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7章 能理解我吗
    是女儿打来的。

    “妈——”

    “怎么了?”罗文因问。

    “我想,和您说点事。”

    “额,你等一会儿,我去看看你爸那边的情况。我会给你打电话。”罗文因说完,就挂了电话。

    丈夫的茶室里,五个人在那里商议着。

    如今的局势,对于方家和曾家来说都是一个关键点。

    虽然说首长调换了霍漱清和曾泉的排位顺序,可是,曾泉依旧是有机会御极的。而如今的霍漱清,也同样有了机会。但是,具体两个人能走到哪一步,或者说到时候的安排的又是怎样,目前还是不清楚的。作为父亲的曾元进和方慕白,就要好好为这件事安排筹划了。毕竟,这是关系到两个家族百年兴衰的大事。

    关于霍漱清,两位父亲的观点还是和过去一样,就这样按部就班继续走。虽然现在霍漱清在回疆距离京里的位置很遥远,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回疆的领导直接进入最高圈子的,可霍漱清是从首长身边、从书记处直接外派出去的,这性质就不一样了。只要霍漱清完成首长的任务,随时都可以进京。

    至于曾泉,虽然这次被首长“责罚”调离沪城,可是,大家都很清楚这是个面子上的事。这样“处罚”了曾泉,那些针对曾泉的势力就没办法再开口了。尽管谁都知道,这种针对曾泉的处罚,根本就是无关痛痒的。只要首长还大权在握,曾元进和方慕白这些人在政坛依旧呼风唤雨,曾泉就算是被贬成了镇长,一个月之内还是可以恢复原职的。

    现在对于曾泉来说的问题就是。第一,曾泉去荆楚,要以霍漱清为榜样,做出成绩,让首长看到希望——心里的希望,可真正可以放心交班,这是两码事——让外界闭上嘴巴,然后就可以和霍漱清一样调回京城,或者沪城。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就是沪城的问题了。等曾泉离开后,这个空,要谁来填。毕竟,覃春明是很明显会在一两年之内入京的,沪城的实权,只是会落在他的副手身上。这个副手,就尤为重要了。现在曾泉一走,权利真空留下来,谁填?

    要去沪城接替曾泉的人,这个人年纪不能太大,要和覃春明有年纪的差距。毕竟,在这个政坛,年纪可以代表很多的东西。有了差距,还不能有太大的年龄差距。涉及到沪城的重要地位,曾泉空出来的这个位置,肯定会引来很大的竞争。首长今天在方老爷子家里也和曾元进、方慕白说了,他们提出来的人选必须要让各方面接受,要不然,也会有麻烦。“人事安排方面,我不想再有太大的争议了”,这是首长的原话。

    这是一定要做到的。毕竟,过多的争议会消耗太多的精力,影响正常的工作进行。

    “还有件事——”曾元进开口道。

    其他人都望着他。

    “过了年,我也差不多要到退的时候了。”曾元进端起茶碗喝了口,道。

    “那您退了之后,谁来接替——”霍漱清问。

    “这是个问题啊!我和首长也说了,不知道找谁来接替我,他也没有心仪的人选。”曾元进道。

    “既然大家都没有主意,就维持现状吧!”方慕白道。

    曾元进看着方慕白。

    “我已经很多年了,再做下去——”曾元进道。

    方慕白笑了下,道:“那有什么关系?你看那谁,不是还没退吗?你们两个同时上的,他现在还在管着银行,你着急退什么?等他退的时候,你再退,也不迟。”

    曾元进叹了口气。

    这压力,只有自己知道啊!

    越大的权力,就意味着越大的责任和压力。

    “爸,我爸说的对,您就别急着退了。”方希悠开口道。

    “是啊,首长没有心仪的人选,意思就是让您继续干下去。”霍漱清道,“现在这样关键的时候,您这个位置如果没有足够得力的人,怎么撑得下去?”

    “就是说啊,你就再辛苦几年吧!”方慕白笑着对曾元进道。

    “等回头我找到人,一定要退了。”曾元进道。

    几个人便都笑了。

    “哦,对了,慕白,你有什么打算?”罗文因问道,“春明大哥调回来的话,你是不是也该晋级了?”

