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4章 同甘共苦
    “瞒不住也得瞒。”苏以珩道。

    顾希叹了口气,道:“你要知道,这件事咱们做了,希悠姐会怀疑你,曾家,也会慢慢怀疑你的。你和他们之间的信誉——”

    “阿泉会理解我的,我相信这一点。”苏以珩道。

    顾希点头,道:“好,我支持你。那我马上就准备吧!”

    苏以珩亲了下妻子的嘴唇,道:“谢谢你。”

    夫妻二人来到bobo面前,苏以珩跟bobo说了下,只是别人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就在这时,曾泉的电话来了。

    “哥?”顾希从苏以珩手里拿过手机,没让苏以珩接,问曾泉道。

    “以珩不在吗?”曾泉问。

    “哦,在呢,这会儿他,去洗手间了。你什么事儿啊,哥?”顾希看着苏以珩,问电话里的曾泉道。

    “等会儿让他给我回个电话,我先挂了。”曾泉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让你等会儿回给他。”顾希对丈夫道。

    苏以珩沉默了,顾希便说:“你打算怎么办?他肯定会问你bobo的事——”

    “你别管这个,赶紧收拾东西带着孩子走。不要走民航,就咱们自己的飞机走。要不然会被他们拦下来的。”苏以珩道,“我现在就让他们去申请飞行许可。”

    说完,苏以珩就拿过手机,给自己的助理打了过去。

    顾希看着他,却还是立刻就起身了,奔向自己的更衣室,简单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塞进行李箱,就准备走了。虽然只是简单收拾,可毕竟顾希是多年超模出身的人,换衣服频率比普通人是要高很多的。只是她很清楚,这次急匆匆离开不是去工作,也不是去旅游,而是和丈夫一起执行一项任务。

    bobo没有什么行李,顾希便说到了法国再给孩子准备。好在bobo对苏以珩已经很信任了,和顾希相处这几个小时下来,也不那么抗拒,便听从苏以珩的话,跟着顾希离开了。

    “叔叔,我妈妈呢?她什么时候去找我?我姥爷呢?”bobo问苏以珩。

    “别担心,你妈妈她还有别的事,你先跟着阿姨走,回头叔叔去看你,乖乖听顾阿姨的话。”苏以珩道。

    bobo看着苏以珩。

    “不是想见爸爸吗?苏叔叔和顾阿姨会带着你见爸爸的,明白吗?只是现在,你要和阿姨一起离开,去另一个地方玩几天。相信叔叔,好吗,bobo?”苏以珩劝说道。

    “那,我们拉钩,好吗?”bobo伸出小手指,道。

    苏以珩看了妻子一眼,却还是和孩子勾起了小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孩子总是幼稚的,相信拉过勾就必须信守承诺。可是,在大人的世界里,任何事都可以不算数。

    因为担心路上出意外,苏以珩亲自把妻子和bobo送到了机场的专用机库,亲眼看着飞机腾空起飞,等着机长告诉他,飞机已经飞出了我国领空,苏以珩才准备安心回家。

    然而,车子刚开动,他就接到霍漱清的电话。

    “霍书记,您好。”苏以珩道。

    “以珩,你在哪儿呢?”霍漱清问。

    “哦,我在机场,刚刚送顾希上飞机了,她要去国外玩两天,我送了她一下。”苏以珩道。

    “正好,我也刚下飞机,咱们一道走吧!”霍漱清道。

    苏以珩愣住了,却忙说:“好,您在哪儿呢?我过去接您。”

    霍漱清便说了位置,苏以珩很快就赶到了。

    前来接霍漱清的车子,停在那里等着他,他便叫苏以珩一起上车。

    “霍书记,有些事我想和您说——”苏以珩道。

    霍漱清看了一眼苏以珩,便下了车,让接他的车子跟上苏以珩的车走,自己便上了苏以珩的车子。

    “怎么了?”霍漱清问。

    车子开动了,苏以珩便才把杨思龄自杀的事告诉了霍漱清。

    霍漱清看着他。

    “她留了一封信,您看看。”苏以珩说着,从衣兜里掏出那封信。

    霍漱清接过信,打开来一看。

    “写给曾泉的?”霍漱清问。

    苏以珩点头。

    霍漱清看着苏以珩,却还是看了那封信。

    “你派人过去找了吗?”霍漱清指的是信里写的精子的事,问道。

    “去了,还没消息。”苏以珩道。

    霍漱清合上信,递给苏以珩,叹了口气,道:“杨家这边有什么动静吗?”

