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9章 就这么离开
    事实上,苏以珩是准备过来和孙颖之汇合的,开完会刚走出会议室,就接到了雷默的电话。

    雷默说,孙小姐可能要对杨思龄做什么,带了人和狗,还给杨思龄打了针。

    苏以珩的脑子里,猛地冒出一个念头,惊呆了。

    颖之已经知道当初的事了,知道杨思龄是在她的party上把曾泉给害了的,那么,颖之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杨思龄的。

    “好,我马上到。”苏以珩道。

    “可是,孙小姐这边,我们怎么办?”雷默问。

    “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你们别拦着。等我过来再说。”苏以珩说完,就挂了电话。

    得到了消息,苏以珩就赶紧往那边赶了。

    照这个交通状况,开车赶过去就彻底晚了,苏以珩便让助理准备了直升机直接飞过去。他理解孙颖之的愤怒,可是,有些事还是要节制点。

    于是,当苏以珩看见孙颖之走进了车库,赶紧跟上她,看了眼倒在地上的杨思龄,便抓住孙颖之的胳膊,往外拉。

    “以珩?”孙颖之道。

    “颖之,你,你这是,你——”苏以珩道。

    “那女人是连自己孩子的命都可以不顾的人,你觉得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实话实说?”孙颖之看着苏以珩,道。

    苏以珩不语,他知道孙颖之说的是实情,可是,这样也太——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以珩,你不用管。”说完,孙颖之就走进了车库,走向了杨思龄,蹲在杨思龄面前。

    杨思龄喘着气,两只眼睛如充血一般的红,盯着孙颖之。

    “说不说?那东西,在哪儿?”孙颖之问,“除了你,还给谁了?”

    “我不知道,你杀了我好了。”杨思龄道。

    孙颖之笑了下,道:“挺硬气的嘛!看来还是没舒服够。”说完,孙颖之站起身,对手下道,“给她再打一针。还有,咱们的宝贝们,能挺得住吗?挺不住再——”

    说着,孙颖之走到那三条狗狗身边,蹲下身,摸着一只狗狗。

    “可以了。”苏以珩打断了孙颖之的话。

    孙颖之看向苏以珩,就见苏以珩走向杨思龄,扶起杨思龄,脱下自己的风衣,给杨思龄披上,然后还系上了扣子,因为杨思龄的下半身已经没有什么遮盖了。

    杨思龄看着他,眼眶中蒙上了一层水雾,眼泪就流了出来。

    “带杨小姐去休息一下。”苏以珩对一名女保镖道。

    女手下便搀着杨思龄离开了。

    孙颖之看着苏以珩,苏以珩没说话。

    等杨思龄离开,孙颖之才对苏以珩道:“你这样子,她是根本不会说的。”

    “你是想用这种方法惩罚你自己吗?”苏以珩道。

    孙颖之看着他,叹了口气,道:“在这个世上,我在乎的,只有他一个人。可是我没想到自己居然害了他,是我给了他们机会去害他,是我——”

    苏以珩看着孙颖之痛苦的表情,轻轻拥住她。

    孙颖之在他的怀里闭着眼睛流泪,久久的,没有声音。

    “没有人会预料到那件事,你应该知道。所以,别再这样了,颖之。”苏以珩道。

    孙颖之抬头,望着他。

    “这件事结束了,你也该考虑自己的未来了,颖之。难道要把你的一辈子就这样寄托在他的身上吗?他已经——”苏以珩道,孙颖之没有说话。

    “颖之,如果你不幸福,你觉得阿泉会幸福吗?”苏以珩道。

    “我已经试过了,以珩,我试过了两次,我不可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生活的。就算,就算是我这辈子没有办法和他在一起,我也,我也不想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了。我,做不到,以珩。”孙颖之道。

    苏以珩深深叹了口气,道:“你这又是何必呢?这么苦着自己——”

    “没事,我觉得挺好的,可以,可以和他通电话,可以见面,还是挺好的,真的,我已经没有别的念头了,就这些,够了。”孙颖之苦笑道。

    苏以珩轻轻拍拍孙颖之的肩。

    孙颖之看着他,道:“你难道没后悔把希悠让给阿泉吗?”

    “我,没什么可后悔的。我已经得到了我能够拥有的最好的人,足够了。至于希悠,”苏以珩看着孙颖之,“我说过,我永远都会为她做任何事,赴汤蹈火,仅此而已。”

    孙颖之笑了,道:“你比我幸运,以珩。你是个幸运的家伙!”

