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4章 可能会适得其反
    苏凡望着他,道:“我怕,怕我自己做不好。我没有我嫂子那么聪明,我,什么都做不好,我——”

    他握住她的手,轻轻抚着她的脸,道:“你有自己擅长的事,不用跟希悠一样。明白吗?”

    “我擅长的事?我,什么都——”苏凡道。

    “你最擅长的事,就是能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他说。

    苏凡看着他。

    “所以,将来你只要做这样的事就够了。什么尔虞我诈,交给我们,交给我。”他说。

    苏凡,沉默了好久,才说:“那我哥呢?他和我嫂子,怎么办?”

    霍漱清叹了口气,道:“这个你不用担心,首长的心里,是真心喜欢曾泉的,所以,他会保着曾泉,给曾泉留着位置的。现在唯一麻烦的,就是曾泉和希悠两个人的关系。”

    “是啊,我妈也这么担心。我妈说,我哥和我嫂子不会离婚,可是,如果不能让他们两个人和好如初的话,婚姻对于他们两个,不就是监牢了吗?”苏凡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现在谁都没有办法,恐怕连他们自己都走不出这个圈。没有人帮得了他们!”霍漱清叹道。

    “我哥他,他应该是爱我嫂子的,我嫂子肯定也是爱我哥的。只是他们两个人的性格都太,太别扭了。明明都是很好的人,都是那么好的人,对身边的人都好,就是对自己和对方太苛责——”苏凡道。

    霍漱清听着苏凡说话的语气,有点不安起来,道:“你,不会想干什么吧?”

    “我?我能做什么?你不是说他们的事,没有人有办法了吗?”苏凡道,“而且,这次杨思龄的事,”顿了下,苏凡接着说,“如果不是我,也许,不会到这种程度。”

    “你?”霍漱清问。

    苏凡点头,道:“杨思龄那时候说起bobo爸爸的事情的时候,我还,还安慰过她,也许,可能鼓励了她。如果我不要理她就好了,不理她的话,她可能也不会翻出旧账,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

    霍漱清看着她,不语。

    “现在她死了,我妈的意思是bobo不能来家里,那我哥——”苏凡道,看着霍漱清,“到底怎么办?”

    “苏凡,这件事,你要知道,就算你不和杨思龄说什么,事情也依旧是会走到今天的地步的。这是无人可以抗拒的事,结局如何,早就注定好了。现在杨思龄死了,也算是一个好的结局,曾泉需要解决的问题就少一个。至于那孩子——”霍漱清道。

    孩子被苏以珩送走了,藏起来了。可是,这件事现在还是秘密,就算苏凡,也不能知道。

    “那孩子的事,会处理的。”霍漱清道。

    苏凡望着他。

    “后续的事,你不用再管了,我们会处理好。现在唯一麻烦的,就是曾泉和希悠——”霍漱清道,“这次的事,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是一个伤害。”

    “我能做什么吗?”苏凡问他。

    “你——”霍漱清不知道。

    “我不想看着他们两个人这样下去,我——”苏凡道。

    “什么,都不要做,记住!”霍漱清道,“希悠现在,她需要人开解,可是,这个人不是你,苏凡。至于曾泉——”

    霍漱清想起曾泉和他说的那些话,便说:“如果你要聊,可以和曾泉好好聊聊,可是,希悠,你别去和她说什么了。”

    “可是——”苏凡道。

    “希悠她自尊心很强,这次的事对她打击很大。她对你本身就有意见,你要是再去见她,和她说这次的事,你觉得会怎么样呢?”霍漱清道,“到时候,你非但帮不了曾泉,很可能会适得其反。”

    “那,怎么办?”苏凡问。

    “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霍漱清叹道。

    苏凡深深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霍漱清的手机响了。

    他赶紧拿起来一看,是岳父打来的。

    “爸——”他马上起身,道。

    “老白过来了,你们也过来一起吃饭吧!”岳父道。

    “好,我们马上就过来。”霍漱清说完,岳父就挂了电话。

    “妈呀,都,都这么晚了?”苏凡一看表,惊道。

    “赶紧过去吧,他们都在等。”霍漱清道。

    “你还好意思说?都是你——”苏凡抓起枕头,砸向他。

    霍漱清含笑看着她,道:“怎么能怪我?还不是你一直都喂不饱——”

    “讨厌,不要再说了。”苏凡一下子坐在他的腿上,捂住他的嘴巴。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含笑看着她。

