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0章 这是我们的幸运
    “漱清,你那边进展的怎么样?”首长问道。

    霍漱清便把这些日子的一些情况作了简短的汇报,曾泉在一旁听着,默不作声。

    最近回疆是有大变动。

    霍漱清在履任近两个月之后,正式开始了新政策的执行。也就是从这个元旦开始的,一切,都是从这个时候开始。

    毕竟是涉及到千百万人的生计,那么大一块疆域的未来,真正都是牵一发动全局。而霍漱清在回疆推行的政策,曾泉也很清楚,那是首长的意图,首长想要看见的。但是,具体如何实施,会有什么效果,这只有真正做这件事的人才知道。而首长也是很迫切想要知道情况的,毕竟回疆对于整个蓝图来说是太重要的一环。

    听着霍漱清汇报工作,首长时不时微微点头,却又始终在深思。

    “泉儿——”首长看向曾泉。

    “是。”曾泉道。

    “你觉得这件事该怎么处理?”首长问道。

    曾泉心里微微一愣,看了霍漱清一眼,却还是很快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关于回疆的内外情势,曾泉一直是有研究的,如今首长问起他来,他也是不会说毫无准备。

    霍漱清坐在一旁听曾泉的回答,做着记录的时候,心里也是暗暗佩服的。浪漫主义的曾泉,对于距离自己如此遥远的省份并非只有幻想,甚至,在霍漱清感觉来看,曾泉的见地,比许多回疆的官员都要深刻。首长想要培养曾泉作为继承人,是完全正确的选择。假以时日,曾泉必定会是非常优秀的领导人。是的,霍漱清甚至觉得曾泉会超越自己,那是,一定的。

    不过,有这样的同伴和战友,不是很幸福的事吗?志同道合的战友,有着共同的理想,而且是那么优秀的人,这就是一个团队成功的先决条件,不是吗?

    即便,曾泉希望他可以带着苏凡走向那个位置,希望他能给苏凡自信,让苏凡变成自信美丽的她,即便这是曾泉愿意放弃争斗的一个理由,霍漱清的心里,依旧没有多少的轻松。

    “你觉得呢,漱清?”首长听完曾泉的回答,又问霍漱清。

    “曾泉说的有道理,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们会注意这些方面。”霍漱清道。

    首长点头,道:“我也是赞同泉儿的观点。不过呢,回疆的具体情势,漱清你是最清楚的。该怎么做,你要根据你们的实际情况进行。”

    “是,首长。”霍漱清应声。

    “今天呢,我叫你们两个一起来,是有重要的事和你们两个商量的。”首长说着,看着眼前这两个年轻的后辈。

    霍漱清停下笔,望着首长。

    “泉儿,你先说说,关于这次的事件,你的想法是什么?”首长道。

    曾泉望向首长,顿了下,开口道:“这次的事件,起因都是我过去对自己的纵容,我没有严格要求自己,让别人钻了空子,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首长看着他,道:“年轻人,总会犯错。何况,这次的错,也有颖之的缘故。我要是完全责怪你,也不公平。”

    “这件事不怪颖之,她是为了帮助我才——”曾泉道。

    “弄出人命也是为了帮助你吗?”首长道。

    曾泉,说不出话。

    “泉儿,对于你来说,感情的事,从来都不是私事。我不希望这次的事真的被他们提到桌面上来说,当然,我也不希望你再提这件事。”首长看着曾泉,道。

    曾泉还没说出口,就听首长说:“你明白什么意思吗?你不提,也不能再去查,更加不许你去和那家人有什么接触。那件事,没有发生过,明白吗?”

    “我想和杨部长谈一次。”曾泉却说。

    霍漱清看着曾泉。

    曾泉这是在忤逆首长的命令?

    首长看着他。

    “对不起,孙叔叔,我犯了错,杨家设计我是有错,可是,现在出了人命,我不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继续自己的生活——”曾泉道。

    “所以呢,你是想去跟他们道歉,是吗?”首长问道。

    “是!”曾泉的语气,没有丝毫的回避。

    首长看着他。

    “对不起,孙叔叔,我明白您的苦心,可是,如果我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我——”曾泉道。

