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5章 半信半疑
    真是奇怪,曾泉的记性还真是差啊!都那样了,一定印象都没有?

    苏凡脑子里现在疑问很多。

    昨晚杨思龄的继母告诉母亲,bobo是试管婴儿,可怎么杨思龄——

    既然有疑问,趁着杨思龄这会儿这么喜欢聊,苏凡便说:“思龄,昨晚你阿姨说bobo是试管婴儿——”

    杨思龄一听,惊呆了,看着苏凡。

    “她是在胡说,对吧?”苏凡道。

    这是个关键。

    如果bobo真的是试管婴儿,那精子怎么来的?杨思龄说的就是假的了吗?还是说,有真的?

    “对不起,思龄,这是你的私事。我不该问,只是——”苏凡顿了下,道,“你阿姨已经这么和我妈说了,到时候我奶奶怎么相信bobo是我哥唯一的孩子,而不是,不是很多试管婴儿中的一个呢?如果是试管婴儿的话,能有一个就会有其他的,对不对?”

    杨思龄的表情,僵住了。

    “我是相信你的,思龄。我也希望你可以带着bobo和我哥在一起生活,可是,如果别的女人也有我哥的孩子,到时候,你怎么办?”苏凡道,“如果真那样了,我奶奶是一个都不会要的,思龄。”

    可是,杨思龄,始终一言不发。

    “思龄?”苏凡问。

    “bobo是他留给我的,不是什么试管婴儿。他那晚都没有戴tt,我怎么就不能怀上呢?”杨思龄道。

    “你别误会,思龄,我没有怀疑你,真的。你阿姨那么说了,我爸妈现在都知道了,现在我带bobo去见我奶奶,万一我奶奶逼着我爸承认bobo的时候,我爸说bobo只是其中一个试管婴儿怎么办?”苏凡道,“既然我们要做这件事,就必须要板上钉钉才行,以后不管谁来找事儿,都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你明白吗,思龄?”

    苏凡这么认真的表情,让杨思龄也没办法怀疑苏凡的诚意了,她也相信苏凡是在为她着想。

    “bobo不是试管婴儿,你要相信我,迦因姐。”杨思龄拉着苏凡的手,道。

    即便如此,苏凡还是在怀疑杨思龄,可是,她笑了下,道:“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要不,我现在带着bobo去吧!免得时间长了,有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谢谢你,迦因姐。”杨思龄抱住苏凡,道。

    “别这么说。”苏凡拍拍杨思龄的背,道。

    这时,门上传来敲门声,是苏以珩的手下拿着咖啡进来了。

    苏凡起身。

    “霍夫人,咖啡。”

    “谢谢。”苏凡道。

    端起咖啡,苏凡对杨思龄道:“走,我们过去看看孩子们吧!我和以珩哥商量一下,带bobo走。”

    “你和苏总商量?”杨思龄呆住了,“他不会同意的,他是方希悠的人,他——”

    “思龄,你错了,以珩哥他一直都是支持我哥的,而且,他也希望我哥有个孩子的。等会儿我去说服他,你放心。”苏凡道。

    可是,杨思龄很怀疑。

    世人都知道苏以珩是方希悠的骑士,方希悠让他往东,他绝对不会往西。怎么会帮她呢?

    “以珩哥,他很聪明的,相信我,思龄。”苏凡道。

    杨思龄半信半疑地点点头。

    “走吧。”苏凡拉着杨思龄的手,两个人端着咖啡离开了屋子。

    苏以珩在外面和雷默低语,看见苏凡出来,便走了过去。

    杨思龄一言不发,就走进了念卿和bobo正在玩耍的屋子。

    “怎么样?”苏以珩等杨思龄关上门,问苏凡道。

    “她说bobo不是试管婴儿。”苏凡看着苏以珩,“她说我哥和她发生过关系。”

    苏以珩看着苏凡,一言不发,表情,有些奇怪。

    “你,知道吗?”苏凡问,“她说她和我哥见面的时候,是在颖之姐的party上。说是有个什么领导的女儿带着她去的,去过两次。然后第二次我哥醉了,就和她——”

    苏以珩依旧一言不发。

    “怎么了,以珩哥?”苏凡道,“我哥他,他喝醉之后会那个,那个什么吗?”

