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1章 这就是真相吗?
    没有人可以预见到未来会发生什么,所有的善恶,只是一念之间。

    孙颖之坐在飞机上,回想着过去和现在的连接。

    这件事,她脱不了干系,因她而生,现在,她亲手结束了这一切。

    只是,她可以结束吗?

    杨思龄的死,绝对不会这么悄无声息。

    孙颖之闭着眼,飞机就停在了京通大厦的楼顶停机坪,她下了飞机,直接坐上特勤局派来的车子,来到父亲的办公室。

    飞机的速度很快,因此,她到达的时候,父亲还没有来。

    父亲的办公室,孙颖之不是第一次来。只是,父亲进驻这里的时候,她已经成人了,对于这里的一切并没有那么多的好奇,毕竟儿时也是在这大院里生活过的。不过,她最喜欢的就是坐在东阳台上看着外面的那一汪清水。记得小时候,她还和曾泉、方希悠一起去湖中的小岛上玩过。那时候未必理解那位被囚禁于此的皇帝的心情,一切,在孩子们看来都是乐园。如今长大了,看着那湖心的小岛,才猛然间体会到皇帝的悲凉。偌大的天下,属于他的天下,却只有那方寸之地给予他,周围的湖水,于他而言,便是太平洋一般的深渊。

    天下——

    孙颖之是没有这种理念的,什么天下,什么国家,什么未来,她对这些问题,考虑的远不如曾泉那么多。以至于此时,遥望着那座小岛的时候,她还依稀记得起曾泉有一次在那里和她聊及光绪的时候,说的那些话。

    家国天下,于他们而言,并不遥远,甚至比任何人都要干系身家性命。只是——

    “阿泉,你想要和大人们一样,走他们的路吗?”她曾经这么问过他。

    “我,不想变成他们的样子,我想要走自己的路,不管是什么样的路,我想要凭借自己的意志去走。”他说。

    “可是那样很难啊!”她说。

    是啊,很难,到了现在就更难了。

    孙颖之的眼眶,润湿了。

    父亲曾经问她,她觉得阿泉将来会是怎样的一个领导者?她告诉父亲,阿泉是和你们不一样的领导者,也许,在阿泉的时代,这个国家会变得更加神奇,会变成一个amazing的国度。因为,那是阿泉的国家,就如同他一样,和其他人不同。

    她过去是这样认为,现在呢?也是一样的。

    也许,阿泉带给所有人的,是一个amazing的未来,超越所有人的想象。因为,那是阿泉啊!

    她怎么可以毁了这一切呢?她,不能啊!

    “你来了?”父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孙颖之赶紧擦去眼里的泪,回头笑着迎上父亲,揽着父亲胳膊,道:“您怎么现在都没声儿了?吓死我了。”

    “我能吓死你?你别吓死我就够了。”父亲宠溺地笑道。

    “我什么吓您了?”孙颖之道。

    “说说吧,来找我干什么?”父亲道。

    “来看看您啊!看看我亲爱的父亲有没有为国事操劳到消瘦——”孙颖之说着,捧着父亲的脸,仔细观察着。

    “得了吧,你什么时候关心过你爸?我在你心里啊,是什么位置,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父亲笑着道。

    孙颖之松开父亲,撅着嘴,坐在一旁。

    勤务人员为父女两个端来茶水,孙首长端起茶杯,吹了吹水面上的茶叶沫儿,喝了口茶。

    “说吧,是为了泉儿的事儿来的吧?我听着呢。”父亲道。

    孙颖之望着父亲,道:“爸,这次的事,阿泉是受害者,一切都是因为我——”

    “你如果是想为他开脱,最好有证据来证明,我可不想因为你的一面之词就——”父亲道。

    “当初他们陷害的人,真正要害的人,是我和阿泉,不是阿泉一个人。”孙颖之打断父亲的话,道。

    父亲盯着她。

    “他们为了阻止阿泉和希悠结婚,制造丑闻,才下药陷害我和阿泉。结果,结果事情出了意外,就变成了现在这样。那个女人,根本就是无意中插进来的,我才是那个被他们设计——”孙颖之道。

    父亲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爸,我说的都是真的。因为那个女人冒出来了,事情走偏了,他们才改变了策略——我今天早上抓到了那个当初和杨思龄一起去party的人,我——”孙颖之道。

    “你把动静弄的那么大,结果就查到了你所谓的真相,你觉得这是真相吗?”父亲道。

    孙颖之愣住了,望着父亲。

    “爸,您,什么意思?”孙颖之不解,问道。

    父亲没有回答,却问:“那么,你逼死那个女人,是因为什么?因为她冒出来打乱了计划?”

