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9章 你是个好男人
    沈家楠注视着她。

    她是爱曾泉的,所以,她才会这样矛盾,这样纠结。

    沈家楠的眼里,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意。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沈家楠问。

    方希悠摇头,道:“现在又出了孩子这事儿,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

    “曾市长他应该不会这么糊涂的,我想,他被栽赃陷害的可能性更大。”沈家楠道。

    方希悠看着他。

    “你这么相信他吗?为什么?”方希悠问。

    “你不相信吗?”沈家楠反问道。

    方希悠,沉默了。

    “对于曾市长和你来说,现在追究事实的真相并不是最重要最棘手的,就是解决这件事。时间拖的越久,对你们越不利。”沈家楠道。

    方希悠点头。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有霍书记他们在,不会有问题的。”沈家楠道。

    “是啊,我知道。漱清是值得信赖的人!”方希悠道。

    “那么你呢?”沈家楠看着她,问。

    “我?”方希悠不明白他要问什么。

    “你打算怎么和曾市长解决这件事?”沈家楠道。

    方希悠不语。

    “你这么聪明的,应该很清楚,这件事针对的,不止是曾市长一个人,受害的也不止是曾市长自己,你们两个人的家庭,还有你们的家族,很多人都会被波及到。而影响最大的,就是你们两个人的家庭,是你!”沈家楠道。

    “他们都要我支持阿泉,要我——”方希悠道。

    “那你自己想做什么?”沈家楠打断她的话。

    方希悠看着他。

    “我不会逼着你说让你当做那个孩子和你无关一样去支持曾市长,你有权利表达你的悲伤和愤怒,没人可以指责你这么做。可是,我不想你在他最艰难、最需要你支持的时候,你不在他身边。希悠,如果你这么做了,将来你会后悔的。”沈家楠认真地说。

    希悠?

    方希悠愣住了,沈家楠的表情却是丝毫不变。

    他没有觉得他这么叫她并不合适,反而,好像他们是认识了许久的挚友一般,他可以这样称呼她。

    方希悠不想多心,不想把这个改变赋予什么特殊的涵义,却说:“我想,他可能并不需要我做什么。”

    “你们是夫妻,夫妻就是要同甘共苦的。”沈家楠道。

    方希悠一直注视着他。

    “所以,就算是你什么都不做,只要在他身边守候着他,对于他来说,也是莫大的支持。”沈家楠道,“因为这种类似的事件,男人最需要的,其实就是妻子站在身边,仅此而已。你的一个动作,就能代表一切。你不需要做什么,其他人也都能明白的你态度。”

    “就像希拉里一样为丈夫背书吗?”方希悠苦笑了一下,道。

    “男人们都希望妻子能像希拉里一样在那种情况下为自己背书站台。”沈家楠道。

    “你呢?你也是这样吗?”方希悠问。

    沈家楠不禁笑了下,道:“我?我只是个普通男人,我也是这样。”

    方希悠似乎有点失望,不说话。

    “可是,我不想你是被迫去做这件事。”沈家楠道。

    方希悠看着他,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有什么东西,在空气中变了。

    “你想清楚,你想要做什么,不是别人认为你该做什么。”沈家楠注视着她,道。

    方希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对他笑了下,道:“谢谢你和我说这些。”

    “我怕你觉得我这个人太婆婆妈妈。”沈家楠有点尴尬地笑了下,道。

    方希悠摇头,道:“没有人和我说这些。”

    “我想,可能是你和他们太熟悉了,他们关心你,肯定也会和你聊。”沈家楠并不知道她的具体情况,也许他是希望她有很多人可以交流,而不是一直这样压抑着自己。

    “是吧!”方希悠笑了下,“我,我的确,是,不够坦诚!”

