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0章 只为了他紧张
    “只有她才是需要你保护、需要你关心的,我,不是吗?”

    方希悠的话,在曾泉的脑海里一直不停的重复,还有她流泪的样子。

    她,是在无理取闹吗?还是,是他一直都太习惯了她事事都做的完美无缺,习惯了她可以处理很复杂棘手的事,连眉毛都不需要动一下吗?

    曾泉闭着眼,静静坐在车上。

    秘书在前面坐着,几乎是连呼吸都要很小心,不敢发出声音。

    刚才曾市长和夫人在楼上吵架,虽然他们都在楼下听不见吵架内容,但是,从曾市长下楼的时候那表情可以看得出来,曾市长是非常生气的。

    唉,明明是那么般配的一对儿,怎么会这样呢?不管是看外表,还是两个人的才华,抑或是家世背景,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比他们两个人更般配了。可是,怎么就——

    秘书不敢说话,可接下来的工作不能停啊!

    今天是元旦假期后第一个工作日,昨晚又出了事故,今天肯定还有一堆的工作堆在市长的办公桌上——

    “曾市长——”秘书还是鼓起勇气开口了。

    “你把今天的计划给我看一下。”曾泉道。

    “好的。”秘书忙打开日程表,递给后座的领导。

    曾泉接过日程表,看着每一个小时的工作安排。

    “给许副市长打电话,让他九点二十来找我。”曾泉道。

    “好的,曾市长。”秘书道。

    日程表上的时间是十点,可是曾泉有了其他的想法,便让秘书提前了时间。

    不管是哭着还是笑着,一天都是一天。同样的,不管他是开心,还是不开心,今天都是一样要过,工作都是一样要完成。

    所以,何必呢?还是该干嘛就干嘛吧!

    曾泉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看向车窗外。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只是,他欠下的债,什么时候才能都还的清呢?

    就在这时,曾泉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来一看,是,颖之?

    愣了下,曾泉接了电话。

    “颖之?”他问。

    “嗯,你,上班了?”孙颖之问。

    “在路上,等会儿就到了。”曾泉道,“你,有事儿吗?”

    “没什么,我昨晚到家了,我妈和我说了你的事,所以,给你打个电话。”孙颖之道。

    是那件事啊!

    “我的报应来了!”曾泉不禁笑了,道,“我好像当初就该听你的话。”

    “没事的,大家会帮你解决的。你别想太多。”孙颖之道。

    “嗯,我明白。”曾泉道。

    孙颖之顿了下,道:“你,记得那个女人吗?”还没等曾泉回答,孙颖之忙说,“我随便问问的。”

    “不记得,完全没印象。”曾泉道。

    “额,昨晚我妈和我说了以后,我想了一晚上,我觉得你可能是见过那个女人的。”孙颖之道。

    曾泉愣住了,问:“我见过吗?你确定?”

    “我感觉你应该是见过。按照以珩和我说的时间,如果是在你和希悠结婚前的时候发生的话,我感觉我可能也见过那个女人。”孙颖之道。

    曾泉这下完全呆住了,道:“颖之,你,确定吗?”

    “我不确定。我只是在想,这件事什么时候发生的。那段时间,你还记得吗?你的心情很不好,我和希悠不是又,又闹翻了嘛,那时候咱俩经常出去喝酒的?有时候不是还有以珩嘛!要么就是咱俩,要么就是咱仨,要么就是你俩。我在想,那个女人要想趁虚而入的话,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你不清醒的状态。你觉得有没有这个可能?”孙颖之道。

    曾泉,陷入了深思。

    孙颖之便说:“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是觉得这也是一种可能。我已经找人去顺着这条线去查了,希望可以查到什么。不过已经过去六年了,想查出来不容易。”

    “谢谢你,颖之。”曾泉道。

    “别客气。”孙颖之道,“额,那你去上班吧,我不打扰你了。有消息的话,我告诉你。”

    “嗯,颖之,再见。”曾泉说完,就挂了电话。

    孙颖之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急促鸣音,嘴角,溢出一丝苦涩。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孙颖之放下手机,端起手边的咖啡,喝了口。

    门上,传来敲门声。

    “请进!”孙颖之道。

    “夫人那边打电话过来叫您参加今天的午宴。”勤务人员道。

    “哦,时间到了跟我说一下,我要出门一趟。”孙颖之说着,就站起身了。

    “好的,我跟刘排长打电话安排一下——”勤务人员道。

    说完,勤务人员就出去了。

    孙颖之换了一套衣服,梳了下头发,拿起手机,背上包包,出门了。

    她的警卫排长在门外等着她。

    “去哪里?”刘排长问。

    “酒吧!”孙颖之道。

    刘排长愣住了,这么大清早去酒吧?现在酒吧不是都在关门休息吗?

