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3章 这就是他的初衷
    酒窖里的温度,比体温要低,站的久了,才感觉到了丝丝的凉意。

    苏以珩转过头,看着前方,道:“我怎么会不明白?”

    方希悠看着他。

    “可是,希悠,你以为我这么做是为了谁?为了阿泉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不语。

    “我是为了你,希悠,我不想你将来无法无法面对阿泉,我不想他再怨你什么。”苏以珩道。

    方希悠的眼眶,湿润了。

    “我没有忘记过对你的承诺,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活着,我说过的话,永远都不会改变,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苏以珩说着,看着她,顿了下,“希悠,如果那个孩子死了,死在我们的手上,将来,这就是我们和阿泉之间的隔阂。他是个性情中人,就算现在不会理睬那个孩子,对那个孩子没有任何的感觉,将来有一天,他迟早会想起来的。到那时,你说,我们怎么办?你怎么办?你要他恨你一辈子吗?”

    方希悠苦笑了,没说话。

    苏以珩注视着她,道:“希悠,你放心,那个孩子,在我的手上,我会严密盯着她,不管她活多少年,我不会让她离开我的视线。我用我的生命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让敌人接触到那个孩子,只要她活着,就算是她死了,我也不会让他们发现。我,向你保证!”

    方希悠笑了下,叹了口气,望着苏以珩,道:“这世上,终究只有你是为我着想的。”

    苏以珩,不语。

    “好吧,反正她也活不了太久。就让她这样死去好了,也,也省得脏了我们的手。”方希悠道。

    苏以珩点点头。

    “你藏着她,可以,可是,我不允许你为她治疗,明白吗?”方希悠看着苏以珩,道。

    “我,明白。”苏以珩道。

    “不能让她活太久,她多活一天,我们就多一天的不安宁。”方希悠道,“我会找文姨弄清楚杨家给她用了什么药,到时候,你让你的人,继续给她服用。”

    苏以珩看着方希悠,沉默了片刻,他点头。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方希悠看着他,问道。

    “我告诉了霍书记。只有他。”苏以珩道。

    他对方希悠隐瞒了顾希,他不想让方希悠知道顾希也参与了这件事,不想让方希悠知道,是顾希促使他做决定把那个孩子带走的。

    “漱清?”方希悠盯着他。

    苏以珩点头。

    “他,怎么说?”方希悠问。

    “霍书记说,让我一切小心。其他的,没说。”苏以珩道。

    方希悠沉思道:“以珩——”

    “嗯。”苏以珩应声。

    “漱清,对阿泉是有威胁的,你,要记住这一点。”方希悠看着苏以珩,道。

    苏以珩点头,道:“在那一天真正到来之前,霍书记,至少还是会一直帮助阿泉的,不是吗?”

    方希悠不语。

    苏以珩顿了下,才说:“希悠,你觉得,阿泉比霍书记更适合那个位置吗?”

    方希悠看着他,道:“你,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在想,也许,霍书记更适合走上那个位置,而阿泉的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点。”苏以珩说着,看着方希悠,“我们都了解霍书记,阿泉更加了解,阿泉对霍书记的尊重和欣赏,这一点,并不只是迦因的缘故。阿泉他——”

    “你是想说,因为他觉得漱清更适合,所以才心甘情愿退让吗?”方希悠问道。

    “难道,不是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苦笑了下,道:“他心里想的,就是把这世上最好的都给迦因。迦因需要别人的肯定,他就要让迦因走上那个位置,被所有人仰视。这,就是他的想法,他的,初衷。这么多年,他帮助漱清,并不只是因为漱清的能力,而是因为他想要迦因高兴,只有这一点。”

    苏以珩,沉默了。

    “好了,咱们上楼吧,他还在等着。”方希悠道,“你想要哪一瓶?”

    苏以珩随手拿了一瓶酒,跟着方希悠一起走出了酒窖。

    两人走到客厅,就看见曾泉在餐厅那边找什么。

    “怎么了?”方希悠走过去,问。

    “我想找点吃的东西。”曾泉道。

    “叫厨师过来做一点?”方希悠道。

    “还是叫外卖吧!”苏以珩道,“你们想吃什么,我让他们买了送过来。”

    “你不是没吃晚饭吗?你自己决定。”曾泉对苏以珩道。

    苏以珩笑了下,道:“没关系,我打电话。”

    说完,苏以珩就给助理打了个电话,点了餐,让助理送到曾泉家里来。

    “你要不要来个汤?”苏以珩问方希悠。

    “大晚上的,不了。”方希悠道,“你们先聊着,我上楼换衣服去了。”

    说完,方希悠就走了。

    曾泉给自己倒了杯水,端着水杯子和苏以珩朝着酒吧走去。

    与此同时,在曾家,霍漱清和苏凡躺在床上,却是久久难以入眠。

    “怎么了?”苏凡转过身,看着他,问。

    “没事。”霍漱清道。

    “是不是今天首长和你谈的事?”苏凡问,“压力很大,是吗?”

