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4章 我们都不要放弃
    有没有便宜杨思龄倒是后话,现在的问题是,曾泉能不能答应?

    “我和阿泉会商量的。”方希悠道。

    罗文因叹了口气,道:“好吧,你和泉儿商量一下,我,我同意你的决定。”

    “谢谢您,文姨。”方希悠道。

    “既然你打算把杨思龄接到咱们家里来,那还是,让迦因去杨家和她爸谈一下,让她爸也知道。也许,会不用后续的动作。”罗文因道。

    方希悠笑了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啊!

    不过,她还是觉得应该让苏凡继续行动,看看杨家的动静。

    “好,让迦因过去一趟,探探口风。要让杨思龄家里知道我们付出了行动。”方希悠道。

    “嗯,我等会儿就让迦因过去。”罗文因道。

    就在方希悠和罗文因打电话的时候,曾泉在回家的路上了。

    挂了方希悠的电话,罗文因长长叹了口气,苏凡便说:“妈,我嫂子要我去杨家吗?”

    罗文因点头,对苏凡道:“去杨家把今天的事告诉杨思龄的爸爸,等,如果泉儿同意了的话,就把杨思龄接到咱们家里来。”

    苏凡愣住了,道:“如果把她接进来,外界怎么看待咱们?”

    “所以这才是问题,我们得找个好的由头才行,不能让外界怀疑到泉儿。”罗文因道。

    苏凡想了想,道:“妈,能不能把她接到外面去,不要在这里?”

    罗文因看着苏凡,问:“什么意思?”

    苏凡便说:“让杨思龄住到咱们家里来,肯定是不行的。一来会让外界猜测,而且,杨思龄那个样子,肯定不会说是把这件事保密下去的,她肯定会想尽办法让别人知道。二来,就算是她给我哥生了孩子,也不能直接搬到家里来住,让她住在外面,不是很正常的吗?”

    罗文因思虑道:“有道理,有道理。住在外面,容易掩人耳目。”

    苏凡点头,道:“是这样。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要派人盯着她,不能让她和外面的人接触,要不然——”

    “就算她不和外面的人接触也没用,这年代,又不是说非要见面才算,可以用手机啊网络啊,传递消息很正常。”罗文因道。

    “是啊,这个我们——”苏凡道,“大不了,就让以珩哥派人继续监视着她。”

    “可以,跟以珩商量一下。”罗文因道,“就算是把她接进来,也得快点把这件事解决了,不能拖。”

    苏凡点头。

    母女两个商议好了,苏凡便准备去杨家了。

    罗文因想了想曾雨的事,便叫了苏凡一声——

    “迦因——”

    “妈,怎么了?”苏凡问。

    “我让小赵把娇娇给接回来。”罗文因道。

    苏凡看着母亲。

    “迦因,娇娇的事,我和你爸都——”罗文因道。

    “妈,小雨是您的女儿,是咱们这个家的人,您要接,就让她回来吧!”苏凡道。

    “迦因,你真的,不生气了吗?”罗文因问。

    “妈,我没事,这件事您决定就好了。”苏凡道,说完,她就起身了,“妈,那我就过去了。”

    “嗯,你注意安全。”罗文因道。

    “没事的。”苏凡说完,就走了出去。

    罗文因看着女儿的背影,长长地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曾泉也乘车到了家中。

    方希悠从楼上下来,坐在客厅里,和苏以珩通电话,曾泉进来,她的电话也刚好讲完了。

    “陈阿姨,准备开饭吧!”方希悠对仆人道。

    仆人便去准备了。

    “你要不要换件衣服?”方希悠起身,问曾泉道。

    “不了,等会儿还得走。”曾泉说着,脱去了外套。

    方希悠看着他去洗手间里洗了手,仆人们也端着饭菜上楼了。

    “你们先去吃吧。”方希悠对陈阿姨道。

    “好的,夫人,有事您就叫我。”陈阿姨说道。

    方希悠等曾泉出来,就说:“我让他们把饭菜端到楼上了。”

