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8章 非要分道扬镳吗
    “你想要的,是什么?”苏以珩问道。

    “是什么?”方希悠反问道,“你觉得会是什么?”

    “和阿泉一起好好生活下去,还是追求权力?”苏以珩道,“你,需要权力吗?你拥有了一切,只要你想要的,你都可以得到,那么,你还要权力做什么呢?”

    方希悠苦笑了下,道:“我和阿泉好好生活下去,你觉得好好生活是什么意思?像你和顾希那样吗?以珩?”

    “每一对夫妻都有自己的相处方式。”苏以珩道,“幸福的婚姻,没有标准答案。”

    “是啊,没有标准答案。可是,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方希悠叹道,“我和阿泉,已经,不可能了,以珩,我们,不可能说毫无芥蒂的在一起生活,我们,不可能的。”

    “就算是做不到毫无芥蒂,可是,你也不能就这样放弃啊,希悠!你知道你现在做的这些事,有多少是阿泉他喜欢的吗?是他愿意接受的吗?”苏以珩盯着她,道,“他不愿意你做这些事,而你非要坚持自己的想法去做。妥协一下,不行吗,希悠?为什么非要把你们的关系弄到紧张的不行?非要两个人分道扬镳?”

    方希悠盯着苏以珩。

    “希悠,稍微听听他的想法。他想要去认错接受惩罚,那就让他去,你怕他去tibet,你觉得首长心里会没数吗?就算现在把霍书记和阿泉换个位置,让霍书记在前面,那也不是说阿泉完全没有机会。何况,不管有没有机会,你要听听阿泉自己的想法。未来是你们两个人的未来,所有的路,得你们两个人一起走,你不能只是顾着自己的想法,而无视他的。这样不行,希悠,真的不行!如果阿泉想去tibet,首长也同意了,进叔那边要发文,而你找爷爷去更改了决议,更改了任命,你觉得阿泉会高兴吗?你觉得你能留得住他吗?”苏以珩道。

    “难道你要让我眼睁睁看着他去那么远的地方?去那么艰苦——”方希悠道。

    “霍书记也去了那么远的地方,也那么艰苦,迦因不是照样跟过去了吗?而且,要说艰苦,阿泉不是也去过艰苦的地方工作吗?他要想坐在那个位置上,掌握这个国家的命运的话,不能说不了解边陲之地的情况。他想去,那就让他去,让他去了解,那些偏远之地,是你我陌生的地方,可同样也是这个国家的领土,是他将来是治理的土地,他必须了解那里的人民。这对他来说是个锻炼,他需要这样的锻炼和学习,这一点,你很清楚。去沪城和在京城有什么区别?治理这个国家,不单单是要了解发达地区,更加要知道落后地区。因为,他不是一省两城的领袖,他将来是整个国家的主宰,你不能阻止他,希悠。”苏以珩道。

    方希悠盯着他。

    “你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他想要的是什么,他想做的是什么,他想成为的是什么样的人,这一点,我们都很清楚,我们从小就了解他。既然我们都了解他,那为什么不支持他去做他想做的事,让他成为他想要成为的那样的人呢?”苏以珩道。

    方希悠的嘴唇,颤抖着。

    “你以为我不想吗?当初,当初他去云南的时候,我没有跟着去吗?可是结果呢?结果我得到的是什么?我们了解他,我了解他,可他根本不了解我,他只会用他自以为是的想法来界定我,来看待我。颖之为他做的事,他会感激。苏凡为他做的事,他会铭记于心。而我呢?我为他做了那么多,他又对我有过什么表示?他又——”方希悠道。

    可是,苏以珩打断了她的话,道:“你见过多少的丈夫会对妻子所做的事表达感激的?你见过多少男人会时不时地把感激和感动挂在嘴边的?”

    方希悠,呆呆地看着他。

    “夫妻,和任何关系都不同,是比任何关系都要亲密的。当然,有些男人会说,会表达,或者说动不动就把这样的话挂在嘴边,女人也都喜欢这样的男人,是不是?天天说‘我爱你’的男人,很让女人感动,天天给妻子送礼物的男人,很让妻子喜欢。可是,有些男人,就是做不来这样的事,特别是我们中国男人。像阿泉这样传统的人,他不会那么做。这一点,难道你不明白吗?他不喜欢把什么事都放在嘴边说,不喜欢跟别人解释自己的行为,你不清楚吗?他是个政治家,他从小就练就了这样的秉性,任何事都藏在心里不说,喜怒不形于色,这一点,你会不明白?就算是去瑾之阿姨的墓前拜祭,你见他哭过几次?”苏以珩的情绪有些激动。

    方希悠,一言不发,嘴唇不住地颤抖。

    “希悠,你选择了他,你选择了爱他,那就不要让他变成别人的样子来让你爱,你爱他,不就是因为他特别吗?不就是因为他和别人不一样吗?你不就是喜欢他身上的气质吗?难道你都忘了?”苏以珩道。

    “我——”方希悠道。

    “其实,夫妻之间,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了,往往会忘了当初为什么爱上彼此,为什么会选择结婚,为什么把那个人当做独一无二的存在。忘了没有关系,静心想一想就好了。想好了,就继续往前走。”苏以珩说着,定定注视着方希悠,“不要让自己再离他越来越远了,希悠,好吗?我不想看着你将来后悔!”

    泪水,猛地从方希悠的眼里涌了出来,她转过脸,看向车窗外。

    “你心里的苦,好好和他说,让他知道,不要再委屈你自己,也不要再让他受委屈了。好吗,希悠?”苏以珩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