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7章 不能给他人做嫁衣
    明天苏凡要带着念卿去换bobo,这是一场戏,演给杨家看的。可是,叶首长不会罢休,他们一定会把那个孩子抢回去,这么一来,苏凡和念卿就有危险了。虽然苏以珩说,明天他会亲自保护苏凡和念卿,可是,就叶首长的手段来说,这次肯定会十分——

    有苏以珩的这一层保护还不够,要想完全保护苏凡和念卿的安全,叶家那边,他也得布置下去。起码,要知道明天叶家行动的具体安排。而这一点,就要江采囡出动了。正如江采囡对父亲所说的,“这次是老天爷给我们江家的机会,只要我们能帮着曾家把这次的事给平了,那曾家那边——”

    江采囡父亲怎么会不明白这件事对曾泉的重要性?毕竟是混迹官场几十年的人了。现在的关键就是那个孩子,只要那孩子不被叶首长抓到手,这件事就不会影响到曾泉了。而一旦那孩子落到叶首长手里,曾泉,这辈子就没希望了。这是曾家心血付诸东流的事,甚至是孙首长那里都没办法容忍的事。可是,政治就是这样,这么多人,这么多立场,就算是孙首长,也不一定可以全盘hold住。

    但是,这件事,真的是一个大好的机会,绝佳的机会,对于江家来说。

    如果说之前江家想要投诚却缺乏足够有份量的投名状的话,这次就是把这个投名状摆在了他们面前。不光他们可以在曾家面前不用低头,就是在孙首长那里,也是可以有一定位置了。

    只不过,投诚也是有风险的。江家跟着叶首长一脉混了这么多年,一下子想要调转船头的话,势必会撞上什么暗礁之类的,会有损失。只是,这些损失,和未来的好处相比,应该是不值一提的。

    “你说的对,这次我们必须要出手。”江采囡父亲道。

    江采囡的眼神跟着跃动起来,满满都是激动和欣喜。

    “可是,爸,我爷爷,同意吗?这么大的决定,家里人都——”江采囡不安地问。

    “我和你爷爷之前提过这个想法,你爷爷的忧虑和我一样。我们没有足够有份量的见面礼送给曾家的话,曾家一来未必会接纳我们,二来会瞧不起我们。到时候我们就算是投了过去,也只会被他们边缘化,甚至最后肢解打击。毕竟,我们两家这么多年的恩怨——”江采囡父亲叹道。

    “这次的话,爸,您说我们怎么办?”江采囡道。

    “叶首长找我们几个聚了下,说了曾泉的事。但是,具体他让谁来负责,我还得查一下。”江采囡父亲道。

    “他打算怎么做?”江采囡问。

    “没具体说,只说了这件事。不过,关于那个孩子怎么来的——”父亲道。

    江采囡盯着父亲,道:“是叶首长派人做的吗?”

    父亲摇头,道:“叶首长是不知道这件事,他也在怀疑孩子的来历。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说不定就是给他人做嫁衣了。”

    “您的意思是——”江采囡道。

    “那孩子,既不是曾家搞的,也不是叶首长,那就是其他的势力了。叶首长和曾家斗的厉害,这都是人尽皆知的事了。现在好端端的冒出这件事,你觉得是巧合吗?”父亲道。

    “您是说,这件事是那个幕后真正策划的人放出来让叶家和曾家互相残杀的?”江采囡问。

    父亲点头道:“很可能就是这样,叶首长也是这样担心,所以,他并不积极。”

    “原来如此。”江采囡道。

    “这半年叶首长出手太多次了,每次都是致命杀,我都怀疑他是在被人利用。”江采囡父亲道。

    江采囡陷入深思,道:“那您打算怎么办?尽快查出来是谁在负责这次的行动,然后——”

    父亲却摇头,江采囡问:“怎么了,爸?”

