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1章 软硬不吃
    苏以珩这两天完全把精力放在这件事上,以至于公司已经完全不去了,所有的事,都是通过电话和网络解决。好在京通集团也算是百年老店了,特别是在苏以珩执掌这么多年来,整个集团从上到下形成了严格紧密的结构,分工明确,就算是苏以珩一两天不在,公司的运转不会出现任何问题,除了重大事件需要他处理,其他的事情,那么多的高管都可以搞定。

    到了这个时候,苏以珩也是庆幸自己多年对公司的改造见了成效,让他可以腾出手和精力来做其他的事,特别是曾泉这边的事。毕竟,他是曾泉和方希悠最坚强的支持者,他们两个很多事都是需要他去解决摆平的。

    只是,到了此时此刻,苏以珩透过玻璃墙看着杨思龄,也是恨不得直接剁开她的脑袋看清楚,看清楚她和曾泉的那些过往。苏凡那么努力了,都没有取得他们想要的结果,现在希悠要改变策略,把杨思龄领进曾家,然后关门打狗?

    这是一个办法,可是,这个办法会让希悠忍辱负重,而他不想看着希悠这样,她已经受了太多的委屈,怎么还能让她继续——

    苏以珩并没有给霍漱清打电话,看着杨思龄在苏凡面前继续演戏,苏以珩真是恨死了。

    这是这么多年来,继上次叶黎事件后第二次,苏以珩第二次出离愤怒,第二次不计后果——

    他拉开门,冲进那个房间,对苏凡道:“迦因,带着念卿出去!”

    苏凡愣了下,见苏以珩面色凝重,便起身带着念卿离开了房间。

    屋子里,只剩下杨思龄和bobo母女两个。

    bobo这两天和苏以珩相处下来,很是喜欢苏以珩,毕竟是从小缺乏父爱的孩子,苏以珩对她稍微亲和一点,孩子就黏上了他。

    此时,当屋子里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bobo就很自然地黏上了苏以珩。

    “叔叔——”bobo叫着他,扑向了他。

    苏以珩眼里的杀气,孩子看不见,可是杨思龄看的很清楚。

    是苏以珩失去了耐心吗,还是又有了新的变化?或者说,方希悠要让他干什么?

    “bobo——”杨思龄大叫一声。

    孩子不知道怎么了,呆呆地看着母亲。

    苏以珩的手,摸到了腰间的配枪,他可以在瞬间掏出枪,指着bobo。可是,那么做的话,bobo会被吓到。

    不知道是出于恻隐之心,还是被孩子这一声“叔叔”和这两日的笑容给影响了,苏以珩强压下了那股怒火,选择了另外一条方案。

    他依旧掏出了枪,杨思龄一下子呆住了。

    可是bobo不明所以,依旧笑着对苏以珩说话。

    “这是什么啊?叔叔?手枪吗?我从没碰过真正的枪,可以让我摸一下吗?”bobo道。

    苏以珩蹲下身,道:“想玩吗?”

    “嗯。”孩子说。

    “叔叔教你怎么玩儿——”苏以珩把孩子的手放到枪柄上,握住了。

    杨思龄吓得不敢动,就看着苏以珩让bobo对准了杨思龄。

    “怎么样?好玩吗?你看,只要动一下这个,就会砰的一声。”苏以珩说着,把孩子的手指拉到了扳机上。

    杨思龄吓得不敢动。

    “怎么样,杨思龄,你是想让我用这枪对准你的脑袋呢,还是你女儿的脑袋?”苏以珩说着,扫了杨思龄一眼。

    杨思龄,呆住了。

    “看来,你明白了。那我们就开始吧!”苏以珩道。

    “苏以珩,你——”杨思龄的声音在发抖。

    苏以珩就扳着孩子的手,把枪口对准了孩子的头。

    可是,bobo还是不明白怎么回事,以为在玩游戏。

    因为,她不会怀疑这个会陪着她画画和玩玩具的叔叔。

    “苏以珩,求你,别,不要这样,不要——”杨思龄大叫。

    “说,谁让你偷的精子?”苏以珩问道。

    “没有,没有,我——”杨思龄道。

    “来,bobo,你看,把这个打开,然后按一下这里,就可以射出子弹了。”苏以珩对孩子道。

    而枪口对着的,是bobo的脑袋。

    “苏以珩,你这个魔鬼你放开我女儿——”杨思龄冲上去,苏以珩却一把抱起bobo,闪到一旁,外面的手下就进来了,拉住了杨思龄。

    “说,谁让你偷的精子?”苏以珩继续问了遍。

    “没有,我没有偷,我没有——”杨思龄大喊。

    这时,苏凡也在外面看见了这一幕,她完全惊呆了。

    “bobo,想不想听听枪声?”苏以珩似乎没有听见杨思龄说话,对孩子说道。

    “苏以珩,我求你,求你别伤害我的孩子,求你——”杨思龄喊道。

    “妈妈,苏叔叔和bobo在玩吗?我也要去——”念卿道。

    苏凡一把拉住女儿,道:“走,我们,我们,妈妈带你去找点吃的,你饿了吧?”

