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9章 只有她在帮你吗?
    就在这个夜里,远离京城的沪城也不平静。

    某个重点工程突然出现了事故,九名工人被困在钢筋森林里,各方力量展开了营救。沪城的一把手覃春明跟着p.m出访了,身为二把手的曾泉就必须回到沪城来亲自监督营救。毕竟这是个大事故,还出现在元旦假期这个时候,引起的媒体关注度是非常高的。

    于是,就在夜里,曾泉下了飞机就直接去了事故现场,后来去市政府开会,回到家已经是天快亮的时候了,即便是冬天,也快要天亮了。

    他的手机里,父亲给他说了最新的进展,让他不要分心,安心工作就行了,这边有他们来处理。

    回家的路上,曾泉闭上了疲惫的双眼,身体还是挺累的,可是脑子清醒的不行。

    太好了,叶家同意撤出这次的行动,这样的话,苏凡就不会那么危险了。

    睁开眼,看着车窗外的楼宇,曾泉的脑子里却是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苏凡的勇敢,还是他对自己的怀疑?

    人啊,总是无法预计未来会发生什么的,如果可以预见,他一定会后悔自己年轻时那么放荡不羁,那么容易被人抓到把柄。

    可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事已至此,除了见招拆招,想办法解决问题,也没有别的了。

    只是,他不想让太多人再为自己牺牲,或者去冒生命危险了。特别是,苏凡。他不想让苏凡为他牺牲什么,她已经受了那么多苦,不该再为了他——

    心底深深叹了口气,车子就开进了院子里。

    车停下来,曾泉下了车。

    希悠回来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走的时候她还在和他生气的样子,突然过来——

    不管了,他现在也没那么多精力去追踪她的心情,还有一堆一堆的事要他去做呢!覃春明不在,他的担子就重了。

    回到了卧室,果然是没人。

    他猜的没错。

    不过,他也没期待她会躺在床上等着他,她就是那么别扭的人。如果是正常的妻子,一定会在床上等着他,然后对他柔声细语地说什么吧!

    算了算了,不想了,不想了。

    换了衣服,连冲澡的力气都没有,曾泉便直接倒在床上就睡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开着机。要是有什么事,要么这个手机响,要么就是秘书那边的手机响。

    反正早就习惯了。

    头一碰到枕头,困意就控制不住地袭来了。原以为会睡不着,没想到这么快就睡着了。

    梦里,一片混乱。

    天亮了,方希悠洗漱完毕下楼,才发现他坐在餐厅里吃早餐看新闻,毫无惊讶的样子。

    覃春明在国外的出访活动进行的很不错,他看到了随行的市委办公室秘书组发来的通稿,记录覃春明的出访行程和各种会谈情况。

    方希悠坐在他对面,也是一言不发。

    仆人端来早饭,放在方希悠面前。

    可是,夫妻二人谁都没说话,曾泉拿起手机就给苏凡打了过去。

    不知道苏凡出门了没。

    “嗯,是我,你出门了吗?”曾泉问道。

    “还没呢,等会儿就出发。”苏凡答道。

    “别担心,今天不会有什么大麻烦的。平心静气就好。”曾泉道。

    “嗯,我知道了,爸和我说了。你放心吧!”苏凡道,“哦,对了,嫂子去你那边了?”

    曾泉看了眼坐在对面的妻子,对苏凡“嗯”了一声,就听苏凡说:“那我就挂了,你们忙吧!”

    “迦因,谢谢你。”曾泉道。

    “我们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干什么?”苏凡道。

    是啊,一家人!

    曾泉叹了口气。

    苏凡挂了电话,曾泉也把手机放下了。

    方希悠看着他,一言不发。

    可是,良久,空气中都是一片说不出的安静。

    仆人和秘书都觉得很不自在,简直是怪异极了。

    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心有灵犀地退出了餐厅。

    “不用非在我面前给她打电话吧?”方希悠开口道。

    曾泉没有看她,只说:“她要去见杨思龄了,我打电话问一下也没什么吧?”

    方希悠也听出来他在生气,他生气,她就觉得憋屈。

    他当着她的面给苏凡打电话,不是故意的还能是什么?电话什么时候不能打,非要这会儿?

    可是,她也没再说话,再说下去,两个人就要吵了。不想吵,没必要吵。

    “我要去上班了。”曾泉放下餐具,擦了下嘴巴,就起身了。

    方希悠没说话,也没看他,依旧坐在那里吃饭,可是,她的手,轻轻地在发抖。

    他什么都不说就走了,只有他的秘书过来跟她道别,然后就疾步跟上了他。

    曾泉,曾泉!

