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7章 做什么都是徒劳
    “不了,等晚上回来再去。”霍漱清道。

    曾泉便和他一起上了车。

    而随后,苏以珩的车子,载着方希悠前往方家。

    一路上,方希悠沉默不语,苏以珩也是很难得的不说话。越是这样的沉默,就越是觉得怪异。

    最后,还是方希悠开了口。

    “你打算隐瞒我多少事?”方希悠看着他,道。

    苏以珩也看着她,却反问道:“你觉得我瞒了你什么?”

    “杨思龄那么傲慢的样子,怎么会突然自杀的?自杀就自杀,居然还写那样的信,是什么事让她突然这样顿悟了吗?”方希悠道。

    “如果我说是颖之逼的,你,怎么想?”苏以珩道。

    方希悠看着他。

    “是颖之逼的,颖之的手段,只要她想豁出去,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苏以珩道,“杨思龄在你面前很傲慢,的确如此,我用她女儿来威胁她也没有用,可是,颖之——”

    “你是想告诉我,颖之有多爱阿泉,是吗?”方希悠道。

    “我,没说。”苏以珩道。

    “事实如此,颖之是很爱阿泉。”方希悠道,“她为了阿泉做什么事,我是一点都不奇怪。不管她做什么,都是徒劳,不是吗?阿泉不会爱上她,不会娶她。”

    “你说的对。”苏以珩叹了口气。

    “那么你呢?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方希悠道,说着,她盯着苏以珩,“还有,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那个孩子给处理了?”

    苏以珩愣住了,盯着方希悠,道:“你,非要这样吗?”

    “你觉得那孩子活着,会有什么后果?”方希悠盯着他,问道。

    苏以珩没有回答,反倒是说:“你就不怕将来有一天阿泉知道,他会责怪你这样做?”

    “就算我不做,他也有一堆的理由可以来责怪我,责怪我很多事。既然如此,多这么一件也无所谓,是不是?”方希悠看着他,道。

    苏以珩说不出话来。

    这两口子,真是——

    可是,苏以珩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更加不能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方希悠,不能告诉她,其实,那孩子已经被顾希送到了国外,他们此时就在去往法国的飞机上。这件事,绝对不能说出去,情势很明显。

    “你现在想怎么样?找爷爷说什么?”苏以珩问。

    “阿泉会去跟首长认错、请求惩罚,发生了这件事,再加上首长要让漱清先上,肯定会把阿泉从沪城调离,打发到别的地方去。让阿泉自己选的话,八成会去tibet。”方希悠说着,看着苏以珩。

    “很,有可能。”苏以珩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