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8章 总有一天会失去他
    “您倒不如建议她去好好看看医生,调养调养身体。也许,只是小问题呢!”苏凡对母亲道。

    “说的也是。希悠这些年也是,从没去看过这方面的医生。她妈也和她提过,可是她没去过。”罗文因道。

    苏凡点头,道:“是啊,也许中医调理调理,她的问题就解决了。”

    罗文因点头,道:“这件事,我也一直不好意思和她说,你大姑还说了我很多次。希悠那个性格,你和她说这种事,怎么开得了口?”

    “这个,还真的是麻烦。”苏凡道。

    罗文因叹了口气。

    苏凡望着母亲,道:“其实,只要他们两个自己觉得没关系,有没有孩子,不算什么事,是不是?”

    “你瞎说什么呢?”母亲道,“这孩子就是大事,要是没孩子,将来你想让你哥怎么办?”

    苏凡努努嘴,道:“我知道,可是,说到底,这事也只是他们的私事,如果他们两个自己没有主动去改变的意愿,你们过多的干涉,可能会适得其反。毕竟他们两个都是很好面子的人,说多了——”

    见母亲盯着自己,苏凡便说:“好吧,我不说了。你们看着办吧!”

    “你啊!”罗文因道。

    苏凡望着母亲,道:“妈,您觉得我真的可以做好将来的工作吗?”

    “要相信你自己。”母亲道,“而且,那种位置,能让你做的事,真的不多。很多都是按照规定来的,你想发挥,也不容易。”

    “可是——”苏凡道。

    “可是什么?”母亲问。

    “没什么,没什么。”苏凡道。

    她不想说出来那些话,一说出来,肯定要被母亲骂的。

    “你这孩子,有一句没一句的,真是——”母亲道。

    “妈——”苏凡道。

    “怎么了?”母亲问道。

    “妈,您没想过自己要做什么吗?您的梦想——”苏凡道。

    母亲笑了下,道:“我想的,就是你爸健健康康的,咱们这个家,都好好儿的。我的梦想,也就是这些,就是你们每个人都开开心心的,都过的幸福。”

    “您自己呢?”苏凡问。

    “我自己?”母亲问她。

    “嗯。”苏凡道。

    “我自己,额,其实就是这些,和你说的这些。”母亲道。

    “可是,您说的都是我们,都是为了我们,为了这个家,不是您自己——”苏凡道。

    “这,有区别吗,迦因?”母亲道。

    苏凡望着母亲,不语。

    “我以前的梦想,就是嫁给你爸爸,做个好妻子,让曾家的人都喜欢我,就算不喜欢,也不要太排斥。”罗文因道,“我的这个梦想实现了,我也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快乐,就是家人,还有你爸爸带给我的,快乐。”

    “我,不明白。”苏凡道。

    “你的梦想是什么?难道不是嫁给漱清?和他在一起生活?”母亲问。

    “是,这,是我的梦想。”苏凡道。

    “那不就好了吗?你的梦想——”母亲道。

    “可是,我不想自己距离他越来越远。”苏凡道。

    母亲看着她。

    “他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我一直都很仰慕他,从刚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可是,我们是夫妻,我不能总是在仰慕他这样的状态中生活,我总得做点什么,我不能给他拖后腿,不能——”苏凡道。

    “你,觉得自己,配不上他,是吗?”母亲打断她的话,问。

    苏凡点头,道:“妈,您没有这种疑虑吗?”

    罗文因沉默了片刻,道:“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担心。”

    “那您怎么——”苏凡问。

    “我和你爸,当时说过这个问题,你爸是个很优秀的人,再加上他的家庭,和我是不一样的。你觉得你和漱清之间差距太大让你会自卑,我又何尝不是呢?我和你爸说的时候,你爸也说,让我自己选择,是选择留在家里,还是出去做事。不管我做什么,他都会支持我。”罗文因道。

    “那您后来——”苏凡问。

    “我,我在生了娇娇之后,娇娇一岁的时候,我就出去工作了。你也知道,我大学是主修音乐的,我就去了歌剧院。我当时,额,还办过独奏。”母亲道。

    “嗯,我知道。”苏凡道。

    “可是呢,那段时间,额,因为工作的关系,你也知道,演出团体总是要到处走的,不可能让你留在京城的家里。那阵子你哥也生病,娇娇身体也不知道怎么就不好,我就请假回家了。在家里照顾了他们两个一个多月,你爸从外地回来,我就和他说,我不想工作了,我,只想在家里陪你哥和娇娇。”罗文因道。

    “您是为了我哥和小雨吗?”苏凡问。

    罗文因摇头,道:“也不全是。只是我觉得,比起舞台上的鲜花掌声,我更喜欢一家人在一起。”

    苏凡,沉默了。

    “我知道,你可能觉得我这样太古板,没志气,而且,的确,离开职场照顾家庭,是会对夫妻关系带来影响。”罗文因道,顿了下,她说,“可是,如果这样就会让夫妻感情失和的话,就算出去工作,也照样会让夫妻关系出问题。”

    “那您是怎么——”苏凡问。

    “我虽然离开了舞台,可是,我还是在剧团里兼着顾问的职位,隔断时间就要去给他们指导一下。再加上你父亲留给我的任务,我也是很忙的。”罗文因道。

    “帮着他打点各种关系,是吗?”苏凡问。

    罗文因点头,道:“嗯。这件事,也是很不容易的。”

    苏凡点头,道:“是啊,很难,我就做不好。”

    “每个人有自己擅长的事,也有自己想要做的事。出去工作,还是在家里,到底哪一个对自己更好,这个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就看自己的选择了。但是,不管怎么选择,只要是自己想要的,就可以了。”罗文因道。

    “嗯。”苏凡应声。

    “不过呢,我们也不能说傻乎乎的把自己的一切都押在丈夫的身上。因为结婚了,就心安理得地让男人养着,这样到头来也会一无所有。婚姻是双向的,是两个人互取所需的一个东西。如果身为妻子只是享受婚姻给的权利,却没有尽到义务,男人迟早都会离开。这种事,看看漱清和他前妻就知道了。”罗文因道。

    苏凡叹了口气。

    “迦因,我理解你的困惑。我的建议是,找一件事做,最好是和他的工作可以结合的,两个人在一起可以互相协调互相扶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罗文因道。

    苏凡,陷入了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