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6章 忍不住想
    就在苏以珩给顾希打完电话之后,他又给曾泉打了一个,把情况告诉了曾泉。

    曾泉听着苏以珩说的话,一言不发。

    “你放心,我会盯着的。不会出问题。”苏以珩道。

    “嗯,我知道了,以珩。”曾泉道。

    “你,还是没有印象吗?”苏以珩问。

    “没有,我只记得那个时候和颖之一起去玩过好多地方,但是对那个女人,什么都想不起来。”曾泉道。

    “没关系,我们慢慢查吧!”苏以珩道。

    因为苏凡并没有把曾泉醉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告诉苏以珩,此时苏以珩也就没有和曾泉说,曾泉也就不知道自己当时居然——

    可是,曾泉不知道,苏凡的脑子里一直的想这件事。

    和苏以珩一起带着bobo去见“奶奶”的时候,苏凡一路上一言不发。

    杨思龄是在骗她,还是说的真话?

    她不知道杨思龄所说的那个人是她,还是别人。

    想起那一晚曾雨在家里说的事,想起——

    苏凡闭上眼,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涌动着。而她的心,也一下下被撕裂着疼。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看待这件事?

    苏以珩看着她,心里也觉得奇怪,苏凡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有别的什么事吗?

    只有bobo一路上很开心,她知道自己要去见爸爸的奶奶,就很开心。一路上叽叽喳喳说着,见苏凡不说话,她就一直缠着苏以珩问东问西。小孩子哪里知道大人们的争斗?她只是觉得自己可以见到爸爸的奶奶,真的很开心。

    没办法,苏以珩只有陪着小孩说话,好在他自己也是经常在家陪孩子。是的,只要回家,苏以珩一定是陪着孩子或者妻子或者母亲的,陪孩子这方面,他也算是表现不错。尽管他陪孩子的时间很少,可是,用教育家的话说,有效的陪伴,不是看时间,而是看质量。那么,苏以珩这个爸爸的陪伴效果,一定是高质量的。

    因此,现在在这里应付bobo,对他来说也不是件困难的事。

    尽管作为江采囡父亲江丰年已经说服了叶首长放弃行动,不要去和曾家抢孩子,而叶首长也答应了,可是,今天这一路,苏以珩手下们的护卫工作,也丝毫不敢有懈怠。

    因此,这一路,大家都是悬着心的。

    与此同时,在沪城的方希悠和曾泉两个——

    曾泉依旧是忙着公事,关于那件事,只有接到电话得知进展而已。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前途还一片模糊,但是至少没有之前那么迷茫了。毕竟,有很多人都参与进来了,大家都在想办法解决。这些,足以让他感激了。苏凡、颖之、霍漱清、以珩,还有顾希,还有文姨,大家,所有的人,都在尽全力帮助他。

    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的时候,曾泉就使劲回想当初的事。

    从以珩的描述来看,和杨思龄那件事应该是和希悠结婚前那阵子发生的。那个时候,为了苏凡的事,他和父亲闹了一场,父亲当时甚至下令要让姚省长把苏凡——他是拼死和父亲去争取的,结果父亲就让他答应了希悠结婚。于是,他答应了结婚,可心里——

    颖之便带着他去各种趴,各种玩,跟过去一样玩,什么都不管,反正就是个玩儿。而杨思龄,就在那个时候出现了吗?

    可是,他怎么会和杨思龄那个呢?真是奇怪?他,他那段时间的确是心情很不好,很不好,可他也没有和女人再做那种事啊!怎么就偏偏是杨思龄——

    闭上眼,曾泉让自己陷入深深的记忆,努力从哪些模糊的记忆中寻找出蛛丝马迹。

    杨思龄,长什么样子?

    可是,他想不起来,什么,都想不起来。

    那段记忆,就好像从大脑里被抹掉了一样。

    究竟,怎么回事?

