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1章 怎么会不爱啊
    和曾泉的这次争吵,比起上次曾雨揭露曾泉暗恋苏凡那次,程度并不轻多少。方希悠自己很清楚,这么一吵,曾泉那里肯定是不高兴,甚至他们可能会冷战很长一段时间。可是,他们经常在冷战,不是吗?经常互相不理睬,经常无话可说。

    这么一想,方希悠的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也许,父亲说的对,如今这一切,都是当初她的固执坚持造成的。由于她的固执坚持,曾泉被迫接受了违背心意的婚姻,以至于婚后两个人形同陌路。由于她的固执坚持,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抓住了机会陷害曾泉,这才有了现在这样棘手的局面。由于她的固执坚持,他们两个人,从挚友,变成了互相怨恨的夫妻。

    黄浦江边,轮船上传来的汽笛声,似乎从百年前就没有改变过,连同这路边的老楼。不变的很少,变了的,更多,人,还有车,还有更多的楼,更多的声音。

    风,吹动着她的头发,冷吗?身体不冷,冷了的,是她的心。

    趴在河边的栏杆上,方希悠看着江上来来往往的船只。一切,如同电影里的情景一样,看着近在眼前,却是一点都不真实。

    那么她呢?她真实吗?她是真实活在这个世上的,还是作为一个幻象活着的?是她自己的幻象吧!她自己对于她认为的他心里的那个她的幻象吧!

    风,吹着她的脸庞。

    这个时间,苏凡应该已经见了杨思龄了吧!也许,苏凡还能博得杨思龄的信任,从而得到关于整件事的真相呢!这样一来,曾泉他就可以一辈子有理由感激他的妹妹,继续关心他的妹妹了。

    挺好的,这样,挺好的。

    挺好的啊!苏凡,继续是他心里那个善解人意的苏凡,而她,依旧是他认为的那个冷冰冰的、丝毫不理解他不关心他的方希悠。

    很好!

    可是,如果真的很好的话,她的心,怎么会这么疼?疼的说不出,疼的——

    眼睛里,流出了液体。

    一定是吹了太久的风了,不该吹风的,吹风对眼睛不好。

    她擦去眼角的泪,双手插进风衣口袋,准备离开。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掏出来一看,是沈家芝?

    方希悠愣了下,接听了电话。

    “沈大姐,你好。”方希悠道。

    “曾夫人,您好。之前您在我这里订的衣服,不知道您想要什么样式的扣子?”沈家芝问。

    “扣子?已经要钉扣子了吗?”方希悠问。

    “哦哦,还没有,还没有。衣服还在做,我想问,您如果有中意的扣子样式,可以让您的秘书发给我,我这边给您去订。因为有些品牌的扣子需要预定,时间会比较长一点。”沈家芝道。

    “这样啊!上次咱们没有选扣子吗?”方希悠问。

    “选了,只是那个扣子的样式,现在我放在布料上看了,感觉不是很完美,如果您有中意的就告诉我,或者我可以发一些草图给您挑选一下——”沈家芝道。

    “哦,我去您店里看看吧!”方希悠道。

    “好的呀好的呀,您现在就在沪城吗?”沈家芝忙问。

    “嗯,我等会儿就到了。”方希悠说完,就挂了电话。

    车子,就在路边停着,秘书和警卫员都在车边站着,等着她。

    方希悠上了车,就让车子开向了沈家芝的成衣店。

    她爱曾泉吗?她爱吗?她爱啊!怎么不爱呢?虽然恨他,虽然和他吵架,虽然——可是,她还是,爱他!

    车子,朝着沈家芝的店开了过去。

    手机,又响了。

    是姬云期打来的。

    方希悠接了电话。

    “怎么了,云期?”方希悠问。

    “你去沪城了?”姬云期问。

    “嗯,怎么了?”方希悠问。

    “我,我听长清哥说了泉哥的事。”姬云期道。

    方希悠“哦”了声。

    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姬云期和顾长清因为是家里人,知道也没什么错。如果是外人,肯定要觉得她遇上这样强有力的小三和私生子会很可怜。

    她不喜欢让别人同情自己!

    只有弱者才需要同情,她不是弱者!

    “长清哥说,孙小姐的那个警卫排长找了他在帮忙调查。你知道吗?”姬云期道。

    “颖之?”方希悠愣住了。

    “嗯,长清哥说孙小姐那边逼的很紧,刘排长只找了亲近的人帮忙,并没有惊动总局。”姬云期道。

    关于孙颖之和曾泉的事,姬云期也是知道的。

    打这个电话,姬云期也是想提醒她,方希悠明白。

    真是热闹!

    一个生了他的孩子的女人被关了起来,他暗恋的女人,和暗恋他的女人都在帮他调查,好像全世界就只有她在这里闲的给他做衣服。

    “希悠姐?”姬云期见方希悠没回答,便叫了声。

    “嗯,我在听。”方希悠道,“没事,那就让我哥去调查吧!早点查清楚也好。”

    “你别难过,泉哥是冤枉的,他不会——”姬云期安慰道。

    “我明白,云期,谢谢你安慰我。”方希悠说着,望向车窗外。

    “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很艰难,泉哥他也压力很大,你们别被那些坏人的阴谋给弄的彼此怀疑,好吗?如果你们两个不能好好儿的,那些人的目的才就达到了。”姬云期道。

    方希悠苦笑了,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姬云期也这样,明事理,是吗?明事理!

    一直以来,明事理不是她的头衔吗?怎么现在她觉得所有人都明事理,只有她不?

    “谢谢你,云期,我没事,我们没事。好了,你赶紧挂了吧,别影响孩子,手机辐射太大了。”方希悠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