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2章 只是为了她自己的利益
    方希悠的新建议,并没有很快就得到曾元进的首肯。

    霍漱清认为这个办法可以一试,毕竟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了,什么办法都用了也没效果。也许,方希悠的这招关门打狗可能会更有效一点。

    但是,让杨思龄带着孩子来曾家,这要是传出去一点点风声,那就是等同于把这件事暴露了。稍有不慎,很可能就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毕竟,这私生子多了去了,也没多少人在事业上升期就把这事儿捅出来的。特别是曾泉这种关键岗位,私生子的事,是绝对不能暴露的。

    曾元进很担心。

    另一方面,方希悠在沈家芝的店里订好了纽扣之后,就回到了曾泉的家里。因为下午要赶着回京,方希悠还是打算了曾泉好好谈谈这次的事。于是,就把电话打给了他,问他中午能否回家,或者说,在哪里约着见一面,然后她就走。

    “我中午回来,一起吃个饭吧!”曾泉道。

    “好,我在家里等你,你几点能到。”方希悠问。

    “可能要到一点了。”曾泉道。

    “没事。”方希悠说完,就挂了电话。

    曾泉那边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急促鸣音,也挂掉了手机。

    他没有想太多,便继续工作了。

    与此同时,方希悠已经回到了家里,让仆人准备午餐。

    家里的仆人也是见证了方希悠和曾泉早上的争吵的,此时听方希悠说曾泉中午要回来吃饭,也不知道这是喜事,还是,不好的事。

    就怕两个人又吵——

    唉!

    这夫妻两个吵架的事,也传到了罗文因那里。仆人早上就做了汇报。

    罗文因本来就因为杨思龄这事头疼着,现在听到曾泉和方希悠两个人在家里吵架,就更加头疼了,以至于她在接到电话后就一直躺在床上了。

    头疼,还是头疼,一件接着一件。

    如果不是那个杨思龄,曾泉和方希悠也不至于这样。

    这小夫妻的感情有多么脆弱,罗文因是很清楚的。现在又发生这样的事,不就是雪上加霜吗?这以后可怎么办?

    罗文因只要这么一想,就头疼的不行。

    曾泉的前途是第一要紧的事,可是,曾泉和方希悠的婚姻,也不是什么不重要的、可有可无的东西,这件事对于曾泉,对于曾家来说同样重要。

    只是,现在,到了这样的地步,该怎么办?

    罗文因躺在床上,头上放着一块冰毛巾,一动不动。

    “夫人,您这,要不让刘医生过来给您看一下?”李阿姨关切地问。

    “不了,不了,我就想这么躺一躺。”罗文因叹了口气,闭着眼,道。

    李阿姨也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着,您得保重身体才好啊!要不然这家里,不就乱了吗?”

    罗文因却只是叹气,问道:“我让你查的那件事,有什么进展吗?”

    李阿姨摇头,道:“这些人跟着您和曾部长已经很多年了,一下子要查,也不容易——”

    “不容易也得查。”罗文因道,“不管是谁,只要涉及到这件事,决不轻饶。”

    “我明白,我明白。”李阿姨道,顿了下,李阿姨说,“半小时前,娇娇给我打了个电话——”

    罗文因睁开眼,看着李阿姨,道:“她又想干什么?”

    “她想回来,不知道,行不行?”李阿姨小心地说着,看着罗文因。

    罗文因闭上眼,道:“家里这么乱的,她要是回来,不是更乱了吗?”

    “夫人,娇娇她毕竟还是个孩子,既然您说要让她和于同少爷结婚,要是让外界知道她在外面待着,不是更不好吗?”李阿姨道。

    “现在家里这么乱,我哪有精力再应付她的事?”罗文因道,“何况迦因还在,她都没有跟迦因认错,让我怎么——”

    “上次的事,娇娇也是,也是无心的,毕竟她年纪还小,又是您一直宠大的,没受过什么委屈。您这次这样惩罚她,她一定是知道错了,不会再针对迦因了。”李阿姨求情说。

    “我知道你心疼她,她是你一手带大的,可是,有些事儿——”罗文因道。

    “夫人,这次等她回来,您再好好说说她,她一定会认错的。”李阿姨道。

    罗文因看着李阿姨,叹了口气,道:“好吧,那,你就让小赵把她带回来。”

