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8章 我不是个好妻子吗
    风,从方希悠的耳畔呼啸着,吹动着她的发丝轻轻摆动。

    沈家楠的电话响了,是他的那个在姐姐店里做衣服的朋友打来的,问他是不是有事不能一起吃午饭了。

    “额,今天很抱歉,临时有点事。”沈家楠只好说。

    “得得得,那你回头有空了喊我,今天就放过你了。”朋友笑着道。

    “一定,我这两天就请你。”沈家楠道。

    挂了电话,沈家楠给方希悠重新倒了杯茶。

    “谢谢你。”方希悠道。

    沈家楠微微摇头。

    “其实,迦因她,挺好的。”方希悠道。

    沈家楠不语。

    “只是,我自己的心里,总是,总是过不去这个坎儿。”方希悠道。

    “这很正常,如果你不爱曾市长的话,这件事就很容易放下了。”沈家楠道。

    方希悠端起茶杯,苦笑了下,道:“爱吗?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他了。”

    “这个问题,我不是专家。”沈家楠微笑道。

    方希悠看着他,不禁笑了,道:“你已经是专家了。”

    “是吗?那我可能应该去做个心理咨询师了。可能我比较有天赋。”沈家楠道。

    方希悠微微摇头道:“因为你会听别人说,会,额,设身处地去想——”

    沈家楠听着她这么说,不禁淡淡笑了,道:“我可以把你这句话当做对我的夸奖!”

    方希悠笑了,没说话。

    “说出来是不是心情好点了?”沈家楠这么问,却觉得她很可怜。

    这样重要的事,对于她来说重要的事,她居然没办法和别人说出来,居然要对他这个不算很熟的人说,真是——

    心里,深深叹了口气,沈家楠望着她。

    “额,有点。”方希悠道。

    沈家楠不想问她更多,不想问她那个关于给曾市长生了孩子的女人的事,那样,太私密了。

    “这次出了事,迦因,迦因也挺帮忙的。”方希悠道。

    “一家人就是这样,对不对?”沈家楠道。

    方希悠点头。

    这时,方希悠的电话响了,是秘书打来的。

    “怎么了?”方希悠问。

    “方小姐,办公室有电话打过来,有份材料,想请您看看。”秘书道。

    “那我现在看一下,在邮箱里吗?”方希悠问道。

    “是的,方小姐。”秘书道。

    “我知道了。”方希悠道,“哦,对了,你们稍微等一下,我很快就过来了。”

    “是,方小姐。”秘书道。

    挂了电话,方希悠就打开了手机里的信箱,对沈家楠说了句:“抱歉,我有点工作要处理一下。”

    “没事,请便,额,我去看看厨房做了什么点心,给你拿过来一点。”沈家楠道。

    “谢谢你。”方希悠看了他一眼,沈家楠对她笑了下,就起身离开了。

    走到阳台的门口,沈家楠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

    她很认真地在看信箱,沈家楠的脚步,不禁多停了一分钟。

    曾泉和霍夫人的不伦恋,让她难受了这么多年。说她固执呢,还是说她太爱曾泉了呢?

    看她刚才哭成那个样子,难道说,之前他遇见她的时候那样流泪,也是因为这件事吗?

    沈家楠深深地叹了口气。

    方希悠静静坐在椅子上,认真阅读着邮箱里的稿件,没有注意到沈家楠亲自端着茶点来了。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坐在椅子上泡茶,喝茶。

    自从那天的扬州的茶园送走曾泉和方希悠,他就一直在忙了,直到今天依旧是一堆的工作安排,下午三点还要乘飞机去菲律宾签个项目。这会儿的安静,对于他来说,显得弥足珍贵。而且,的确是很珍贵。

    偶尔,他看她一眼,却不见他抬头。

    她是个很认真的人,做事认真,唯一,唯一就是在处理她和曾泉的事情上,不成熟。

    这个世上哪有完美的人呢?做到她这个样子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怎么能要求她什么都做的好?

    方希悠看完稿件,就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又重新发了过去,这才合上手机。

    “抱歉,我,好像用了很多时间。”方希悠抬头,见他依旧慢悠悠在那里喝茶,带着歉意微笑道。

    沈家楠微微摇头,递给她一杯茶,道:“你还在休假吗?”

    “是啊,夫人让我在沪城住着,没什么非去不可的事就不用去了。”方希悠道。

    “你的工作,好像也是没什么休息时间吧?”沈家楠问。

    方希悠点头,道:“这些年夫人分担的国是越来越多,所以我们这个办公室也就很忙了。”

    “既然夫人给你放假,就好好放松一下。曾市长在这边也是一个人——”沈家楠道。

    “在我去夫人办公室上班之前,我在家里待了好几年,从结婚之时就待在家里了。”方希悠道,“我感觉那几年让我休息够了,不想再休息了。事情那么多,怎么能放松呢?”

    沈家楠笑了。

    “我不是个好妻子,是吗?”她望着他,问道。

    “这个,我没有资格评价。”沈家楠道。

    “这些年,我身边的人都说我应该去阿泉身边住着,和他住在一起,因为我们是夫妻——”方希悠道。

    “难道你不想吗?”沈家楠问。

    “我,不知道。我也试过,我试过和他一起生活,可是,我们两个人,好像总是很别扭,有种说不出的别扭。”方希悠道,“我公公婆婆不是那样的,迦因和漱清也不是那样,他们在一起好像很自然,我不知道我和阿泉怎么就,很别扭。”

    “你是心里过不去曾市长和霍夫人的那个坎儿,是不是?”沈家楠道。

    方希悠看着他。

    “那件事在你心里扎着,一直都是根刺,没有拔出来,只会越扎越深。”沈家楠道,“我太太活着的时候跟我说过,如果两个人心里有芥蒂的话,是无法真正敞开心扉的,不能敞开心扉的话,是没有办法真正的心意相通。”

    “你太太?”方希悠问。

    沈家楠点头,道:“其实我今天和你说这些,很多都是她以前跟我说的话。我过去,也是和你这样,算是不够坦诚吧!有些话,也不想和她说,总觉得没有意义,或者就是以后再说之类的。可是我们都很忙,时间一错过,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方希悠望着他,道:“你和你太太的感情很好,是吗?”

    “额,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怎么说呢,可能是部队对我的影响太深,我总是喜欢处理事情比较雷厉风行一点,就是快一点。可是我太太,她就是属于那种敏感型的人,心理很敏感,却又是把什么话都压在心里,什么都不说。有时候我们出了问题,我就觉得婚姻的问题和工作一样,要快速解决,不能拖泥带水。可是,我这样的思路,在她那里就出了问题。”沈家楠说着,叹了口气,道,“现在想起来,是我逼她太多了。”

    方希悠一言不发,只是听他说。

    “我没有耐心听她说话,我总觉得以后有时间,有很多时间和她说,听她说,可是,到后来,她突然就走了,我也没有机会再和她说了。”沈家楠道。

    方希悠的心,沉沉的。

    “如果她知道你现在这样反思,一定会欣慰的。”方希悠安慰他道。

    沈家楠看着她,道:“你还有机会,如果有什么话,就和曾市长好好说。你们是青梅竹马,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方希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我和你太太,其实有点像。”

    沈家楠只是看着她。

    方希悠苦笑了一下,道:“我和阿泉之间,其实也是这样。我们结婚以后,很多时候,我其实,我其实都在怀疑他是不是心里想着迦因。那个时候迦因还没来,我们都不知道她就是阿泉的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