    “额,是有过那样的事。”苏以珩道。

    苏凡盯着他,不敢相信。

    “男人这个,很正常——”苏以珩的话说出来,才发现苏凡盯着自己,便说,“那段时间,颖之倒是经常和阿泉出去玩。”

    “颖之姐会不会知道什么?”苏凡问道。

    “如果她知道的话,不就告诉我们了吗?我感觉她可能也不回到这件事怎么发生的。只是,在颖之的聚会上除了这样的事,颖之恐怕就要气死了。”苏以珩道。

    比起孙颖之可能的自责和愤怒,此时苏凡的心里,自责更深。

    她想自作多情地把自己放在哪个位置上,就认定自己是那个让曾泉痛苦到晕厥的人,她没有那个没理,真的,没有。

    可是,杨思龄的话,在她的脑海里一直不停地响着,提醒着她——

    “以珩哥,我刚刚订杨思龄,我带着bobo去见我奶奶。”苏凡道。

    苏以珩盯着她,道:“不是用念卿代替吗?你是说真的带——”

    苏凡点头,道:“要让杨思龄说出事件的真正真相,就只有这么做,让她相信我们家会接受她,要不然——”

    “你说的对,得让她说出实情。阿泉的确是会在酒醉后做那种事,可是,他从来都不会在外面留下孩子——”苏以珩道。

    “你,什么意思?”苏凡问。

    “他是用condemn的,那些女人,不管别人跟他说干净还是什么,他都是不相信的。所以,这个杨思龄说的话,只有一部分可信。”苏以珩道,“外面要知道那个袋子里的精子,除了杨思龄自己用了之外,其他的都去哪里了?就杨思龄这个脑子,不足以相处这么完美的计划。就算她想得出来,那些东西必须要拿回来。”

    苏凡呆住了,盯着苏以珩。

    良久,苏凡才说:“是啊,我是挺说过有人用那个里的精子做试管婴儿的。”

    “嗯,现在那些精子的下落是关键。只是,杨思龄让你带着孩子见奶奶——万一奶奶真的见了孩子,后面咱们又说那孩子不能认,奶奶的身体——”苏以珩道。

    “是啊,我也这么担心。bobo没见过我奶奶,我们可以找人假扮一下,糊弄过去,等我带着她会来,杨思龄不就相信了吗?”苏凡道。

    “好办法。”苏以珩道,“找谁来假扮——”

    “顾希的化妆术那么厉害的,而且她也了解我奶奶,让她假扮,又安全又不会被识破,怎么样?”苏凡建议道。

    “好是好,可是,我还没跟她说过这件事——”苏以珩道,“算了,我给她打电话。你先去跟她们待着,我安排好了就来叫你。”

    “好的。”苏凡就走向了杨思龄和孩子们在那个屋子,拉开门走了进去。

    苏以珩走到一旁,给妻子拨出了电话。

    此时的顾希,正在家里陪着儿女读书玩耍。

    两个孩子一会儿要在一起玩儿,一会又要分开,总之就是比较事多。

    顾希和保姆们陪着两个,宽阔的儿童游戏室里,一点都不觉得空荡。

    “怎么了?”接起电话,顾希问道。

    “你干嘛呢?”苏以珩问。

    “陪孩子啊!”顾希说着,女儿就把球踢到她怀里了,她便捡起球朝着女儿的方向扔了过去。

    “你先走到安全的地方,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苏以珩道。

    重要的事?

    他说的重要的事,那就都是重要的事。顾希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这一点默契还是有的。

    于是,顾希便起身,走向了游乐室里面的一个休息间,反锁了房门,坐在凳子上。

    “说吧,我听着。”顾希道。

    “进叔家邻居的那个孩子,就是和念卿好朋友的那个,是阿泉的私生女——”苏以珩道。

    顾希,惊呆了。

    “现在出事了,那家人要曾家认那孩子,我把她们母女带到我这里了——”苏以珩把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顾希也听明白了。

    “你昨晚愁的就是这事儿吧?”妻子问。

    “嗯,昨晚希悠和阿泉都回沪城了,事情很棘手——”苏以珩道。

    “我明白了,你说要我做什么?”妻子问道。

    “等会儿迦因要带着那孩子去见曾家奶奶,你呢,去我妈那边,化妆成奶奶的样子,和那孩子说说话,哄哄——”苏以珩道。

    “我知道怎么做了。去妈那边,没问题吗?”顾希问。

    “秉叔和妈不是都不在吗?没事。你跟那边的刘阿姨说一下,让她配合你一下,但是不要说为什么,明白吗?不能让她知道。”苏以珩道。

    “好的,你放心。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顾希道。

    “嗯,杨思龄肯定和那孩子说过奶奶住什么样的地方,现在只有妈那边可以糊弄了。绝对不能露馅儿,知道吗?”苏以珩叮嘱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