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3章 只要你一个女人
    这男人怎么,怎么就这么,这么,恶心呢?

    苏凡心想。

    不管他在外人面前怎么严肃威严,怎么老成持重,到了床上,就跟变了个人一样,不对,不是变了个人,是变了个物种,完全不是人,是,野兽!

    身体,早就不是自己的了,完全不听控制,他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完全就是一个木偶娃娃一般,由他摆布。

    时间,就这么流逝着。

    窗帘,早就被拉上了。

    毕竟是在做这种事,不拉窗帘实在是有点危险,即便这个院子里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来,可是也架不住淘气的念卿跑进来。

    苏凡无力地趴在他的胸口,侧过头看着窗帘。

    “现在几点了?”她的声音很微弱,力气都被他给抽干了,哪有声音啊?

    “饿了吗?”他问。

    饿?

    这个词穿进苏凡的耳朵,她立刻就起来了,霍漱清愣住了,看着她。

    明明不是已经累的像虚脱了一样,怎么一说饿就马上起来了?

    霍漱清笑了,道:“你还真是个馋猫,一说吃就来精神了?我是没喂饱你吗?”

    说着,他也起身了,伸手去把她拉到怀里。

    苏凡是起来了,可是毕竟也还是没力气,被他伸手一拉,就直接拉到了怀里。

    “你干嘛?”她低低叫了一声。

    可是,她这低低的一声,似乎是他无法忍受的,马上就被撩了起来。

    “继续喂你啊!”他说着,就把她压在床上,吻了起来。

    “不要了。”她拦着他,可是手被他抓着,根本动不了。

    “求你了,好不好,别——”她恳求着他。

    可他怎么会罢手呢?今天就这样纵容自己一次了,又有什么关系?和自己的老婆,有什么关系?

    就在他进入主题的时候,苏凡大叫了一声“好痛”,他立刻就呆住了。

    “真的,很痛?”他问。

    “废话,你不痛吗?”她的眼泪都从眼角流了下来。

    虽然不舒服,可他还是从她身上下来,躺在身旁。

    他的手,轻轻为她揉着,哑声道:“和你商量件事。”

    “干嘛?”她擦去泪水,问。

    “额,不如,我们再生一个?”他说。

    苏凡呆住了,盯着他。

    “你,你,疯了吗?”她说道。

    “我不想你做手术节育,我也不想做那种手术,可是,咱们这样——”霍漱清注视着她,顿了下,道,“我想和你生很多的孩子,你知道吗?”

    “你——”她简直不敢相信。

    “和你在一起之前,我,我对孩子的确没有什么想法,可是,自从我们有了念卿,后来有了嘉漱,我,我觉得孩子还真是好,有孩子们在身边,真是很快乐。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有咱们两个的基因。我爱你,我就想在这个世上留下尽可能多的我们两个爱过的证据,孩子们就是我们的证据。有什么比孩子还能证明呢?”他说着,吻着她。

    “可是——”她说,可是,她的唇被他吻住了。

    “很快就不会再限制生育了,我们想生多少生多少,我养得起。”他吻着她,道。

    “可是我——”她说。

    “不管什么时候,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怀孕了,就一定告诉我,把孩子生下来,知道吗?”霍漱清道。

    苏凡望着他。

    他的话,很让她感动。他这么说,不管是当初没和他结婚的时候,还是现在,她依旧是感动的。可是——

    “我又不是老母猪,干嘛要生那么多?”她抗议道。

    霍漱清看着她。

    她便放软了语气,道:“你这么喜欢孩子,我很开心,可是,我,我们有念卿和嘉漱就很好了,对不对?他们两个那么聪明可爱的,有他们就好了吧!”

    他叹了口气。

    “生太多孩子会老的,我不要变老,我不要变得比你还老,明明你都比我大那么多,我不想将来生几个孩子后,看起来和你一样年纪,我绝对不要那样。”苏凡道。

    他无声笑了,叹了口气,吻着她的脸,道:“你这坏丫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是一样——”

    “我才不信!”苏凡打断他的话,道。

    他看着她,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切,你们男人还不都是那样?别说我因为生孩子变老,就是我自然这样,你也会去找年轻女孩子的。”苏凡道,“你们男人,不管多大岁数,永远都喜欢年轻的女孩子。”

    霍漱清盯着她,没说话。

    苏凡看了他一眼,道:“我说错了吗?”