    霍漱清叹了口气,伸出胳膊,苏凡枕在他的胳膊上。

    “别担心,你一定没问题的。”她说。

    他看着她,道:“我都不相信自己,你就这么——”

    “我当然相信你了。”苏凡起身,坐在他面前,看着他,道,“霍漱清,是这个世上,最棒的男人!”

    霍漱清看着她那认真的样子,不禁笑了。

    “你笑什么?我说的是真的。”苏凡拉着他的手,道,“你是这世上最完美的男人,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

    他起身,笑着亲了下她的额头,道:“小丫头,不要盲目崇拜。”

    “你怎么知道我是盲目崇拜呢?”她看着他,问道。

    “你这还不叫盲目崇拜?”霍漱清道,“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

    “我知道霍漱清是可以解决一切麻烦的人。”苏凡打断他的话,微笑望着他,“不管什么样的麻烦和困难,你都会解决!别人做不到的事,你也可以做到!”

    霍漱清无声笑了。

    “难道不是吗?”苏凡道。

    “是是是,我要是哪天盲目自大,就是你造成的。”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望着他。

    他的手,轻轻揉着她的发顶,眼神里,一如既往地宠溺着她。

    “霍漱清——”她依偎在他的怀里,叫了他一声。

    “嗯。”

    “我越来越配不上你了,怎么办?”她说。

    “我还觉得自己配不上你呢,你这丫头!”他安慰道。

    “你怎么——”苏凡抬头,望着他。

    “所以说,脑袋里不要再想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话了,知道了吗?我们是夫妻,不管是生是死,是福是祸,我们都是一条战线上的战友,怎么都分不开的。”霍漱清道。

    “可是我——”她说。

    “我说过,你只要做好你份内的事就够了,不需要想太多。”霍漱清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沉默了,许久,她才说:“你别担心,好好做你的事,我会努力让你不为我担心的。”

    霍漱清不禁笑了,叹了口气,道:“有时候,我情愿你让我多担心一点。”

    “为什么?”她不解。

    “额,可能是因为,我喜欢你一直都是现在的样子吧!”他说。

    “那我就成白痴了。”她说道。

    他笑了,道:“我喜欢。”

    “我才不喜欢。”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她,她看了他一眼,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就是这些年,我们两个人的相处方式,还有你的变化,让我越来越,越来越感觉到追不上你的脚步。我不想成为一个一无是处的人,就算帮不到你什么,我也不想让你为我担心,我想成为让你骄傲的人,虽然,虽然我知道这是奢望。”

    说着,她低下头。

    “怎么是奢望呢?”他说,苏凡望着他。

    “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了,不要怀疑自己。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完美的人,我也有很多事都做不好,很多事都让我焦头烂额,我——”霍漱清说着,叹了口气。

    “你,现在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吗?”苏凡问。

    霍漱清点头,道:“烦心的事,要多少有多少。”

    苏凡注视着他,一言不发,心里却是疼惜的不得了,握住了他的手。

    他看了眼自己的手,道:“人活着不就是这样吗?解决了一个问题,下一个问题就马上来了,排着队来到面前。说排队已经很和平了,那些问题经常都是插队来的。”

    “那你,怎么办?”她问。

    “还能怎么办?选择了这样的路,就只能往前走,不管怎么难,只能往前走。有问题就解决问题,有麻烦就解决麻烦。”霍漱清道,“想要怨谁也没办法,找谁去怪怨呢?这是我自己选的,虽然我爸当初逼我了,可是,最终是我自己选了,我就得自己承担一切。”

    苏凡靠在他的怀里,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如果,如果你实在,实在受不了——”

    他愣住了,看着她,她起身,抬头望着他。

    “你就来怪怨我好了。”苏凡道。

    “你?”他惊呆了,“我为什么要怪怨你呢?”

    “人总得要找个发泄口,要不然,要不然工作压力那么大,不得生病吗?”苏凡道,“你要是实在找不到人来怨,就找我好了。”

    霍漱清看着她,良久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