    “他们还不知道,这件事还没有说出去,尸体保存起来了。”苏以珩道。

    “那孩子呢?”霍漱清问。

    “我要跟您说的,正是这件事。”苏以珩道。

    霍漱清看着他,苏以珩面露难色。

    “你说吧!”霍漱清道。

    苏以珩便凑近霍漱清的耳边,低声把bobo的事告诉了霍漱清,霍漱清惊呆了,盯着他。

    “你和曾泉商量过了?”霍漱清问。

    苏以珩摇头。

    霍漱清良久不语。

    车子,在道路上急速驰骋着。

    “霍书记——”苏以珩叫了他一声。

    霍漱清叹了口气,道:“也好,你送她走,也好过在这边连命都保不住。”

    苏以珩不语。

    “不过,你还是和曾泉说一下,毕竟这直接关系到他。”霍漱清道。

    苏以珩点头,道:“我会告诉他的。只是请您——”

    “我明白。”霍漱清道。

    他的意思是,他会为苏以珩保密,这样一来,苏以珩也就放心了。

    “只是,以珩,这件事会对你有影响,你自己要清楚。”霍漱清提醒道。

    “我知道,我知道。”苏以珩道。

    霍漱清轻轻拍了下苏以珩的肩,道:“曾泉和希悠也到了吗?”

    “嗯,他们到了。应该在进叔家里等着,我打电话问一下。”苏以珩说着,就把电话打给了曾泉。

    曾泉和方希悠此时果真是在家里,父亲们去了爷爷那边,夫妻二人没有得到通知,就没有过去。家里是罗文因和她的两个朋友在聊天,苏凡带着念卿去找之前的小提琴老师谈念卿的学习了。这个老师,同时也是bobo的老师。而苏凡也已经从母亲那里得知了杨思龄自杀的消息,念卿和老师说起bobo的时候,苏凡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杨思龄死了,bobo去哪里了?还在那里关着吗?苏以珩肯定是不会把孩子和她母亲的尸体关在一起的,可是,杨思龄一死,bobo未来就彻底变成了一个未知数。

    罗文因见曾泉和方希悠回来,便打发朋友离开了,赶紧和方希悠说起杨思龄自杀的事。

    “我们都知道了,文姨。”曾泉道。

    “这事儿现在可怎么办?”罗文因问道。

    “等爸爸他们商量过了再说吧,文姨,您别担心。”方希悠道。

    罗文因叹了口气,道:“她死了也好,死了也就清净了,可现在,还真是不清净。”

    方希悠和曾泉也都知道罗文因这次是尽全力在帮助他们解决麻烦的,心里也是充满感激的,毕竟是一家人,不是吗?罗文因事事处处为他们着想,这么多年历来如此。

    “文姨——”方希悠道。

    罗文因看着她。

    “这次让您费心了,谢谢您。”方希悠道。

    罗文因拉着方希悠的手,道:“傻孩子,说什么见外的话?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谢不谢的?你是个女孩子,文姨知道这次的事,泉儿心里不是滋味儿,可你的心里才是真的苦。”

    方希悠轻轻拥住罗文因,道:“谢谢您。”

    曾泉看着这情形,长长地叹了口气。

    “哦,对了,你们要不要吃点东西?是不是一路上忙的都没吃饭?我去厨房看看,给你们先做点什么——”罗文因道。

    虽然两个人并没有什么胃口吃东西,可是,罗文因如此关心他们,如母亲一般,便没有拒绝,曾泉只是说“文姨,随便做点点心就好了”。

    “好,我去看看。”文姨说完,就微笑着起身离开了客厅了,和李阿姨一起走向了厨房。

    夫妻两个人在客厅里坐着,却是久久不语。

    “我给以珩打电话问一下好了。”方希悠道。

    “问什么?”曾泉问道。

    “咱们都到家了,他怎么还没有来呢?”方希悠说着,刚要给苏以珩打过去,曾泉的手机就响了。

    “以珩打来的。”他说,方希悠便拿过手机,接了电话。

    “以珩?你在哪儿呢?”方希悠问。

    “我很快就到你们那边了,你们两个在进叔家里吧?”苏以珩问。

    “嗯,我们在等你。”方希悠道。

    “哦,霍书记也在,我们一起到。”苏以珩道。

    “好。”方希悠说完,就挂了电话,对曾泉道,“他和漱清在一起。”

    曾泉没说话,给自己倒了杯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