    “首长的意思是,空出来位置了,就让我们上。我,和元进,还有春明,都得要上去。到时候可能就是兼着管吧!不过,现在还要看看情况。”方慕白道。

    “你们啊,也都是,太累了。”罗文因道。

    “有什么办法呢?就这命吧!”方慕白叹道。

    几个人继续聊着,罗文因便离开了,给苏凡打了电话,让苏凡到她这边来。

    苏凡早就安顿好了孩子们,接到母亲的电话,就来到了父母的客厅。

    “都睡了吗?”罗文因问苏凡道。

    “嗯,都睡了。”苏凡道。

    “你,要和我说什么,迦因?”罗文因问。

    “妈,今天,霍漱清和我说,首长让他和我哥——”苏凡道。

    “我知道了。”罗文因道。

    刚刚在茶室聊天的时候,罗文因已经知道了那件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妈,我嫂子准备了那么多年,她处理各种问题都很,让人挑不出错,我,我现在在回疆,就连回疆的事也都搞不定,来这边——”苏凡望着母亲,道。

    罗文因握住苏凡的手,注视着苏凡,道:“别担心,不管什么事,咱们都慢慢来。”

    苏凡一言不发,只是望着母亲。

    “你还有时间,我们还有时间。现在夫人不是叫你过来吗?你只要耐心跟着她学习,其他的有问题的话,我会帮你,不是还有敏珺吗?”母亲道。

    苏凡苦笑了下,道:“我真的是差太多了,没有敏珺的话,很多事都应付不来。”

    “没关系,慢慢来。”罗文因道,“你和希悠,各有所长。希悠在这些方面的确是比很多人都优秀的,她现在就算是到了那个位置,也是可以游刃有余。你只要努力,就算做的不如她好,也会,额,也不是说什么都做不了的。只要记住一点——”

    “什么?”苏凡问。

    “用心去做。”罗文因道,“不管漱清是在哪个位置,第一还是第二,你可发展的空间并不大,你可以让自己少做一点。希悠喜欢做,有能力做,就可以多做,你如果觉得自己应付不来,就可以少做一点。”

    苏凡望着母亲,沉思道:“是啊,您说的对。我可做的事,很少。”

    “那就别发愁了,量力而行。距离那一天还早呢!要真到了那一天,大不了,你做不了的事,就推到漱清那边去。记住一点,不做事,比出差错要好。明白吗?”母亲道。

    苏凡苦笑了下,道:“其实,其实,我也很想,很想做点事,只是,我自己能力太有限,就是您说的,可能什么都不做,比给他添乱要好吧!”

    母亲叹了口气。

    “妈,怎么了?是不是我让您失望了?对不起,我——”苏凡道。

    罗文因摇头,道:“不是你,和你没关系。”

    “那是什么?”苏凡问。

    “是,娇娇要回来了。”罗文因道。

    苏凡,愣住了,望着母亲。

    苏凡,愣住了,望着母亲。

    “我知道她做了错事,可是,我们终究不能把她扔在外面不管啊!要是在外面出了什么意外——”罗文因道。

    苏凡,沉默不语。

    “对不起,迦因,我知道这件事让你会不舒服。只是,她是你的妹妹,她犯了错,也是妈妈我教育失当,没有教好她。现在咱们家这个样子,我,不能再让娇娇给漱清和泉儿拖后腿了。”罗文因看着女儿,道,“迦因,你能理解我吗?”

    “妈,您别这么说。我,没有怪您。您别太自责。”苏凡道。

    罗文因叹了口气,道:“你不怪我,我自己也想怪自己。”

    “妈——”

    罗文因摇头,道:“不光是娇娇这事儿,还有,还有希悠一直没有怀孕,这事儿,也——”

    “这件事,您怎么也往自己身上揽?”苏凡打断母亲的话,道。

    “一定是出了问题,要不然希悠不会这样的。你哥没问题,可希悠从没怀过,这就是——”罗文因道。

    “妈,您先别这么想。”苏凡道,“如果是我嫂子平时吃的东西有问题,那这个追究起来,就久远了。她嫁到咱们家这些年,也不是说近些年没怀孕,而是一直没有怀过。如果真是咱们家里人有人给她下毒,那就不可能是这样了。”

    “怎么?”罗文因问。

    “如果是下毒的问题,那他们结婚的最初,那一年里至少应该是怀上的。想要破坏生育能力,那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做到的。如果很快就能让人中毒并失去生育能力,那么,药物的毒性肯定是很强的,而且绝对不是只导致生育能力丧失这一点,肯定会有其他的症状。”苏凡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