    首长叹了口气,曾泉便说:“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

    “我失望什么呢?你是什么样的孩子,我会不知道吗?”孙首长看着曾泉。

    曾泉也望着首长。

    霍漱清看着这一幕,心里简直是震惊了。

    孙首长对于他,以及许多人来说都是领袖,是必须要敬仰的上司,而在曾泉面前,孙首长似乎完全没有了这样的设定,威严和命令什么的,瞬间就被慈爱所替代。

    怪不得,怪不得会选曾泉,这是把曾泉当做儿子一样啊!甚至比儿子都要更加期待。父子之间的关系向来都是不融洽的,比如他和父亲,他年轻的时候也是和父亲争执的厉害。后来真正成熟了,才理解了父亲,并愿意原谅父亲的行为,而父亲也因为年纪大了,离开了权力中心,心态有了改变,父子之间的关系才缓和了。后来父亲甚至成为他坚定的支持者,支持他离婚,支持他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父与子,中国的父亲和儿子,关系历来就是复杂的。

    相比较曾元进对曾泉的苛刻,孙首长似乎,似乎更加,宠溺一点。作为一国领袖来说,如此宠溺自己的继承人,古今罕见。

    “泉儿,敢于承担错误,这是一种很难得的品质,特别是在咱们这个队伍里。很多人明明犯了错,却不会去承认,不去承担,找借口、推诿,真是——敢于承担错误,这是很不容易的。我要表扬你这一点,可是,”孙首长说着,顿了下,“可是,泉儿,我不希望你以后继续这样做,明白吗?”

    霍漱清看向曾泉。

    “我明白。”曾泉点头道。

    霍漱清怎么会不明白首长的意思?不让曾泉以后这样,就是怕他给别人留下一个懦弱的印象。他是将来要做领袖的人,领袖是不能懦弱的,不管真实情况如何,帝王要有帝王的威严。可是,也许,曾泉,曾泉这样的性格,会改变以后的局面呢?问责制之所以无法实施,就是因为这样的维护领导权威的思想导致。如果,也许,曾泉会改变这一切呢?也许,曾泉会让这个国家变的不一样呢?更加让民众理解呢?

    世上的事,没有绝对,一个人的性格,也没有绝对的好坏。

    这么看来,也许,就像苏凡说的,曾泉,给人更多的希望,也许,就是这样。因为曾泉的个性和思想,会让人更加有所期待吧!

    “不过,这件事到了现在这里——”首长说着,顿了下,看着眼前的两名爱将,道,“你们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了吧?”

    两个人点头。

    “他特意跑到我这里和我谈,含沙射影的,要是我这里没什么动作,他们——”首长没有说下去,曾泉就打断了他的话。

    “孙叔叔,请您把我从沪城调走吧!”曾泉道。

    首长看着他。

    “如果您不给我处罚,那些人是不会让您安静的,会继续给您添乱,干脆,您把我从沪城调走吧!让我调离沪城,他们就很清楚这是您的态度了,就不会再为难您了。”曾泉望着首长,道。

    霍漱清一言不发,看着他们。

    孙首长想了想,道:“你想要我把你调到哪里去?”

    曾泉看了霍漱清一眼,然后望着首长,道:“之前,以前我其实一直很想去回疆,现在漱清去了那边,漱清在那边干的那么好,我想,我应该去tibet。”

    孙首长似乎对曾泉的回答没有任何的意外。

    也许是因为太了解曾泉了吧!

    “你是这样想的啊!”孙首长似乎有点自言自语,说着,他看向两个人,道,“现在呢,我要和你们两个说第二件事,今天最重要的一件事。”

    两个人望着首长。

    “漱清,你要做好准备,接替泉儿。”孙首长道。

    “您的意思是——”霍漱清不敢确定,问道。

    “我希望你可以接替泉儿。这件事,我也和大家商量过了,综合了大家的意见,还有最近发生的意外,我想将你作为我们下一代的继承人来培养。你,愿意接受吗?”孙首长道。

    霍漱清看向曾泉。

    孙首长对曾泉道:“泉儿,抱歉,孙叔叔只能把你排在漱清后面——”

    “没有没有,孙叔叔,您这么做是正确的。我支持您的决定,”说着,曾泉看向霍漱清,“我也支持漱清。孙叔叔,您放心,我会全力支持漱清!”

    孙首长很满意,点点头,微笑道:“你们两个可以这样互相支持,没有相互的嫉妒和争斗,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幸运。我们这个团队,不能出现任何的分裂,不能有两个中心,而你们两个的配合,让我所有的担忧都不复存在。”

    “首长,谢谢您!”霍漱清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