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9章 你会忌恨我吗
    与此同时,曾泉和霍漱清在一同前往拜见的路上。

    “这次,谢谢你,漱清。”曾泉道。

    霍漱清摇头,道:“我们之间,还说这些干什么?”

    曾泉笑了下,道:“是啊,一家人。”

    霍漱清看着曾泉,一言不发。

    事实上,在他接到首长让他进京的电话后,他就给覃春明打电话说了情况。覃春明便说,事情这个样子了,也许首长会调整他和曾泉的次序,让他取代曾泉成为继承人,这次急着让他进京可能就是为了这个。

    覃春明和他说这个话,是让他有点心理准备去见首长。可是,现在,面对着曾泉——

    曾泉帮过他很多,这一点,霍漱清很清楚。而现在,让他取代曾泉——

    “你知道首长叫我们是什么事吗?”霍漱清问。

    曾泉笑了下,道:“你都知道了吧?”

    霍漱清点头。

    “这样挺好的。”曾泉道。

    霍漱清看着他,沉默片刻,才说:“这么多年,其实,仔细回想起来,我能走到今天,如果没有你,是,不可能的。”

    曾泉愣住了,看着霍漱清。

    “谢谢你!”霍漱清道。

    “这么客气干什么?我又没做什么。”曾泉笑了下,道。

    霍漱清不语,只是看着曾泉。

    曾泉敛住笑容,道:“其实,第一次帮你的时候,我是为了,为了苏凡。”

    “我,知道。”霍漱清道。

    “那个傻丫头,一颗心只有你,我不想,我不想看着她难过。”曾泉道。

    他的声音里的伤悲,霍漱清听得出来。那是曾泉对过去的缅怀吧!

    霍漱清,没有说话。

    “抱歉。”曾泉忙说。

    霍漱清摇头,顿了会儿,道:“我很敬佩你。”

    曾泉笑了,道:“这个我可不敢当。你不知道我一直是在膜拜你的吗?”

    霍漱清却道:“我说的是真的。不是很多人都可以正视自己的对错,并且承担错误的。这一点,很,难得。”

    曾泉笑了下,道:“我,只是,不想逼迫自己变成讨厌的那种人,变成那种为了权力不择手段的人。我,看不起那样的人,真的。好在你不是那样的人,这一点,我也是很敬佩你的。”

    “那,我们这就算是惺惺相惜吗?”霍漱清微笑道。

    “算是吧!”曾泉道,“所以,如果是你取代我,我会支持。换做别人的话,我不会放弃的。”

    “我希望你也不要放弃!”霍漱清道。

    曾泉看着他。

    “我说我敬佩你,不光是敬佩你的人格,宠辱不惊,视权力如浮云,不止如此,更是,”霍漱清顿了下,“你识人用人的眼光,很准。这一点,很难得。我说这一点,不是因为你帮过我,而是我看了太多你的提议,你,做的非常好。”

    曾泉苦笑了下,叹了口气,道:“也许是因为我从小见过太多的嘴脸了吧!太清楚人们的想法的缘故。”

    霍漱清看着他。

    “这一点也挺重要的,起码可以保证我在残酷的环境中活下来。”曾泉笑着道,说着,他看着霍漱清,“我相信你,漱清,你会做的非常好。所以,我会支持你,你放心。”

    “谢谢你,我努力不辜负你的信任。”霍漱清道。

    曾泉笑了,道:“你这人,一点都不谦虚。”

    霍漱清笑了。

    “这么做就对了,不能太谦虚了,该上就要上,让来让去的,反倒是会让别人占了便宜。所以,不要可怜我,我不可怜。我没有你的能力,我还需要学习。”曾泉看着他,道。

    “你这是不是谦虚?”霍漱清看着他,含笑问道。

    曾泉笑道:“难得我可以谦虚一次,你要给我这个机会。”

    霍漱清无声笑了。

    “如果,如果,”曾泉道。

    霍漱清看着他。

    “如果我说,我希望你带迦因走上那个位置,你,会忌恨我吗?”曾泉道。

    霍漱清明白他的意思,却是,沉默了。

    “迦因她一直都活的很自卑,她一直都缺乏信心,从当初在云城的时候就那样了,现在还是没多大的改变。我不知道你给了她最高的荣誉的话,会不会让她可以正视自己。毕竟,一个人想要正视自己是很困难的事,不是高估自己,就是低估了自己——”曾泉道。

    霍漱清看着曾泉,沉默了片刻,才说:“你退出是为了苏凡,是吗?”

    “不全是。”曾泉看着霍漱清,道,“我需要时间,而你已经准备好了。至于迦因,我希望她可以真正找到她的自信,而不是成为我们的附庸。”

    霍漱清,不语。

    “她和逸飞之间的问题,症结在哪里,你应该很清楚。不是说她有多迷恋逸飞,或者说多么放不下逸飞,而是,”曾泉顿了下,“而是逸飞找到了让她可以找到自信的东西。现在逸飞在那边康复,他迟早是要回来的,等他回来——你考虑过回来以后的情况吗?”

    霍漱清叹了口气,道:“怎么会没考虑呢?小飞回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照他走的时候的那样子,让他和苏凡断绝来往,是根本不可能的。”

    “那你怎么办?”曾泉道。

    “我——”霍漱清沉默了,“你说的对,小飞做的事,是她想要去做的事。而我一直都没有正确面对这件事,没有正确面对她的需求,她的精神追求——”

    “所以,我们要帮助迦因,重新寻找她让她有自信的事,让她可以正视自己,这样,不但可以解决逸飞这件事,而且,对于将来也是大有裨益。”正确道。

    霍漱清点头。

    两个人正这么说着,车子就停下了,已经到了首长的院子。

    下了车,首长的一名秘书在那里等待着他们,领着他们来到了等候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