    “爸,不是,我,”孙颖之顿了下,道,“是,是我逼死了她!她用卑鄙的手段有了阿泉的孩子,还用这件事来威胁阿泉,这样的事,我不会容忍,我不会——”

    “你想保护泉儿,是吗?”父亲问道。

    “我没有想保护他,我只是想告诉您真相。阿泉他是无辜的,他是被人陷害的——”孙颖之道。

    “所以,他就让你去逼死那个女人?”父亲打断孙颖之的话,道。

    孙颖之呆住了,望着父亲。

    “爸,爸,您,您说什么呢?他,他不会那么做的,他,他没有跟我说过,是我,是我自己,一切都是因为我而起,我不能眼看着——”孙颖之解释道。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拿人的生命开玩笑,是吗?”父亲斥道。

    孙颖之,呆呆地望着父亲,什么都说不出来。

    “做事从来都不知道前思后想,只要脑袋一热,你就去做,你想过没有,你所谓的保护他是把他推向更为难的境地!”父亲道。

    孙颖之的嘴唇颤抖着。

    孙颖之的嘴唇颤抖着。

    “你说,你的世界中心就是他。我不想对你的人生观爱情观说什么,这是你的自由和权利,可是,颖之,你以后做事,能不能多想一想再去做?能不能让你的脑袋走在你的手之前?你这样鲁莽,将来再惹出什么事,让泉儿怎么替你兜着?”父亲道。

    “爸,我——”孙颖之道。

    父亲叹了口气,揽住女儿的肩,道:“爸爸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知道你是为了他好。可是,孩子,你已经长大了,你要多想想,凡事,多思考思考。特别是在关于泉儿的事情上,你一定要多想想再做决定、再行动,要不然——”

    “是,我知道我这次是过激了,爸,可是,您让我怎么办?”孙颖之打断父亲的话,盯着父亲,两眼含泪,“我爱他,而我,我却害了他,我该怎么办?我,如果不是我,他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不会——”

    父亲拥住女儿,孙颖之趴在父亲的肩头哭泣,道:“爸,我该怎么办?我没有办法面对他,只要一想到这件事,我就没有办法面对他,我——”

    “没有办法面对,就,不要面对了。”父亲道。

    孙颖之愣住了,盯着父亲。

    “颖之,你知道爸爸心疼泉儿,可是,爸爸最疼的,是你,你是我唯一的女儿,你知道吗?”父亲道。

    泪水,从孙颖之的眼里涌了出来。

    “可是,爸爸做了,做了伤害你的事,爸爸夺走了你爱的人,爸爸没有办法,除了泉儿,没有人可以做到——”父亲道。

    孙颖之点头。

    “爸爸希望泉儿可以做到一些事,可是,爸爸更希望的,是你可以找到你的幸福,明白吗,颖之?你是个聪明的好孩子,你应该拥有更好的幸福,而不是把自己的一生都放在泉儿的阴影里面。他,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颖之,他就算不爱希悠,他也不可能选择你。难道你就要这样继续一辈子看着他的背影吗?难道你就不能去寻找你的幸福吗?”父亲道。

    孙颖之低头,道:“我试过了,爸,我,我做不到,我——”

    父亲轻轻捧着女儿的脸,注视着她。

    “傻孩子,你试过了吗?你过去的努力,只是为了逃避泉儿,为了和我们赌气,你有认真放下心来,去看待这个世界,去看待周围的人吗?”父亲道,“换个角度,也许,你想要的幸福,那个可以和你心灵相通的人,就在你的身边呢?”

    孙颖之破涕为笑,道:“你是打算为我安排相亲吗?”

    父亲收回手,端起茶杯,道:“我放弃了,我的女儿那么固执,那么有主见,哪里是相亲可以决定婚姻的人?”

    孙颖之笑了下,没说话。

    “不过,如果你想要相亲的话,可以跟你妈说——”父亲道。

    “不要,您别说下去了,绝对不要!”孙颖之打断父亲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