    曾泉也是知道她有话要和她说,在一楼总是有些不方便,便点点头,和她一起上楼了。

    饭菜就放在二楼的一间备用餐厅里,这里原本是一间客房,方希悠来了之后,就把这里改造成了备用餐厅,装饰成了英国的那种下午茶室的风格,偶尔在这里喝一些茶什么的。

    “你要说什么?”曾泉坐在椅子上,问道。

    “迦因那边失败了,我打算让杨思龄住进咱们家里来。”方希悠给曾泉盛了一碗米饭,说道。

    曾泉盯着她,不可置信。

    “她现在是软硬不吃,以珩说他什么办法都用了,没有一个可以奏效的。她根本不说出实情——”方希悠道。

    “你觉得她住进咱们家了,她就会说实话了?”曾泉打断她的话,问道。

    方希悠看着他。

    “那种人,你要是让步太多,反倒是会让他们得寸进尺。”曾泉拿起筷子,开始吃饭,道。

    “这样不行吗?”方希悠问。

    “我不同意。我不会让那种人进我的家!”曾泉道。

    方希悠听他这么说,心里突然有些欣慰。

    他是不会喜欢那种女人的,哪怕那个女人生了一个孩子给他。

    “如果不这么做——”方希悠道。

    “你是想把她关在咱们家里,让她放松警惕,然后瓮中捉鳖,是吗?”曾泉问道。

    方希悠点头。

    曾泉停下筷子,看着坐在对面的妻子,道:“如果她这么就会坦白的话,之前的那些计划就不会失效了。”

    方希悠看着他,道:“你,说怎么办?”

    “我主动去常委会承认错误。”曾泉道。

    方希悠愣住了,道:“你在说什么?你要是承认了——”

    “我们现在用尽了办法,想要找到那个背后策划这一切的人,可是,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我们都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至于杨家,用你的话说,就是软硬不吃,既然这样,那我就去承认好了。我承认了这件事,承认我曾经犯了个错,被人利用了,结果出了今天这样的事,他们谁想找我开炮,那就让他们开好了——”曾泉道。

    “绝对不行!”方希悠道。

    曾泉看着她,道:“纸不包住火,不管我们怎么掩饰,这件事总会有暴露的一天。等那一天来临——”

    “哪个人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方希悠打断曾泉的话,盯着曾泉,道,“爸没有,还是霍漱清没有?不管谁遇到这种事,没有人会把承认当做是选项。阿泉,你不能这样。你要是这么做了,你的前途就毁了,那帮人是不会放过你的,他们肯定会抓住一切机会来诋毁你——”

    曾泉盯着她,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她。

    “阿泉——”方希悠道。

    “我不想你们一天到晚为了这件事忙前忙后,却毫无效果。与其让你们忍受屈辱去为我开脱,不如,不如让我一个人来承受这一切。”曾泉道。

    “阿泉——”方希悠的嘴唇颤抖着。

    “希悠,为了那些奸佞小人,不值得我们这么多人小心翼翼去应对。”曾泉看着方希悠,道,“我已经和首长打过电话了,首长让我今晚回去见他。”

    方希悠从她的位置上起来,坐在他身边,拉住他的手,道:“阿泉,你不能这样放弃,不能,我们还有机会,还有其他的办法——”

    “希悠,如果不能正视自己犯下的错误,将来怎么执掌这个国家?”曾泉看着她,道,“我们中国人历来就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和治国平天下,都是一样的道理。如果不能做个好人,怎么能够做一个好领导?我知道我犯了很多的错,那些错已经无法更改了,可是我还有机会弥补。弥补的第一步,就是要正视错误,承认错误。我不知道我承认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可是,我不想你们大家为了我再这样被那些奸佞小人侮辱。这,是我可以做的,希悠。我,想做这件事!”

    方希悠的眼眶含泪,注视着他。

    “我不能让我的家人和我最亲爱的朋友陷入这样的痛苦了,希悠。”曾泉道。

    方希悠注视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