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0章 要出大事了
    “等你回来再说吧!”苏以珩道。

    杨思龄突然自杀,这——

    “她说了什么吗?”曾泉问。

    “她给你留了一封信,等你回来我给你。”苏以珩道。

    “好吧,我知道了。”曾泉说完,就挂了电话。

    杨思龄怎么会这样自杀的?她的目的都没有达到,怎么会自杀?

    曾泉想不明白,陷入了沉思。

    方希悠看着他,道:“出什么事了?”

    “杨思龄自杀了。”曾泉道。

    “自杀?”方希悠也是完全呆住了。

    这件事,太意外了。

    怎么会这样的?

    而且,关键是,杨思龄这么一死,整件事为什么发生,怎么发生的,还有其他的精子的下落,就完全无人知晓了啊!

    真是,该死!

    “这下,可就麻烦了!”方希悠叹道。

    “要是杨部长知道杨思龄死了,肯定会闹起来的。”曾泉道。

    “如果说,如果说迦因没有杨家跟他说杨思龄会回来,咱们还能把这消息瞒一阵子,现在——”方希悠道,“都怪我,怪我没有考虑周全就这样。这下可怎么办?”

    “别担心,我们再想办法。”曾泉道。

    方希悠看着他。

    什么办法?

    杨思龄死了,那孩子可能也不会活很久,而杨部长正在被调查——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杨部长能把这件事弄出来,就肯定是有后招的。他说是想搭上曾家的车,从曾泉上位的计划中得到好处,可是,在政坛上混到了这样地位的人,怎么可能会只给一个人下注?

    “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计划,要不然——”方希悠说着,道,“我担心后果没办法控制。”

    “等见了首长再说吧!”曾泉道。

    方希悠看着他,心里却是担忧的不行。

    杨部长会不会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呢?

    女儿自杀,外孙女又面临着死亡,杨部长就算是对杨思龄只有利用的情感,可是,遇上这两件事,也难免会有所反应。

    然而,正如方希悠所担心的,杨思龄的死,让整件事有了意外的发展。危机,没有因为她的死亡而消失,反而是越发的严重。

    与此同时,杨思龄自杀的消息,霍漱清和曾元进都知道了。

    谁都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两个人都很清楚这件事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会对整个局势造成怎样的影响。

    所谓的蝴蝶效应,即是如此。

    霍漱清的飞机,和曾泉、方希悠的飞机同时朝着一个目的地飞行着。

    曾元进把事情告诉了罗文因,也告诉了方慕白,同样也报告给了孙首长。

    后续,该怎么办?

    时间,在流逝着。

    “她怎么就这样自杀了?那种人怎么就——”罗文因是想不明白,问丈夫道,“那接下来怎么办?杨家要是知道了——”

    “首长要去见一下方叔叔,让我和慕白一起过去。”曾元进道。

    罗文因怔住了。

    首长这样突然去见方希悠的爷爷,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信号,要么是去跟方老爷子报告一下情况,要么就是要做出重大的决定。毕竟,对于整个团体来说,方老爷子的地位和影响力是不可撼动的,老爷子对局势的把控,那种高度和深度,自然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达到。

    “不会是要把泉儿给,给换掉吧?”罗文因担忧地问。

    “应该是去征求一下意见,不会那么严重。”曾元进道,“你也别胡思乱想,杨家那边,你不能透露风声,和那边联络了解了解情况。”

    “嗯,我知道了。”罗文因道。

    “那个医生的事,有没有查到什么?”曾元进问。

    “还没有消息。”罗文因道,“我等会儿打电话再——”

    “不用了,别催了。看以珩那边有什么情况。”曾元进道。

    “元进,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自杀啊?她在希悠面前那么嚣张,而且,都说了要接她回来了,怎么还要——”罗文因问。

    “你别问了,回头再说吧!就这样,我先挂了。”曾元进道。

    于是,丈夫的电话就挂断了。

    罗文因却是依旧一脑袋疑云,和一片担忧。

    这三位去见方老爷子,肯定是要出大事的。

    老天爷保佑,可千万别让泉儿出事啊!

    罗文因不禁闭上眼祈祷了一句。

    就在这个时候,苏以珩带着bobo来到了自己的家中,在路上打电话给妻子顾希,让顾希在家里等着。

    顾希也是奇怪了,早上苏以珩让她去婆婆家,这会儿又说是有很重要的事在家里等着。到底怎么回事?

    不过,她也没时间询问,就赶紧回到了家里,等着苏以珩到来。

    好像,整个世界对于他们来说都安静了下来。

    杨思龄,存在过吗?似乎也没有存在过。

    如果真的没有存在过就好了。

    孙颖之也同时和苏以珩离开了,只是分开了两条路。苏以珩带着那孩子,孙颖之很清楚杨思龄自杀和自己有关系,即便是不内疚,孙颖之也是不想看见bobo的。只是,在上车前,孙颖之看着苏以珩问了句“以珩,你觉得我做错了吗?”

    “杨思龄活着,总比死了好。就算是让她死,也还是等着整件事结束吧!”苏以珩道。

    “我爸他,他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就把阿泉给——”孙颖之道。

    “别瞎想了,如果你真的这样担心,就去和首长好好说说,至少让他知道真相。”苏以珩说完,就上车离开了。

    孙颖之站在车边,看着苏以珩的车子离开。

    风,吹动着她的衣角。

    上了车,孙颖之给父亲的秘书打了电话,说自己想见一下父亲,不知道有没有空。

    “半小时后首长要去方首长家里,之前还有十分钟时间空闲,你——”秘书告诉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