那还不如——

    “明天,你不能带着bobo去见你奶奶。”霍漱清道,“这件事,也不能让你奶奶知道。”

    “是啊,我爸也这么说,只是,我在想该怎么办才能掩人耳目。”苏凡道。

    “明天,叶家的人可能会在路上劫你们。这是他们的机会,他们已经知道这件事了,肯定会跟踪你。”霍漱清道。

    “如果不带bobo,带着念卿去冒充的话,念卿不是也有危险了吗?”苏凡道。

    是啊,念卿也会有危险。

    “带bobo去见我奶奶,会被叶家劫走。带念卿去冒充,念卿又会有危险,怎么办?”苏凡问。

    “你爸怎么说?”霍漱清问。

    “我爸说把bobo带到我奶奶家以后,不要让我奶奶见,藏在车上,然后再送到我家去。”苏凡道。

    “这样的话,路上的安全就必须要非常小心了。”霍漱清道,“只要别让叶家把那孩子抓走就行。”

    “嗯。”苏凡道。

    “嗯。”苏凡道。

    “杨思龄不重要,那孩子才是最关键的证据。”霍漱清道,说着,他陷入了深思。

    “怎么了?”苏凡听不到他的声音,问道。

    “丫头,有件事,你可以做吗?”霍漱清道。

    “什么事?你说——”苏凡道。

    “明天,你带着念卿去冒充那孩子——”霍漱清道。

    苏凡呆住了。

    冒充?

    这不是很危险吗?念卿会很危险啊!

    “我知道这件事很危险,但是,那孩子,不能落到叶家手里,而叶家,即便是抓了你和念卿,他们也不敢动你们。”霍漱清道。

    苏凡,一言不发。

    “现在,要让杨部长以为你信守了和他的承诺,也要骗过杨思龄,让他们都相信你奶奶已经接受了那孩子,只有他们相信了,才会把那个背后的主使人说出来。可是,不能让你奶奶真的见到那孩子,否则,对老人家的打击太大,万一出个意外,谁都没办法负责任——”霍漱清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