    可是,孙颖之上了车,刘排长坐在旁边。

    “你说,是不是只有在男人喝醉失去意识的时候才能取到精子?”孙颖之看着刘排长,道。

    刘排长脸一红,道:“额,如果要不知道的话,应该就是这样——”

    “妈的,醉了能硬吗?”孙颖之道。

    “颖之——”刘排长道。

    “我不问你了,赶紧去那边找人吧!你找的人能行吗?要不让以珩去查?”孙颖之问道。

    “你放心,都是安全局的精英。”刘排长道。

    “这件事得尽快查出来,不能拖。”孙颖之说着,从包包里取出一张照片,仔细看着。

    刘排长看了眼,那是杨思龄二十岁时候的照片,孙小姐已经把这照片给了他,安全局的朋友已经在拿着这照片查了。

    “我怎么还是没有印象呢?”孙颖之看着照片,道,“我得醉成什么样子才失忆啊?”

    “应该是时间太久了——”刘排长只好这么说。

    事实上,刘排长想说,为了曾市长,你喝醉失忆的时间还少吗?只是,这话还是不能说出来的。

    车子,开向了后海的酒吧街。

    那段时间,她和曾泉几乎泡遍了这里的每一家酒吧。

    虽然时间过去了六年,可她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在这里找到什么线索。比如说杨思龄有没有出现在她和曾泉的一个趴上面,或者是服务员之类的。她觉得自己不会邀请杨思龄那种级别的,不过也难说有客人会带着杨思龄参加,毕竟像杨思龄这种想要抓住机会钻进上层的圈子里的年轻女孩子太多了。六年了,她不知道自己邀请过什么人,但是,这些酒吧还在——当然,有些不在了,不在的那些已经有安全局的人去追踪老板查询工作人员的信息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就不信没有人对杨思龄没印象。

    刘排长坐在旁边看着孙颖之这么认真,心里也是叹息的不行。

    孙小姐啊,就算是天塌下来都不皱眉的人,只要涉及到曾市长的事就会让她神经紧张起来。

    孽缘啊孽缘!

    京城里的酒吧街不在少数,孙颖之几乎把自己那一阶段泡过的所有酒吧都派人去查了,当然,有些地方是她喝断片了忘记了的,刘排长全都给她记着呢,毕竟要把断了片的她扛回去。

    虽然已经派了人在调查,可孙颖之依旧觉得不放心,她很着急,这件事必须尽快有个结果。所以,她才决定了今天早饭后出门亲自去查,哪怕昨晚她才睡了两个小时。

    大清早的后海,人并不是很多,车子,停了下来。

    前排的警卫下车给孙颖之开门,穿着长筒高跟靴的孙颖之下了车,过膝的风衣,衣角被吹得翻滚着,连同她的长卷发。

    “敲门!”她点了一支烟,对警卫说道。

    警卫员便去敲门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来开门。

    “抱歉,我们现在不营业——”酒吧的工作人员话还没说完,就被警卫员一把推开,孙颖之就进来了。

    高跟靴的鞋跟踩在木地板上,发出清晰的声音。

    “叫你们老板来,马上!”孙颖之说道。

    “你们什么——”工作人员没说完,就看见孙颖之坐在沙发上,两条腿踩在桌子上,翘着脚,赶紧应声道,“好,好,我马上打电话。”

    “十分钟必须到,要不然,换个地方聊。”孙颖之吐出一口烟,说道。

    工作人员也是被吓到了。

    “把这一条街上的每一家都通知一遍,我要挨个去问,让他们老板都在店里等着!”孙颖之说道,看了眼另一个工作人员。

    “还不快去?”刘排长说道。

    “好的好的。”那个工作人员飞一样就跑了出去。

    京城里权贵太多,凡是孙颖之这种气场的,不用问她是什么来头,只要听命就够了。敢这么霸气的,没几个人能惹得起。

    孙颖之坐在那里,继续抽着烟。

    这是孙小姐的做派,她身边的警卫员都很清楚。

    她就是那种走到哪里,只要一个眼神,就会有气场超过两米的那种效果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太爱曾市长,孙小姐也不会这样啊!刘排长在心里叹气。

    与此同时,在沪城,曾泉已经到达了办公室,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了解了一下昨晚事故的情况,所有的工人都被救出来送往医院,医院正在全力抢救。不过,出现这样的事故,政府机关的监管作用不容忽视,于是,曾泉便让主管的副市长许市长来到他办公室,一起去医院查看工人的情况,然后召集安全生产以及各大主要建筑公司和市政等部门的负责任开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