    沈家楠看着她。

    “你太太很厉害,她说话很有哲理。我想,她说的很对,人是要坦诚一点才好。特别是夫妻之间——”方希悠道。

    沈家楠微微笑了下。

    “谢谢你,还有,我想,应该谢谢你太太。”方希悠道。

    “这是,算是我们的教训吧!我不想看着你和我们一样。”沈家楠注视着她,道。

    方希悠挤出一丝笑,低头看着手里的杯子。

    “我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方希悠看着他,问。

    “你妻子去世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没有再婚呢?是因为愧疚,还是很爱她?”方希悠问。

    沈家楠陷入了深思,方希悠注视着他。

    “额,刚开始可能是觉得愧疚吧!那时候就想,如果她活着的时候,我们可以好好生活的话,也许,我就不会说这样遗憾了。这样的情绪一直抱着,后来就完全,适应一个人的生活了吧,再加上工作忙,也就没那个心思了。”沈家楠道,说着,他看着她,“一个人,也就习惯了。”

    方希悠看着他,一言不发。

    两个人默不作声喝茶,直到方希悠说了句:“你是个好男人。”

    沈家楠看着她,笑了,道:“今天被你夸了好几次,我会骄傲的。”

    方希悠也笑了下,道:“我不会随便夸人的。”

    “那我就接受了,谢谢你。”沈家楠道。

    方希悠笑笑,不语。

    风,从两人身边吹过。

    方希悠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苏以珩打来的。

    “怎么了,以珩?”方希悠问。

    “事情有点麻烦了。”苏以珩道。

    “什么麻烦?”方希悠忙问。

    “那孩子,真是试管婴儿。”苏以珩道。

    方希悠,惊呆了。

    “怎么回事?”方希悠问。

    “杨思龄继母跟文姨说了做手术的医院,我派人过去查了。可是,那个医生做完手术后就失踪了。”苏以珩道,“手术记录也没有。”

    “那,那你怎么就肯定是——”方希悠问。

    “因为那个医院,和医生是存在的,只是医生不见了,记录没有。”苏以珩又强调了一遍。

    方希悠这才反应过来。

    她怎么会这样?

    “那个人找不见了吗?其他的医生和护士呢?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吧?”方希悠问。

    “还在追查。”苏以珩道。

    方希悠的心里,也是紧张了起来。

    “希悠,我觉得,可能阿泉是真的被算计了。”苏以珩道。

    “那些人不会只算计到这个地步,肯定有其他的计划。”方希悠道。

    “我知道,可是我们现在——”苏以珩道。

    “你和阿泉说了吗?”方希悠问。

    “没有,我跟霍书记已经说了。”苏以珩道。

    “漱清怎么说?”方希悠问。

    “他说让迦因或者文姨得尽快从杨家撬出点东西,要让她们说出其他的精子都在哪里,是不是还有别的孩子——”苏以珩道。

    方希悠无言以对,起身在地上走来走去。

    “迦因害没有收获吗?”方希悠问,“她不是去骗——”

    “杨思龄不说实话,迦因现在还在和她谈,骗她说奶奶很喜欢那孩子,奶奶会和进叔文姨谈,让他们接杨思龄和那孩子回家。”苏以珩道。

    “这种话,未必会信。”方希悠道。

    “是,我还在等迦因,可是就怕我们万一逼紧了,被杨思龄发现纰漏就完了。”苏以珩道。

    方希悠在地上踱步,沈家楠看着她。

    她看了他一眼,然后对苏以珩道:“我下午回京见杨思龄。”

    “你——”苏以珩道。

    “你——”苏以珩道。

    “以珩,你告诉迦因,不要逼的太紧,让她适可而止,暂时收手。下午,我去。”方希悠道。

    “你见她说什么?她更不会和你说真话的。”苏以珩道。

    “她们不就是想进曾家吗?我就让她们进!”方希悠道。

    电话两边的苏以珩和沈家楠都愣住了。

    “你,怎么,进?什么意思?”苏以珩问。

    “你忘了尤二姐怎么死的吗?”方希悠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