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2章 怎么说的出来?
    念卿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只是觉得好奇,看见这样的房子,不禁问道:“妈妈,我们为什么要来这样的地方啊?bobo搬家了吗?”

    苏凡刚要解释,苏以珩就对念卿说:“她们暂时在这里住,等过几天就回家了。”

    “那这里是在度假吗?”念卿问。

    “额,算是吧!”苏以珩道。

    苏凡看着苏以珩,苏以珩看了她一眼,苏凡便牵着念卿的手往楼里走了,苏以珩跟着她们。

    对于眼前这一切,念卿是完全不明白,也不适应的。

    这是度假的地方吗?不太像啊!

    “我明白了,这是像穴居人一样在生活,是吗?”念卿从电梯里出来,走到bobo住的那个房间门口,才对母亲和苏以珩说道。

    穴居人?

    居然想到——

    苏以珩和苏凡对视一眼,小孩子真的是天真无邪,他们不会把恐怕的事情想成是恐怖的,反而在当成一种游戏一样。而这,也是小孩子的悲哀啊!就像是那个二战电影里演的一样,即便是在集中营里,小孩子还是把那一切的不幸想象成游戏。

    于是,苏以珩便让手下打开门,念卿就跑了进去。

    “bobo——”念卿叫着。

    bobo正在屋子角落里的游戏区那里玩玩具,一听见念卿的声音,就马上起来了,跑向念卿。

    两个小女孩拥抱在一起,哈哈笑着。

    “你在玩什么?我们一起玩吧?”念卿道。

    “好啊,这是我的新玩具,很好玩的,你看——”bobo说着,拉着念卿的手,来到游戏区。

    这是一幢三层别墅样式的玩具屋,摆在地上大约有两三平米,里面真的是各种家具俱全,还有小人。

    “这是你的新芭比玩具屋?”念卿问。

    “嗯,不错吧!”bobo高兴地说。

    “就是咱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广告啊!”念卿道。

    “最新款,对不对?”bobo道。

    念卿点头。

    “来,我们一起玩。我要给芭比洗澡了。”bobo道。

    于是,坐在一旁的杨思龄站起身,朝着苏凡走来。

    “谢谢你带念卿过来。”杨思龄道。

    苏凡摇头。

    苏以珩走到两个孩子身边,问道:“你们想吃什么,还是想喝什么?”

    “我要——”念卿就开始说了,两个小孩子点着吃喝,苏以珩便让手下去准备了。

    “这里真好玩,bobo,我想和你一起住在这里。我们可以当穴居人,住在地下,真是太有趣了。”念卿道。

    bobo噘着嘴,道:“我不喜欢,妈妈不让我出门,我只能在这个房间待着,不好玩。”

    “那我们等会儿去外面探险。”念卿道,bobo不说话。

    “我们谈谈?”苏凡对杨思龄道。

    “我在等你。”杨思龄道。

    苏以珩便领着苏凡和杨思龄来到隔壁的房间,也就是昨天方希悠和杨思龄谈过话的那个房间。

    门关上,苏以珩就出去了。

    “昨天我和你嫂子在这个屋子里,被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杨思龄绕着桌子慢慢走着,手在桌面上划线。

    苏凡看着她。

    “迦因姐,当初你是不是也被霍书记的前妻给训斥过?”杨思龄停下脚步,看着苏凡,问道。

    “都是过去的事了。”苏凡道。

    杨思龄叹了口气,道:“唉,你说,这些女人怎么回事?你自己霸着那么好的一个男人,又不体贴又不爱,还连孩子都不生,你说,她们这么做有意思吗?动不动就用道德标杆来压你,可她们又做了什么呢?难道做人家的老婆,就可以为所欲为,却唯独可以不去爱那个男人吗?你说,是不是,迦因姐?”

    苏凡不语。

    “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了,真是,唉,怎么好男人都被这种自私自利的女人给抢走了呢?”杨思龄说着,看着苏凡,“霍书记还是很幸福,遇到了你,要不然,他一辈子都得在那个前妻的阴影里活着。不过,你也是不容易啊,迦因。”

    “没那么夸张。”苏凡道。

    虽然她和孙蔓当初有过很不好的交手,可是,毕竟都过去很多年了,而且,当初的确是她做了伤害孙蔓的事,现在就不该诋毁孙蔓,不该指责霍漱清的上一段婚姻怎么样了。毕竟,破坏别人婚姻,不是件光彩的事,并不值得骄傲。