    “如果真的是有第三方势力在推动的话,我们要投诚曾家的事,就得更加小心了。”父亲道。

    江采囡不解。

    “我得和叶首长先好好谈谈,最好,是让他停止这次的行动,静观其变。如果他不动手了,那个背后的真正主谋就会着急,这样才会把他逼出来。”父亲道,“只有把那个人逼出来,我们大家才会安全。要不然,不管我们是跟着叶家,还是投靠曾家,都不是万全之策。”

    江采囡看着父亲,良久不语。

    父亲,依旧在坐山观虎斗。

    “爸,我明白您的意思。只是,如果不和曾家合作,不给他们足够的诚意,将来我们投靠了他们,也不会得到好处。这一点——”江采囡道。

    “一点点来,囡囡,我们不能贱卖了自己,明白吗?”父亲道,“之前我一直看好曾泉,毕竟有孙首长的授意,还有他们整个集团的倾力扶持,我认为曾泉上去没问题。叶首长这边,只是在延缓这个过程而已,最终的赢家,肯定是曾家。但是现在,这次的事——”

    “您觉得现在曾泉很困难了吗?”江采囡问。

    “曾家他们那边是依旧会拼尽全力没错,但是,方书记直接把杨部长给查了,这就说明他们是想速战速决。越是想要速战速决,就越是说明这里面还有很多潜在的危机。”父亲道,“现在,不能着急。”

    江采囡是希望父亲可以帮助霍漱清这次闯过去的,可是父亲这样说——

    就在这时,父亲拿起手机,给叶首长拨了过去。

    “是我,您现在方便吗?”父亲问道。

    “可以,你说。”叶首长道。

    “我们见面谈。”父亲道。

    “好,那你到我家里来,我等着你。”说完,叶首长就挂了电话。

    “您现在要去叶家吗?”江采囡问。

    “嗯。时间还不算晚,来得及。”父亲站起身,道。

    “爸,我陪您一起去吧,我担心——”江采囡道。

    “别怕,我不会有事。他也怀疑不到我身上,别担心。”父亲轻轻拍拍江采囡的肩,道,“要是霍漱清打电话给你,你就告诉他,我去劝叶首长不要插手这次的事了。具体的结果,等我回来再说。”

    江采囡点头。

    送父亲出了门,江采囡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长长地叹了口气。

    但愿父亲可以成功吧!但愿叶首长能听从他的劝告吧!

    手机,响了,是霍漱清打来的。

    “嗯,漱清。”江采囡道。

    “明天苏凡要带着念卿去换那个孩子,叶首长那边要动手,你——”霍漱清道。

    “你别担心,我爸已经去叶家了。”江采囡道。

    “去叶家?”霍漱清问。

    “嗯,他去劝叶首长停止行动,全部的行动。”江采囡道。

    霍漱清愣住了,道:“为什么?出了什么事了吗?”

    江采囡便把刚才父亲的疑惑和霍漱清说了一遍,霍漱清陷入了深思。

    是啊,江采囡父亲的怀疑很有道理,这件事,就是这样不对劲。

    “我明白你父亲的意思了。苏凡是打算让杨家把那个幕后主使的人说出来,所以才要取得杨家的信任。”霍漱清道,“你爸要是能让叶首长停止全部的行动,把幕后的那个人逼出来,我们也就可以知道要对付的敌人是谁了。”

    “漱清,对不起,我,没有劝到他——”江采囡道。

    “只要你父亲能让叶首长收手,就足够了。”霍漱清道。

    “我会努力的。”江采囡道。

    霍漱清的心里,那份深深的担忧这才慢慢释怀了。

    只要江采囡父亲劝说叶首长收手了,苏凡明天就安全了。毕竟,除了叶首长,另外那边不会想要bobo的。苏凡的计划,就可以继续实施,安全地实施。

    这样就好了,好了啊!

    “你继续盯着,有什么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霍漱清对江采囡道。

    “好的,我知道了。”江采囡道。

    “还有,如果你父亲需要什么协助,你也告诉我。”霍漱清道。

    “谢谢你,漱清。”江采囡说道,心里是难言的感动。

    说完,霍漱清就挂了电话。

    黑夜里,江采囡坐在沙发上。

    霍漱清是她这辈子都没有看错的人,永远都没错。

    只是,这么好的人,却不属于她。

    江采囡叹了口气。

    早就和他错过了,不是吗?后来又一错再错,根本就没有机会——不过,现在,也挺好的,起码,不用在江家和他之间做选择了。

    这样,挺好的,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个夜里,在江采囡父亲去叶家劝说叶首长的时候,霍漱清把这个消息也告诉了自己的岳父。曾元进没想到江采囡父亲会这么做,不过,这样也好,叶家收手,起码苏凡的安全就可以保证了。至于其他的,以后再慢慢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