    苏凡马上就感觉到身体的异样,脸立马就红了,赶紧下床开始换衣服。

    霍漱清从身后抱住她,亲了下她的脸,道:“好了,我们晚上回来再说,现在,休战。”

    “你——”她却说不出话来,看着他脸上荡漾着的笑,真是恨到了骨子里。

    夫妻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梳洗换衣,来到前厅已经是一刻钟以后了。

    家里人也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就不再问东问西的了,毕竟都是成年人。

    可是,方希悠看着和霍漱清挽着手走进来的苏凡,看着苏凡那脸上未散的红晕,看着苏凡眼里的笑意,那甜蜜的笑意,不禁心头一痛,别过脸。

    两个人向方慕白问好,方慕白笑着点头。

    两个孩子扑向霍漱清,霍漱清蹲下身,一把抱起两个小家伙,笑着抱着他们坐在沙发上,亲着两个小家伙的脸蛋。

    “这念卿真是没良心,刚才还在那儿说舅舅好,这爸爸一来,立马就不认得舅舅了。”曾泉在一旁开玩笑着说道。

    “好久没见爸爸了嘛。”苏凡道。

    说着,苏凡走向曾泉和方希悠,问了方希悠一声。

    方希悠对她淡淡笑了下,起身问罗文因道:“文姨,我们准备开饭吗?”

    “好啊,开始吧!”罗文因也含笑起身了,和方希悠拉着手。

    一席人一起走进餐厅,霍漱清依旧抱着两个孩子。

    罗文因和方希悠走在最前面,曾元进和方慕白跟着她们,之后就是抱着两个孩子的霍漱清,最后是苏凡和曾泉。

    曾泉双手插兜,慢慢走着。

    苏凡看了他一眼,对他笑了下,道:“总算结束了!”

    他“嗯”了一声,却没再说话。

    “这件事,不是你的错。”苏凡停下脚步,道。

    曾泉也停下脚步,看着她,苦笑了下,道:“怎么不是呢?你这也太——”

    “别再责怪自己了,那些人,不是你能防得住的,不是你的错。”苏凡又说。

    曾泉摇头,道:“谢谢你,我知道怎么回事。谢谢你帮我!”

    苏凡静静看着他。

    冷风吹动着,廊柱上挂着的灯,光影似乎也在闪动。

    “你——”苏凡还没说出口,他就笑了下。

    “走吧,别让大家久等了。过了今晚,我也就该走了。”曾泉道。

    “去湖北吗?”苏凡问。

    “嗯。”曾泉道。

    “你,愿意去吗?”苏凡又问。

    “为什么不愿意?”曾泉道,“这是我的使命。”

    为了这样的使命,什么都可以抛弃,是吗?

    苏凡看着曾泉那沉静的面容,似乎,似乎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曾泉了。

    是,出了什么事吗?

    怎么会没事呢?这么大的事。

    兄妹二人走进餐厅,曾泉便如过去的家宴一样,开始招呼着了。

    霍漱清把两个孩子放在椅子上,看了眼曾泉。

    曾泉肯定有什么事,只是,他没说。

    是和孙小姐怎么了吗?

    霍漱清心里想了下。

    就在曾家举行家宴的时候,孙颖之也在陪着母亲一起吃饭。父亲忙着工作,也是极少见面。

    到了这个点,早就过了正常的吃饭时间,母亲却还是等着她。

    “好了,来,多少吃一点。”母亲让厨房做了孙颖之最爱吃的菜,陪着她。

    孙颖之却是没有胃口。

    “妈,我爸真的就这么放弃阿泉了吗?”孙颖之问。

    “只是暂时让他在漱清后面,又不是放弃。”母亲道。

    “可是,我就怕时局变化超出我们的计划,万一——”孙颖之道。

    “颖之,你觉得这一切,是泉儿心里真正想要的吗?”母亲打断孙颖之的话,道。

    孙颖之看着母亲。

    “妈,您,什么意思?”孙颖之问。

    “泉儿现在,他现在是为了大家做这件事,尽管他在努力用自己的理由去说服自己,可是,他是为了大家。为了大家选择了他的婚姻,他的前途,遭受着这一切意外。”母亲叹了口气,道,“如果他不这么做,如果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路,或许生活就完全不一样了。”

    “他本来有选择的机会,都——”孙颖之道。

    是啊,曾泉本来是有机会的,就是那一次,离婚,辞职,那是他的机会,他努力去选择了另外一种人生,可最终还是——

    “没办法,这是他的宿命。”母亲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