    “我不说了,也许你也会遇到那个最好的人,不是阿泉,也许会遇到。就如同顾希对我一样,那个人,也会包容你爱你,会像顾希爱我一样地爱你。”苏以珩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会呢?”

    “得了吧,别在我这儿秀恩爱了,知道你和顾希怎么好了。就知道辣我眼睛!”孙颖之笑道。

    两人并排往外走,孙颖之便说:“那个孩子,打算怎么处置?”

    苏以珩看了她一眼。

    “希悠和你说过的吧!她是让你处理那孩子吧?”孙颖之道。

    苏以珩不语。

    “你要为她赴汤蹈火,这点事儿,她不找你,找谁去?”孙颖之道,“那孩子活着,终究是个祸害。只是可惜了。”

    “那孩子,挺聪明的。”苏以珩道,“有那么一会儿看着,还是有点像阿泉的。”

    孙颖之看着苏以珩。

    “基因这东西,真的假不过去。”苏以珩道。

    孙颖之不语。

    “文姨说,杨思龄的继母这些年一直在给那孩子吃药——”苏以珩道。

    “吃药?”孙颖之问。

    苏以珩点头:“那孩子就算是我不动手,她也没多少时日的。杨思龄继母为了自己的利益,肯定会把那孩子给——”

    孙颖之的眼神,凝滞了。

    “无辜的人,太多了,是不是?”苏以珩叹道。

    “每个人都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孙颖之道。

    “有些人,连死亡都由不得自己选。”苏以珩接着说。

    孙颖之看着苏以珩。

    “怎么了?”苏以珩问。

    “以珩,有件事,你能帮我吗?”孙颖之道。

    “什么事?”苏以珩问。

    “你要替我保密,任何人都不能说。”孙颖之道。

    苏以珩点头,却问:“你父母,还有阿泉都不能说吗?”

    孙颖之想了想,点头。

    “好吧!”苏以珩叹了口气。

    而当孙颖之贴在苏以珩的耳边说了什么事的时候,苏以珩愣住了,盯着她。

    与此同时,杨思龄被苏以珩的手下送到了地下室的休息间,按照苏以珩的吩咐,给杨思龄换了衣服,给她准备放水洗澡,毕竟身体受过创伤——

    换衣服的时候,杨思龄对着镜子静静坐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动不动。

    当初,是她选错了吗?是她错了吗?

    可是,她爱他——

    爱他——

    就因为那一夜,就这样爱他吗?

    “请你把这个交给苏总。”要去洗澡之前,杨思龄把一封信交给了那个女保镖。

    这屋子里是有纸笔的。

    女保镖也不知道杨思龄写的什么,但是珩少要杨思龄招认的事,也许就在这里面。

    “半小时之后再给他吧,我想多泡一会儿。”杨思龄道。

    女保镖便看着杨思龄走进浴室,看了下时间,在外面等着。

    过了半小时,女保镖才拿着那封信找到了苏以珩了。

    “珩少,这是杨小姐给您的信。”女保镖道。

    苏以珩正在和bobo一起玩玩具,从手下手里接过那封信打开来看了——

    “快去——”苏以珩赶紧起身,冲了出去。

    门外长椅上坐着的孙颖之看见苏以珩冲了出来,愣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他那么着急的,也意识到出了意外。

    等一众人赶到杨思龄的浴室,才看见了浴缸里那泡在血水中的杨思龄!

    苏以珩伸手试了下杨思龄的鼻息,回头看向孙颖之,轻轻摇头。

    孙颖之,呆住了。

    “把她抱出来。”苏以珩对女保镖道。

    说着,就走出了浴室。

    “怎么回事?”孙颖之问。

    苏以珩把那封信递给孙颖之,道:“你看,这是她写给阿泉的。”

    “阿泉?”孙颖之愣住了,接过来。

    写给曾泉的信,却是交给苏以珩的。

    苏以珩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语。

    孙颖之在一旁,静静看着那封信。

    而杨思龄的尸体,也被苏以珩的手下包裹起来,抬了出去。

    bobo在那个房子里,房门关着,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我给阿泉打个电话。”苏以珩说道,便拿出手机,给曾泉拨了过去。

    孙颖之起身,走出房间,对门外站着的刘排长道:“按照这个地址,马上派人去查,一定要给我找回来。”

    “是。”刘排长离开记录下杨思龄在信中写的地址,快步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