    “好的,好的,谢谢夫人。”李阿姨说道,赶紧出门了。

    罗文因叹了口气,现在家里这么乱的,娇娇又回来——

    就在罗文因这么躺着的时候,曾元进的电话打来了,说希悠下午回来,让她联系一下,让希悠回趟家。

    “这么快就回来了?”罗文因道。

    “嗯,你和她好好聊聊,把现在的情况告诉她,希望她不要怪泉儿吧!”曾元进道。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罗文因道。

    说完,曾元进就挂了电话。

    罗文因也没办法把曾泉和方希悠吵架的事告诉丈夫。

    算了算了,还是别说了吧!不要给他添乱了。等希悠回来,她再和希悠好好聊聊。

    也只能说,就是像丈夫说的那样,希望希悠不要怪泉儿。

    毕竟,整件事,泉儿是被设计了的,很明显。

    挂了丈夫的电话,罗文因想了想,给霍漱清打了个电话。

    霍漱清正在参观一个异地安置点附近的工厂,考察老百姓们的就业情况,岳母的电话就来了。

    秘书李聪接了电话,跟罗文因说了下情况,罗文因便说:“那等会儿让他给我打过来,有事和他商量。”

    “好的,夫人。”李聪道。

    罗文因挂了电话,叹了口气。

    秘书沈小姐进来了,道:“夫人,杨夫人那边的电话。”

    罗文因便赶紧拿过手机,刚说了一句话,就听见了杨夫人的声音。

    “怎么样?”罗文因问。

    “老杨六年前的那个秘书,被调到华东省去了,那件事,您派人去找他了解一下,他应该知道一些情况。”杨夫人道。

    “那个人参与了吗?”罗文因问。

    “那段时间,那个秘书总是在给老杨处理一些家事。而且,杨思龄和他走的近。如果要知道杨思龄的事,找他——”杨夫人道。

    “好,他叫什么名字?”罗文因问。

    杨夫人便说了名字,对罗文因道:“姐姐,您千万别让杨思龄回家,要不然就麻烦了。最好让苏总一直关着她——”

    “嗯,我知道,我知道。”罗文因道,“有什么情况,你及时跟我说。”

    “你放心,我知道。”杨夫人说完,就赶紧挂了电话。

    罗文因这边,立刻就把电话给丈夫的秘书打了过去,让他查一下杨夫人说的那个人,然后派人过去。

    “好的,夫人。”秘书道。

    罗文因挂了电话,坐了起来,对沈小姐说了句:“你给我倒杯茶。”

    秘书便去了。

    杨部长被停职调查了,那么他的秘书——

    快到中午的时候,苏凡带着念卿回来了,罗文因看着苏凡的脸色,就知道情况不好。

    “没事,起码杨夫人这边没问题。”罗文因对女儿道。

    “妈,我没想到杨思龄这么难对付,她根本就,什么都不相信,不管我们做什么,软的还是硬的,她都不相信。甚至她连bobo的生死都无所谓——”苏凡对母亲道。

    罗文因不语。

    “妈,你说,她怎么可以这样?口口声声说爱我哥,却这样陷害他。口口声声说爱孩子,却对孩子的生死毫不在意。妈,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怎么就——”苏凡道。

    罗文因轻轻揽着苏凡,道:“这个世界很大,有很多的人,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你没有办法要求所有人都可以理智对待每件事。”

    “我觉得她不是什么不理智,完全就是个疯子。”苏凡道。

    罗文因笑了下,道:“她只是为了她自己的利益,她想的,只是,她自己一个人。其他所有的人,都是让她利用的棋子而已。”

    苏凡不语。

    “如果从这一点来说,利用她的那个人,倒是选对了工具。”罗文因道。

    “我不明白——”苏凡道。

    “像这种目的性强的人,很容易控制。”罗文因道。

    苏凡望着母亲,沉默了一会儿,道:“妈,我嫂子想要让杨思龄来咱们家!”

    罗文因,呆住了,盯着苏凡。

    “你,说什么?”罗文因问。

    “我嫂子说——”苏凡便把方希悠的想法重复了一遍。

    罗文因陷入了深思。

    “以珩哥说,这么做可能是一个办法,让杨思龄放松警惕,就比较容易——”苏凡道。

    “你爸没跟我说,可能是他不同意吧!”罗文因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