    可是杨思龄不知道苏凡的想法。

    “你啊,就是太善良了。”杨思龄道,“你看看你哥,还有我爸,他们都被逼着娶了那种自私讨厌的女人,却丝毫不尽妻子的本分,不生孩子,或者就是在家里一天到晚挑拨是非,你说,这样的女人,不是活该被别人抢了他们的丈夫吗,是不是?我觉得啊,你哥哥,曾市长,就应该在外面多养几个女人,让那个方希悠好好反省自己的行为——”

    “思龄,我们谈点别的,可以吗?”苏凡打断了杨思龄的话,道。

    “你觉得我说错了吗,迦因姐?”杨思龄问道。

    “婚姻的事,没那么,没那么简单。”苏凡道。

    是啊,只有结婚了,才知道婚姻不是那么简单的可以用加减法来计算的,没有公式可以来套用,也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

    “难道你觉得方希悠做的是对的吗?”杨思龄问道,“难道你觉得你和霍漱清在一起,是错了吗?”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思龄——”苏凡道。

    “我知道你是偏向方希悠的,不管怎么说,她是你嫂子,你总是偏向她的。你和我,我以为你会理解我,会支持我,毕竟,毕竟我们有同样的遭遇,我们都爱自己心里的那个男人,我们都为那个男人生了孩子,我们都辛苦地抚养了孩子,我们都——”杨思龄道。

    “思龄,别说这个了,好吗?不要说我嫂子了,好吗?”苏凡打断了杨思龄的话,道。

    杨思龄看着她。

    苏凡也看着杨思龄。

    不行,她不能这样,不是来骗取杨思龄的信任,来查清事情真相的吗?她怎么就——

    苏凡,苏凡,你真是,不能,不能这样。

    顺着她的话,做她的知心姐姐。她当你是同路人,那你就做她的同路人。

    “对不起,思龄,其实,其实,你说的对,方希悠是我的嫂子,我不能说她的不对,毕竟,你也知道她——”苏凡道。

    “我明白,迦因姐,方希悠就是用她的出身来压着咱们,她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这一点,她唯一的优势也就是这个了。”杨思龄道。

    “谢谢你理解。”苏凡道。

    什么时候就和你“咱们”了?苏凡真是想不通。

    不过,这是个好开头。

    “思龄,你坐,我们坐着聊。”苏凡道。

    于是,两个人便坐在了沙发上,而不是和昨天方希悠在的时候那样,坐在桌子的对面。

    “迦因姐,你哥哥,他什么时候来见我们?他有没有说过接我们回家?”杨思龄拉着苏凡的手,问。

    “额,思龄,我哥,我哥他也想来看你们。可是,你知道——”苏凡道。

    “是,我明白,有方希悠在,他也没办法。”杨思龄道。

    苏凡对杨思龄这种不知道哪里来的迷之自信感觉到很喜欢,这样就省了她很多事了,只要顺着杨思龄的思路就可以。

    “是啊,他,没办法。”苏凡道。

    杨思龄叹了口气,道:“如果换做是我,我一定不会像方希悠那样对他。”

    “我相信。”苏凡道。

    说着这样违心的话,苏凡真是要回去好好漱口了。

    “真的吗?”杨思龄欣喜地问苏凡。

    苏凡点头,道:“我哥他就是需要有个人好好地爱他,给他家的温暖。你这么爱他,你们还有了bobo,这不就是一个家吗,是不是?”

    杨思龄的脸红了,道:“他不一定会喜欢我。”

    “才不会呢!”苏凡拉着杨思龄的手,道,“我跟你打包票,他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善解人意的女孩子,真的。”

    杨思龄满面含春,苏凡都想要吐了。

    这种话,她怎么说的出来?

    “不过——”苏凡见杨思龄深深陷入了这个幻想,便引入正题。

    “不过什么?”杨思龄马上就上钩了。

    “你应该知道,你的情况和我当时不一样,我那个时候,霍书记没人盯着,而且他也离婚了,可是,你这里,我哥和我嫂子离婚,几乎,很难。”苏凡一脸为难地看着杨思龄。

    “我明白,我明白。”杨思龄道。

    “不过,这件事,还有解决的办法。”苏凡陷入了深思。

    “什么办法?”杨思龄拉住苏凡的手,追问道。

    “只要我奶奶支持你,那就没问题了,谁反对都没用。我爸也不敢反对。”苏凡道。

    “真的吗?”杨思龄惊喜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