    接到沈家芝电话的方希悠,乘车来到沈家芝的店里。

    店里客人很少,偶尔有那么几个,都是悄声说话,因此,方希悠推开店门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曾夫人,您好!”店长马上就迎了上来,问候道。

    “您好,沈小姐呢?”方希悠问。

    “老板在楼上接待客人,刚来了两位客人,老板在亲自接待。您跟我来,在这边休息一下,我去找老板——”店长道。

    “不用了,我在这边坐着等就好了,别打扰其他客人。”方希悠道。

    于是,店长便领着方希悠和她的秘书警卫,一起来到了二楼的一间休息室。

    “您是要看纽扣,是吗?”店长让人给方希悠泡咖啡,然后问道。

    “嗯,您先把样式拿过来我看看。”方希悠道。

    店长便赶紧差人去拿了样板。

    看着纽扣的样式,方希悠的思绪,才算是一点点平静了下来。

    或许,抛开那个熟悉的世界,能让她忘记那个世界发生的事情,让她可以恢复理智。

    是啊,只有曾泉才会让她失去理智,只有苏凡——

    说是要抛开,可她还是忍不住会在脑子里想那件事,不知道进展到什么样的程度了,不知道他们都查出了什么。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就淡定不了了,眼睛也没看法专注看样板了。

    “这个好漂亮。”秘书坐在身边说道。

    方希悠看了秘书一眼,把样板递给她,道:“你先看吧,我出去透透气。”

    说着,方希悠就起身了。

    秘书忙说:“我陪您——”

    “不用了。”方希悠说着,就拉开门出去了,警卫员赶紧跟上她。

    店长也跟上了她。

    “你?”方希悠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了往上走的沈家楠。

    “方小姐?”沈家楠也很诧异,道。

    “你怎么——”方希悠道。

    沈家楠忙说:“哦,刚刚有个朋友打电话说,来我姐这里做衣服了,约我一起吃午饭,我今天中午没约,就过来了,没想到这么巧,碰到您。”

    “是啊,真巧。”方希悠道。

    沈家楠看着她,却见她脸色并不好。

    “额,您这是要走吗?”他问。

    “没有,我出去吹吹风——”方希悠道。

    其实,她刚刚不久之前才在黄浦江边吹了半小时的风,怎么这会儿又——

    是因为心情没办法平静,所以才觉得房间里没法待吧!

    “您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带您去个地方,可以好好吹吹风。”沈家楠道。

    方希悠愣住了,见沈家楠看着自己,她很快就敛定心神,对店长道:“麻烦您跟沈小姐说一下,我等会儿再过来看。”

    店长忙躬身答应,就看着方希悠跟着沈家楠下楼了,留下她的警卫员和秘书在楼上休息室。

    “你不用跟了,有沈总的人保护我。”方希悠对警卫员道。

    沈家楠的车子,就在楼下的停车位上,方希悠出了门就直接上了他的车。

    然而,沈家楠根本没有注意到一楼的等候区那里坐着一个男人,那是他那位朋友的手下,那个男人看见沈家楠走下楼,刚要起身问候,却看见沈家楠和方希悠出了门,一前一后上了沈家楠的车,着实愣住了。

    莫非,这是沈总的新欢?没听说啊!

    可是,就在沈家楠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己和一位神秘女子的隐秘交往,开始在沪城的圈子里传开来。好在那个手下并不认识方希悠,否则也就算是绯闻一桩了。

    沈家楠亲自开车,后面跟着他的保镖车,方希悠坐在他的副驾驶位上。

    这个座位,对于方希悠来说都是很新鲜的,她极少这样坐,今天,换个感觉吧!

    “您想去哪里兜风?”沈家楠问方希悠道。

    “不是您说要带我吹吹风吗?”方希悠看着他,问道。

    沈家楠淡淡笑了下,道:“我看您可能是在房间里待的有点久了,看起来脸色不好,出门了,空气新鲜的地方会好一点。”

    “您说的对,事实上,半小时前,我还在外滩吹风呢!”方希悠道。

    “看来我不带您去外滩是正确的。蒙对了。”沈家楠笑着说。

    他的心情很好,看起来。

    方希悠笑了下,道:“您真是神算子。”

    “我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沈家楠道,“特别是和美女在一起的时候。是您把好运气分给了我。”

    他说话不那么中规中矩,这一点,让方希悠感觉不一样。

    她原来是不喜欢中规中矩的,可她明明就是这样的人,怎么她到现在才明白自己喜欢什么呢?

    或许,曾泉也就是因为这一点才吸引到她,让她爱的吧!曾泉总是特立独行,可是又不让人觉得他可以耍酷玩帅,很自然,很吸引人。

    曾泉——

    一想到这个名字,刚刚有点明亮的心情,又暗淡了下来。

    沈家楠注意到她表情的变化,知道她有心事,便说:“我给你讲个故事,想不想听?”

    “故事?”方希悠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