    “那你说,我是不是得为了证明你没说错,然后明天开始找一个年轻女孩子?”他说道。

    “你——”她盯着他。

    他也看着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看着看着,苏凡就哭了。

    霍漱清无声笑了,擦着她的泪,道:“你这个傻姑娘,我是那种人吗?非要把我说成那样,真让我做那种事,你就开心了?”

    “我跟你开玩笑的嘛!你干嘛——”她说道。

    “记住,以后不许拿这种事开玩笑。”他说着,捧着她的脸,道。

    她闭着眼,却是不语。

    “傻丫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霍漱清这辈子,只会爱你一个女人,我也只愿意和你一个人做这种事,不管多少年都不厌倦。明白吗?”他说。

    她依旧不语。

    “你啊,真是——”霍漱清叹了口气。

    苏凡睁开眼,注视着他,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不会——”

    “你要是想试试也可以——”他说道。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道:“我不试,绝对不试。”

    他看着她。

    “对不起,我是瞎说的。可是,我真的,我——”她说。

    “傻丫头!”他叹道,亲了下她的唇。

    “我知道你面临着多大的压力,你面临着多少的诱惑,我也知道我不脑子也不聪明,也没什么本事,而你遇到的很多的女人都是很优秀的,都比我要优秀,我,我——”她说道。

    “你觉得我会因为这些理由而和你分道扬镳吗?”他打断她的话,问。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都是有道理的——”她没有回答,却说。

    “男人爱女人有很多的缘由,或许是外表,或许是因为才能,或许是因为性格,可是,最根本的,是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点让男人特别着迷。”他顿了下,道,“可是,你要知道,我已经足够聪明,足够帅,足够有才能,足够,有权力,我不需要自己的妻子来补充这些。我需要的,只有一样,这一件东西,只有你才能给我。所以,我不稀罕外面的女人怎么样,我想要的只有你,苏凡,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到将来,我想要的,只有你!”

    苏凡的泪水,控制不住地往外流,可是,她笑了,道:“你还真是自大狂,什么叫你足够聪明足够帅足够有才能足够有权力?你霍漱清就是这么完美的人吗?”

    “我不完美啊!”他说着,捧着她的脸,额头抵着她的,“我缺的那一点,在你身上找到了。所以,我现在完美了!”

    苏凡看着他,泪水流着却还是忍不住笑着,道:“真不要脸!说自己完美,你还真是——”

    “没有人是完美的,可婚姻,能让我们变得完美。”他说,“你不是以前说吗,上帝造人的时候,把一个人分成了两半,只有这两半结合在一起,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婚姻就是让两半成为了一个整体,我们两个,是一个完整的整体,明白吗?”

    苏凡望着他,擦着脸上的泪。

    “丫头,将来我会有更加重要的责任,我会努力去承担,去实现我的理想,而我也需要你,需要你一起,你和我一起走到那个位置,明白吗?我们两个一起走,这样我才能走得下去。”他认真地说。

    “你,什么意思?”苏凡不解,问。

    他的手指,插入她的发间,黑色的眸子注视着她。

    “首长要我替代曾泉来做继承者!”霍漱清道。

    苏凡,呆住了,定定地盯着他。

    “你的意思是,你要——”苏凡问。

    她没办法把他和那个最高位置联系起来,她,不敢相信。

    “我以前以为我只是给曾泉做副手什么的,可是,首长现在的意思,是要让我取代曾泉,让曾泉多一点时间去学习,多一点时间保护曾泉。”霍漱清道。

    “那,首长是要让你坐他那个位置?就是我哥要坐的那个?”苏凡问。

    “也许。”霍漱清道,“他没有明说,现在还不是能完全确定。可是,接下来我们的路,你看到了,可能就会像曾泉和希悠一样艰难。我们两个要一起走,我需要你的信任和支持,我——”

    苏凡懵了,完全反应不过来。

    “你,怎么了?”他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