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6章 你这个大灯泡
    “算了,我也不想再说这些了。”方希悠叹道。

    “希悠——”苏以珩顿了下,叫了她一声。

    “什么?”方希悠问。

    “你和阿泉认识这么多年,他结交过什么人,你会不清楚吗?”苏以珩道,“他有什么初恋,你会不知道吗?”

    “我——”方希悠说不出话。

    “这件事,你们两个自己去说吧!时间不早了,我累了,我要睡觉去了。还有,我要和你说件事。”苏以珩道。

    “什么事?”方希悠问。

    “霍书记让迦因明天用念卿冒充那孩子去见奶奶。”苏以珩道。

    “念卿?”方希悠愣住了。

    “嗯,所以,明天叶家肯定会抓住机会去抢孩子,到时候,”苏以珩顿了下,“我会亲自保护迦因和念卿的。”

    说完,苏以珩就挂了电话。

    他不想对方希悠说太多,关于苏凡和霍漱清的努力,他不想说太多,方希悠应该有感觉的。希望这次的事件,可以成为解决所有问题的一个契机。希望所有人,都可以找到解开心结的钥匙。

    在沙发上坐了会儿,苏以珩起身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顾希看着他进来了,便看了一眼,放下手机,道:“她怎么样?”

    苏以珩没说话,叹了口气。

    “怎么了?”顾希问。

    苏以珩坐在妻子身边,道:“我现在不知道他们两个结婚是不是错了,我,我花了这么多年时间,就想,就希望他们两个可以好一点,就算是不能做最好的夫妻,也不要把过去仅有的那点情分给——”

    话还没说完,苏以珩就感觉到自己的手上多了一份重量,他看了眼,是妻子。

    顾希看着他,握着他的手,道:“他们两个那性格,谁有办法呢?上次离婚连首长都惊动了,结果又怎样?”

    苏以珩看着妻子,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希悠她是爱阿泉的,阿泉对她,”顿了下,苏以珩接着说,“其实,阿泉他,很久以前就喜欢希悠。”

    “不会吧?”顾希惊呆了,看着苏以珩,“怎么可能呢?他要是以前喜欢希悠姐,怎么后来——你别告诉我,还是因为你吧?”

    “怎么又说到我身上了?”苏以珩道。

    顾希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苏以珩便说:“其实那个时候,阿泉他,他的行动都说明了这一点。那时候希悠跟着她爷爷奶奶住在红墙里面,虽然我们上学的时候经常在一起,可是放学以后,希悠就去了爷爷那边。然后阿泉有一阵子就特别喜欢去找她,每次我都是一起去的,然后——”

    “你这个大灯泡,还真是不遗余力啊!”顾希笑道。

    苏以珩耸耸肩,顾希便说:“你接着说,我哥和你说了吗,说他喜欢希悠姐?”

    “没有。”苏以珩摇头道,“他没说,可是我后来也感觉到了。我还问他是不是喜欢希悠,他没有承认。”

    “这倒是挺像我哥的,一点都不坦诚。”顾希笑着说。

    “是啊,他说没有,然后我就以为真没有——”苏以珩道。

    “你这个,笨蛋!”顾希不由得摇头叹息。

    “是啊,我哪有想那么多?他说没有,我就真的以为没有——”苏以珩道。

    “可是,那后来怎么又变成这样了?是因为颖之姐吗?”顾希问。

    “不知道,可能是,可能是阿泉和希悠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吧!”苏以珩道,“又或者,他后来又不喜欢希悠了。毕竟,那个时候年纪小,心动未必能持续一辈子——”

    顾希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苏以珩。

    “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我?”苏以珩道。

    “我为什么这么看你?你不知道?你不就喜欢了她一辈子?”顾希道。

    苏以珩嘴巴张开,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见顾希看着自己,道:“这是说他们的事,你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

    “我不扯,不扯了。你也别说了,他们的事,我也不想听了。你的事,我也不想过问。只是,你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了,别越界!”顾希说完,松开丈夫的手,直接关掉床头灯,躺下了。

    苏以珩看着妻子,道:“我不会——”

    “她说什么,你听什么。不管她是对还是错,你都站在她那一边。”顾希一下子坐起身,道。

    苏以珩看着她。

    “我不想指责你,我知道你们感情深厚,我不该再说什么。可是,你起码要有一点正义感是非感吧?她让你做那些烂事儿,你总不能想都不想就去做吧?”顾希盯着苏以珩,道。

    苏以珩,不语,静静坐着。

    他想起了两个孩子的事,念卿,还有bobo。

    见苏以珩不说话,顾希的气也消了,坐在他旁边,看着他,柔声道:“出什么事了?你今晚,今晚不对劲儿。”

    苏以珩看着她,想说,却又没办法说,只好微微摇头,道:“没事,就是,太忙了,心情不好。”

    顾希的头,靠着他的肩,道:“要不,改天你抽个时间,我们两个人去哪里玩几天?你放松放松?”

    “哪有时间啊!”苏以珩叹道。

    “抽点时间总是有的嘛!要不,我们去美国,看看逸飞怎么样了?”顾希道。

    苏以珩看着妻子,道:“我们去?”

    “是啊,难道,你想带着敏慧一起去?”顾希道。

    “没有,我只是——”苏以珩沉默了。

    “怎么了?”顾希问。

    “逸飞那个样子,我,我说过要为他报仇的,可我一直都——”苏以珩道。

    “别这样自责,你总是把什么事都揽到自己身上怎么行?”顾希看着丈夫,安慰道,“逸飞这是大事,不是你,或者他爸就可以解决了的。只要叶家一天得势,这个仇,就一天都报不了。扳倒叶家,你做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