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1章 善恶到头终有报
    “那接下来,阿泉,你怎么打算?”苏以珩看着方希悠和曾泉,问。

    “首长让我去荆楚上任,从沪城离开。”曾泉道。

    苏以珩看着夫妻两个,愣了下,才“哦”了声,道:“那你什么时候动身?”

    “等文件下来就去沪城办交接。”曾泉道,“这两天先在京里处理这次的事。”

    苏以珩点点头。

    方希悠看着两个人,便说:“咱们先回家吧!以珩,一起去我们家,咱们喝几杯。”

    两个男人看着她。

    “走吧,事情终于结束了,这段时间,大家也都累坏了。”方希悠道。

    “我给漱清和迦因打电话,一起过去吧!”曾泉道。

    说着,曾泉便拿出手机。

    方希悠看着他,便说:“会不会太晚了,影响他们休息?”

    说着,方希悠看向苏以珩,苏以珩知道方希悠的意思,却低下头,没说话。

    “是啊,时间太晚了。”曾泉也注意到方希悠的表情,便说道。

    “嗯,反正漱清还要在京里待两天的,明晚咱们再约他们吧!”方希悠道。

    “也好。”曾泉道,说着便起身了,“以珩,你准备一下,咱们走吧。”

    “好。”苏以珩道。

    说着,苏以珩就看着曾泉走了出去,而方希悠并没有和曾泉一起出去。

    “你不想见迦因吗?”苏以珩问方希悠道。

    “没有,我只是,只是没准备好心情。”方希悠说着,端起水杯子,喝了口。

    苏以珩叹了口气。

    “你这又是何必?”苏以珩道。

    “以珩——”方希悠叫了他一声。

    苏以珩看着她。

    “首长调整了漱清和阿泉的次序,要着力培养漱清了,让阿泉排在漱清之后——”方希悠道。

    苏以珩并没有觉得奇怪,却说:“你,不喜欢这样?”

    “怎么会喜欢?”方希悠道,“这么一调整,阿泉的将来,变数会更多——特别是眼下这样的局势——”

    “首长做这种安排,也是有他的道理的。而且,这样一来,不是可以保护阿泉,让阿泉有更多的精力——”苏以珩道。

    方希悠摇头,看着苏以珩。

    “你,是不支持霍书记吗?”苏以珩问。

    “我没有不支持他,只是,我——”方希悠道。

    “你担心一旦他先上去,阿泉就没机会了,是吗?”苏以珩问,“还是说,你觉得迦因不配拥有原本属于你的那个位置?”

    方希悠并没有否认,道:“漱清的能力,是应该继续往前,这一点,我们都承认,拿出来说,也没有人可以否认漱清。可是,迦因她——”

    “希悠,给迦因一个机会。既然霍书记能被大家认可,为什么不给迦因一个机会呢?她就算做的不如你好,可是,我们也不该剥夺她的机会,对不对?”苏以珩道,“她是霍书记选择的女人,是霍书记的妻子。你能肯定霍书记的能力,为什么就要怀疑他选择妻子的眼光呢?”

    方希悠,没有说话。

    “希悠,不管你对迦因有什么看法,还是藏在心里,或者,你去帮助她改进。否则——”苏以珩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明白。”方希悠道。

    苏以珩看着方希悠,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们准备走吧!”

    “他可能在那女人那边。你,要过去吗?”方希悠看着苏以珩,道。

    曾泉一个人去了杨思龄的尸体旁边了,方希悠知道,苏以珩也知道。

    方希悠这么说出来,苏以珩便没有说话了。

    “以珩,我和他,已经,不可能了。”方希悠叹道。

    苏以珩看着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与此同时,曾泉站在杨思龄的冰棺前面,看着里面躺着的人,回想起孙颖之今天和他说的那些话。

    他是该感谢杨思龄吗?还是说,怨恨这个陷害了自己的女人呢?如果不是杨思龄,那么,他和孙颖之的关系,会尴尬的无法言喻,就算他们两个不结婚,也会尴尬到无法相见的地步。而且,最关键的是,首长的计划,就全盘崩溃了。

    如果那样的话,他是不是就可以去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了?

    怎么可能呢?这是他的命运,或者,也可以说是他的选择。不管他怎么抗拒这种被安排的人生,事实上是,这是他接受的人生,他没有别的选择了。

    那么,杨思龄,又算是什么呢?一个可有可无的牺牲品?

    牺牲品?在这个世上,谁又可以说自己不是牺牲品呢?每个人都在牺牲,所有人都在牺牲。

    梅花?难道说,那一晚,他还和杨思龄说了梅花的事?他怎么会那么,那么不谨慎?

    他喜欢的人,最喜欢的是梅花,所以,他就爱屋及乌了,是吗?

    只是,这么多年下来,他还有心思和精力去挽回他们越来越远的心吗?

    希悠不喜欢迦因,越来越不喜欢。她觉得迦因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不光是爱情,现在连她的梦想都抢走了吗?

    这样的希悠,还是过去那个希悠吗?

    人,都会变的,他变了,希悠也变了,颖之,也变了。

    “阿泉,对不起,我总是给你添乱,我害了你,我——”颖之在他面前哭泣说。

    他不会怪颖之,不管,颖之做了什么,他都没有办法责怪颖之。颖之是为了他,这一点,他知道。

    只是——

    不能让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了啊!

    可是,人性,又岂是他可以改变的?就算他想要改变现状,又谈何容易?

    冰棺里躺着的,是一个和他只有一夜之交的女人,甚至那一夜的任何细节,他都无从回忆。为什么他会在这里站这么久呢?到底是在看着死去的女人,还是看着自己?

    胳膊上,突然多了一份重量。

    他侧过头,看见的是方希悠。

    “走吧!”她说。

    “嗯,走吧!”他说道。

    说完,他就朝着门口走了。方希悠最后回头看了眼躺在冰棺里的杨思龄,在心底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这就是所谓的善恶到头终有报吗?

    如果是,她还是不是该感谢颖之帮了她的忙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