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6章 能给他一个家吗
    良久,方希悠一言不发。

    “你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希悠,我去叫漱清。”罗文因道。

    “文姨——”方希悠叫了声。

    罗文因看着她。

    “我,已经,没有,办法了。”方希悠的声音凄凉,罗文因拉住她的手。

    “如果,如果他的心里真的没你了,你,才可以说这样的话。希悠,事情,还没走到这一步,对不对?”罗文因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可是,我没有办法像您和迦因那样,我,我做不到——”方希悠道。

    “我和迦因那样?”罗文因问,“我和迦因,怎样?”

    方希悠,不语。

    “希悠,夫妻之间的爱,不是完全靠外表,或者年纪优势。不管你再怎么美,都有比你美的女人出现。不管你现在怎么年轻,总有比你年轻的女人出现。”罗文因道。

    “那您——”方希悠问。

    罗文因抓着方希悠的手,贴在方希悠的胸口,道:“希悠,泉儿,他想要的,只是一个家,不是和他爸爸,和兄弟姐妹一大堆人在一起的家,是,他自己的家。你,能给他这个家吗?”

    说着,罗文因定定注视着方希悠,顿了下,才说:“我知道,你们两个的婚姻很复杂,牵涉了太多的东西。可是,不要让别人的想法和希望左右你的思想。我们都希望你们两个在一起好好生活,可是,你要想清楚,这是不是你想要的。如果这个婚姻,是你也想要的,那就不要放弃的太快。不管结果如何,起码,努力之后,对得起自己,你自己,问心无愧。这就够了!”

    看着罗文因的背影,方希悠站在原地,久久不语。

    她和曾泉的婚姻,是她自己想要的吗?

    她,想要的是什么?

    罗文因还没来到苏凡和霍漱清的院子,就碰见了迎面走来的霍漱清。

    “我刚准备过来叫你呢!”罗文因微笑道。

    “孩子们好几天没见,想要陪着玩。”霍漱清道。

    “很正常,孩子嘛!”罗文因道,“不过,你别管了,我和迦因去看着他们,你去和你爸,还有慕白他们坐会儿吧!难得回来一趟。”

    “这些日子,辛苦您了。”霍漱清道。

    罗文因微微摇头,道:“这么见外干什么?都是一家人,迦因是我的女儿,为你们做任何事,我都是心甘情愿的。”

    霍漱清望着岳母。

    “迦因这孩子,总是稀里糊涂的,很多事,我知道她做的不好,她处理事情的办法是有问题。给你也添了太多麻烦,这些,本来应该是我教育她的,可是,我没有做到。你,还希望你别太介意,漱清。”罗文因道。

    “您别这么说,苏凡她,她的确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以后,还要请您多帮帮忙,帮她度过难关。”霍漱清道。

    “这都是应该的。”罗文因道,顿了下,罗文因走近两步,对霍漱清道,“迦因能嫁给你,是她的福气。我会尽全力帮她的,你放心。”

    “谢谢您。”霍漱清道。

    罗文因摇头,却说:“漱清,有件事,我想,请你理解。”

    “您说。”霍漱清道。

    “娇娇她,我准备让她回来。”罗文因道。

    霍漱清看着岳母。

    “我知道她犯了错,可是,她毕竟是我的女儿,这次我和你爸也是惩罚了她,她应该也是知道错了的,她——”罗文因道。

    “妈——”霍漱清叫了声。

    罗文因看着霍漱清。

    “之前,我和您说过,这件事,只要苏凡和曾泉两个人没有意见,我,是没有意见的。可是,娇娇的个性,您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她不能吸取教训,不能成熟起来,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继续像过去那样为所欲为的话,”霍漱清道,顿了下,他说,“她会成为一件针对曾家的有力武器!我不想看着那一天的到来,请您——”

    “我明白,我明白,漱清,我明白。这次泉儿的事,我也知道了很多自己这些年做的不足的地方,对希悠和泉儿的照顾方面的问题,还有,娇娇。”罗文因道,“你别担心,我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会处理好娇娇的事,你,放心。”

    “谢谢您理解,妈。”霍漱清道。

    罗文因摇头,道:“是我的错造成了今天的局面,我会弥补的。”

    “您别太自责,妈,很多事,特别是孩子的教育问题,不是您可以左右的。”霍漱清道。

    罗文因摇头叹了口气,道:“你别劝我了,我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抬起头,罗文因看着霍漱清,“我知道该怎么办。”

    霍漱清顿了片刻,他知道他不能再说什么了,要不然罗文因只会更加自责。

    “那我先过去那边了,妈,辛苦您了。”霍漱清道。

    罗文因微微摇头,道:“你去吧!”

    霍漱清便离开了,罗文因回头,看了眼霍漱清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抬头望着那阴沉的天空。

    她这辈子,到底算是幸还是不幸呢?也许,是很幸福吧!有爱她的丈夫,这个丈夫还是位高权重的人,而她的继子,以及她的女婿,都将是这个国家主宰,她有什么不幸的呢?是很幸福的女人啊!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不能犯错了啊!过去已经无可更改,将来,她还是可以决定的。

    等霍漱清来到岳父的茶室的时候,方希悠也在那里了,她正在给大家斟茶。

    霍漱清向方希悠道了谢,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这是这个家正常的生态。

    涉及到重要的事,从来都是有方希悠的参与。

    “刚才我们在说——”曾元进对霍漱清道。

    几个人便开始了讨论。

    曾元进和方慕白要准备梯队来扶持曾泉和霍漱清,对于每个人的安排,他们要有个基本的意见。

    茶室里讨论的事,苏凡是不知道的。

    而夜色,已经深了。

    罗文因和苏凡说的,当然就是要苏凡配合霍漱清的工作之类的,还有一些闲聊的事。毕竟时间已经晚了,母女二人陪孩子们玩了没多久,苏凡就和保姆阿姨们一起哄孩子们睡觉了,罗文因便离开了。

    走在前往茶室的路上,罗文因的手机,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