    “那我们给bobo也拿一点。”念卿道。

    “说,杨思龄,我不会再问一遍了。”苏以珩看了杨思龄一眼,道。

    “我,我——”杨思龄道。

    “bobo,来,你看叔叔把这里给你打开——”苏以珩道。

    原以为杨思龄会恳求自己放了她女儿,可是,苏以珩没想到杨思龄突然间就不求他了,反倒是坐在椅子上,看着苏以珩和孩子。

    苏以珩愣住了,他的手下也都呆住了。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苏以珩,枪声一响,你怎么跟你的好朋友交待?不对,你可以跟方希悠交待,这是她要的结果,对不对?可阿泉呢?你怎么跟他说,你亲手杀了他的女儿?”杨思龄道,“没关系,我也不急,我可以慢慢等,等你想清楚。”

    这个女人,软硬不吃吗?

    苏以珩看着她。

    杨思龄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看着苏以珩,道:“怎么样?想动手吗?还是,想跟我问问题?”

    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

    苏以珩松开孩子,起身,走到杨思龄面前,道:“杨思龄,别以为我不会对你和你女儿动手,你最好给我清楚一点!”

    杨思龄抬头看着苏以珩,道:“我很清楚,你可以告诉方希悠,要想杀我们,随便,可是,要是我们死了,可就没有人替你的好朋友保守秘密了。”

    说着,杨思龄露出了一丝笑,得意,又阴险。

    苏以珩松开bobo,让手下带着孩子出去了,自己则面对着杨思龄。

    “我和你妈妈聊一会儿,别怕。”苏以珩对孩子道。

    bobo看了眼妈妈,这才跟着苏以珩手下离开了。

    “我突然有点希望你是bobo的爸爸了呢,珩少!”杨思龄微微笑道。

    “bobo是个好孩子,杨思龄,可惜,她投错了胎!”苏以珩道。

    “是吗?我也觉得有点可惜,你才是做爸爸的最好人选。”杨思龄盯着苏以珩,道。

    “你是觉得我不敢动手吗,杨思龄?”苏以珩道,“来来回回,演什么戏?”

    “可以啊,你杀了我们吧!”杨思龄道,“不过,你要是真杀了我们,你,才会真正后悔,方希悠,是不会放过你的!”

    苏以珩真是恨不得一手掐死她。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他没有动手。

    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杨思龄,没那么简单。她后面一定有人在教唆,否则,她一个弱质女流怎么会如此坦然应对他们这么多人的问询?

    好,杨思龄,等到事情解决了,我一定会让你好好尝尝自作聪明的后果!

    苏以珩离开了屋子,杨思龄坐在椅子上,看着女儿跑进来。

    走出了屋子,苏以珩就撞见了来找他的苏凡。

    苏凡很担心,见他出来了,忙问:“怎么样?”

    “我们得想其他的办法了。”苏以珩道。

    “什么办法?”苏凡问。

    “咱们的每一步行动,好像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这样一来,咱们的行动效力就减弱了太多。所以,咱们要换个思路去想,想一个他们没有预测到的——”苏以珩道。

    苏凡看着他,道:“怎么办?”

    “希悠说,让杨思龄到曾家。”苏以珩说着,看着苏凡。

    苏凡,愣住了。

    “我们眼下所有的办法,都是不让杨思龄和阿泉有后续瓜葛,要把杨思龄和那孩子挡在门外。这一点,他们应该很清楚。所以,他们会告诉杨思龄怎么办,咱们的计划才一步步这样落空。但是,他们是不会想到希悠能接纳杨思龄,希悠能接纳那孩子。你也想不到,对不对?”苏以珩道。

    苏凡点头,道:“的确,嫂子是不会接受bobo的。”

    “所以,希悠才说,让杨思龄带着那孩子回家。”苏以珩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