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3章 这样的人很可怕
    苏凡没有想到杨思龄会这样沉不住气,她还没怎么费心思,杨思龄就已经自乱阵脚了。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她东想西想,被杨思龄揭穿就麻烦了。

    “让奶奶见见bobo吧,迦因姐,好不好?你帮帮我。我们母女的未来,就全靠你了。”杨思龄恳求道。

    苏凡当然是要帮忙的啊!

    “我当然是来帮你的,要是不帮你,我来这里干什么?”苏凡道。

    “可是,你家里要是知道你帮我——”杨思龄还是有警惕心的。

    苏凡在心里大呼不妙。

    “他们不会知道的。”苏凡道。

    “那,你来看我们,你家里就没说什么吗?你怎么——”杨思龄开始怀疑了。

    怀疑这个东西很可怕,一旦开始怀疑,那就像是一条细绳,不管你怎么拉,拉多久,还是拉不到头。

    “是因为念卿闹着找bobo,我爸妈没办法,就让我带着念卿来了。”苏凡撒谎道,“你也知道念卿在我家里有多霸道了,谁都拿她没有办法。”

    杨思龄看着苏凡。

    “不过,还是我想见你。”苏凡拉着杨思龄的手,道。

    “你想见我?”杨思龄不敢相信。

    “我哥让我来见你的,他说昨天我嫂子来了,肯定说了很多伤你的话,他让我过来看看你。”苏凡继续说。

    一个借口不够份量,那就来两个。

    而这个,明显是最有份量的。

    杨思龄脸上,又是那种少女怀春的表情,苏凡这才松了口气。

    曾泉啊曾泉,对不住你了!苏凡心想。

    “思龄,昨晚我妈去你家了。”苏凡道。

    “干什么?”杨思龄惊呆了,看着苏凡问。

    “我妈还能干什么?肯定是去吵架了呗,我陪着去的,她和你爸还有你阿姨,吵了好一会儿。”苏凡道。

    杨思龄不语。

    “我妈是一心向着我嫂子的,你应该也知道,我妈很疼我嫂子的。她是不会看着你和bobo把我嫂子赶走的,所以就去找你爸了。”苏凡道。

    妈呀妈,对不住了。苏凡心里念叨着。

    “他们,说了什么?”杨思龄问。

    “我妈就骂了你爸和你阿姨,后来你阿姨就劝她,跟她认错,然后,你阿姨就在我妈面前说你的坏话。”苏凡说着,看着杨思龄。

    杨思龄,果然是生气了。

    这是罗文因的主意,要在杨思龄和她后妈之间挑拨,一定要让她们互相恨的要死。这样,就算是杨思龄回家了,杨家也不会说团结一心对付曾家了,家庭矛盾会让他们彻底分裂。

    “我没想到你阿姨那么,那么讨厌。小时候把你赶走,后来又对你和bobo——”苏凡道,“如果不是昨晚听见她跟我妈说,我还真是不敢相信,平时她都是一脸笑容,没想到那么歹毒。”

    “她就是那样的人,恨不得我死掉。”杨思龄道。

    苏凡拉着杨思龄的手,道:“你真是可怜,思龄。我一直以为我从小没有在父母身边长大挺可怜的,可是,至少我养父母对我还不错,没有像你阿姨那样。”

    杨思龄冷笑了一下。

    苏凡看着杨思龄的这一笑,想起昨晚回家的路上,母亲对她说的话。

    母亲说,杨思龄从小被父亲和继母这样对待,性格已经扭曲了,没有正常的人生观和是非观,“这个人,会很可怕”。

    也许吧,这样的人,很可怕。

    母亲说的对,杨思龄的确性格扭曲了,要不然也不会陷入对曾泉的幻想之中,做这种完全不切实际的、几乎是笑话的梦了。

    不过,如果杨思龄不是这样的性格的话,也不好骗啊!

    “思龄,你放心,只要你来我们家,我奶奶,还有我姑姑,大家都会疼你的。”苏凡道,“还有我,还有我哥,大家都会好好疼你和bobo的。”

    “我相信你,迦因姐。你是我唯一可以信任和依靠的人了。”杨思龄道,“我爸就只知道利用我来给他得到权利,我对那些没兴趣,我只想要阿泉,我只想和他一起抚养我们的bobo,只想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生活。就这么多。其他的,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要我的家,属于我的家!”

    杨思龄的这番话,让苏凡的心头,不禁颤了下,眼眶也润湿了。

    这是真的眼泪,不是她假装的。

    可杨思龄,是被苏凡的眼泪打动了的,和苏凡抱在一起。

    苏凡拥着杨思龄,静静坐着。

    苏以珩站在外面,隔着玻璃墙看着这一幕。

    看这情形,苏凡应该进行的很顺利啊!

    没想到苏凡真的,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成功了。

    “其实,以前,当初我和霍书记在一起的时候,最开始的时候,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苏凡道。

    杨思龄看着她。

    苏凡抬手,擦去眼角的泪,道:“虽说我养父母对我还不错,可是,毕竟,不是亲生的,还是有些,有些,”苏凡顿了下,“时间久了,就会觉得那不是自己的家。我就一直想着好好读书,然后找工作赚钱,有个自己的家。”

    杨思龄拉着苏凡的手,道:“霍书记很爱你,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了,对不对?”

    苏凡点头,看着杨思龄,道:“你也会的。我哥他,是个非常善良的人,真的。他就是看着拽拽的样子,可是,他的内心,很善良。”

    杨思龄点头,道:“我知道。”

    “你,和他怎么认识的?”苏凡顺势问道。

    也许是因为触及到了情感深处,杨思龄也没有多想什么,便和苏凡说:“其实,我和他,认识的时间很短,只见过两次面。”

    “两次?”苏凡问。

    杨思龄点头道:“就算是只有一次,我也爱他,就一次,就爱上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