    方希悠的心里,真是又委屈又难过。

    也没胃口吃饭了,她干脆直接起身,上楼去换衣服,准备出门。

    “您不吃了吗?”仆人忙问。

    “不了。我要出门一下。”方希悠说完,声音就和人一起消失在了楼上。

    仆人叹息着,整理着餐桌。

    唉,这两口子,怎么老是——

    什么时候才能正常点呢?

    仆人收拾了桌子,而京城那边,罗文因送苏凡和念卿上了车。

    念卿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听妈妈说要带着她去找bobo,念卿就高兴的不行了。

    “你这包里都是什么?”苏以珩见念卿背着一个包,含笑问道。

    “我给bobo拿的新玩具,我们一起玩。”念卿道。

    “好吧,那你们就好好玩。”苏以珩微微笑着,抱着念卿上了车。

    “珩叔,我自己会上车。”念卿道。

    “珩叔知道啊,不过,今天珩叔就是想抱抱我们的念卿。”苏以珩笑着道。

    “珩叔,你太孩子气了。”念卿道。

    苏以珩笑着,没说话,抱着念卿上了车。

    罗文因看着这一幕,眼眶都润湿了。

    这孩子,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唉!

    苏凡带着念卿,跟着苏以珩一起离开了。

    而沪城这边,曾泉本来是出门了,可是想起什么事,又折回了家里,然后就撞见方希悠下楼。

    他没问她这是要去哪里,就直接从她身边擦过去上楼。

    方希悠的脚步,顿住了。

    他当着她的面故意给苏凡打电话来刺激她,现在回来又把她当空气——

    是她做了错事了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方希悠生气了,转身就跟着他上楼了。

    楼下的仆人和秘书可都不知道怎么了,呆呆地看向楼梯,

    谁都想不到,接下来,楼上两人开始了这么多个月以来的又一次争吵。

    也许是因为最近这件事让两个人压力都很大,心情也就变得不好了吧!方希悠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跟他吵的起来?她怎么就跟个没脑子的女人一样,和他吵了?

    是因为曾泉的冷漠,还是内心的憋屈,还是长久以来原以为压制住的怨愤又跳了出来?她说不清,就这么,和他吵了。而这次的争吵,从后来的结果来看,让她真是非常后悔。

    可是,脾气上来的时候,哪里会想到什么后悔?哪里会想到以后的事?

    曾泉回到书房去拿东西,方希悠就追上了他。

    “你到底当我是什么?”方希悠拉住他的胳膊,盯着他,道。

    曾泉看着她,只是扫了一眼,道:“如果你心情不好,就出去逛街,我不想和你在这里——”

    “你现在觉得我是无理取闹了吗?”方希悠道,“这么多年,你何曾在意过我的情绪?你何曾,在你的眼里,我就是一团空气,是不是?想起来了,就吸一下,想不起来,就看不见了,是不是?”

    曾泉看着她,道:“我懒得和你在这里争,我还有事。”

    说完,他就推开她的手,却被她再次抓住,她盯着他的脸,只是盯着。

    “你到底想干什么?”曾泉的火气也上来了,音量不自觉地就提高了。

    “我干什么?你怎么不看看你干了什么?”方希悠道。

    “好,是我的错,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错,行了吧?我这两天,跟你道歉,跟你解释,可是,你听过我说话吗?你相信过我吗?你想的,只有你自己,不管我说什么,你只想着你自己,你考虑过我吗?你觉得你委屈,你觉得你受伤,那我呢?我难道就是,好,我是活该,我是咎由自取。”曾泉盯着她,道。

    “你现在觉得这是我的错?是我把你推到那个女人身上的,是不是?是我搞出来的那个孩子,是不是?”方希悠道,“是我拆散了你和你的好妹妹,是不是?”

    曾泉简直是气的说不出话来。

    “曾泉,我没有相信你吗?我没有支持你吗?这些年,我为你做的还少吗?可是你怎么对我的?你当着我的面给她打电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只有她在为你奔走,我没有吗?难道我什么都没有做过吗?难道只有她冒着生命危险帮你,我就没有吗?为什么我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而她,而她就要让你感激涕零?曾泉,你这么做,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方希悠眼眶含泪,道,“我做任何事都是应该的,我是钢铸铁打的,我能扛得住一切压力,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